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锦 鲤

2022年11月23日 09:33:31 来源:平阳县融媒体中心

  陈金隆 编辑 王秀华

  我站在小桥上倚栏观鱼。锦鲤红的似火,黄的似金,惬意地倚于石侧休憩,静卧在双石的夹缝中,任流水潺潺而过,梳洗层层鳞甲。须臾,它们开始随波逐流,一会儿聚拢成一圈,一会儿又散开……

  据史料记载,殷商时代,我国先民便开始在池塘养鲤。《诗经》中就载有周文王凿池养鲤之事。更令人惊叹的是,春秋战国时代的越国大夫范蠡编著了世界上第一部养鲤经。书中指出,鲤鱼有很高的价值,利用鲤鱼能在池塘中自然繁殖的有利条件,可以解决苗种来源。书中关于鲤鱼养殖所采取的密养、轮捕、留种等方法,仍然是现代池塘高产增收的有效措施之一。如今《范蠡养鱼经》已被译成英、法、日、俄、西班牙文,成为人类鱼类养殖史中的宝贵文献。我不由得感叹,世有范蠡,锦鲤幸哉!

  忽听“哗啦”一声,一条锦鲤纵身一跃,在空中弯成一个“逗号”,继而化为“顿号”落入水中。它尾巴一甩,只听“啪啦”一声,溅起一串水花,继而洒脱地在鱼群中穿梭而过。“黄河二尺鲤,本在孟津居。点额不成龙,归来伴凡鱼。”自唐代起,因“鲤”与皇帝之姓“李”谐音,锦鲤身价百倍,尊“鲤”之风一时盛行。皇族和官员均佩有“鲤”形饰物,连朝廷发布命令或调动军队,皆用鲤鱼形状的兵符。为了避讳,唐朝法律规定:得鲤鱼不论大小,只准放生,不得杀食,卖鲤鱼的人要遭六十杖责。民间也不得不以鲤为讳,改称鲤鱼为“我鲜公”。

  “鲤鱼之贵,俗说鱼跃龙门,过而为龙,唯鲤或然。是以仙人乘龙,亦为骑鲤。”后来,“鱼跃龙门”用来比喻青云得路,中举、升官等飞黄腾达之事,也比喻逆流前进,奋发向上。“鲤鱼跳龙门”是我国应用最广泛的吉祥图案,也是我国传统年画中的常见题材,寓意吉庆有余。景德镇陶瓷中有一作品,名为“九龙十八鲤”,是说九条龙里边十有八九是鲤鱼。至此,鲤鱼文化和龙文化有了交集。

  锦鲤浑然不知自己的故事,顾自游荡,经常成群结队而行,底下时不时冒出黑鲤与之共游。相传明朝万历年间,红鲤曾传入日本,一百多年前,日本人将其改良为绯鲤,初期称为“色鲤”“花鲤”,二战后改名“锦鲤”,象征吉祥、幸福。至1970年,这种人工选育的日本锦鲤被引入中国。部分渔场以日本锦鲤为亲鲤,短短数十年培育出了国产锦鲤品种,俗称“中国锦鲤”。

  池畔,几株美人蕉与一侧的桂花树相映,一条白底红斑的锦鲤游了过来,转而游向另一边,与橙色、黑斑的各色锦鲤擦身而过。我想,锦鲤之所以各具花色,应该是缘于家族基因、锦鲤自身的努力,以及人类的精心培育吧!

网络编辑:张超霞

锦 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