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柑花香

2022年06月21日 11:43:20 来源:平阳县融媒体中心

  本网讯(作者 陈士彬 编辑 王秀华)到了芒种,乡村里的香气达到高潮,看见的大都是大片大片嫩嫩的黄、嫩嫩的绿。这时候,“群芳落尽只青青,独有柑花照眼明”。

  在我心里,其他香远不如柑花香。离柑树或柑林不远不近处站着,柑花的香气真像法国紫罗兰香水,淡淡的、勾魂的,一缕缕,让人闻了还想闻。正如宋代诗人张九成形容柑花,“芬芬兰麝三春底,濯濯冰霜一座倾”。你不信?旁边养鸡场里的臭味都被冲淡了。风是香的,篱笆是香的,我也香起来。靠近柑树,浓郁的香气把我熏醉了。我明白了,要闻柑香,便不要接近它们,离得不远不近才恰到好处。

  我看清了,柑树枝头上少许的嫩叶显出生机。白色的花苞比大豆稍大点,从远处看,星星点点,走近细看,有些已经绽放。三片、四片、五片的花瓢,花朵中间是淡黄的花蕊,底部是极细的青绿半球体,大概是柑的胚胎。我摘了老叶、新叶、花苞,把三者捏碎,分别凑近了比较香味,最浓的是花苞,最淡的是老叶。我又将它们放到嘴里嚼,花苞最富有辣味。

  柑树的花叶颜色与桅子树差不多。柑树的体形大些,花朵却比栀子花小得多。它们一个开在春天,一个开在秋天,也无法细细比较。我只能粗略地比较它们,觉得香味接近,都跟茶叶在锅里翻炒时散逸出的清香似的。我很自然地想起朱自清的《看花》。文中,他为栀子花打抱不平,说它的香气“浓而不烈,清而淡,也是我乐意的。我这样便爱起花来了”。有人专门吹捧高贵的花,可他写的都是好笑又令人回味无穷的句子。“也许有人会问,‘你爱的不是花吧?’这个我自己也不大弄得清楚,只好存而不论了。”我又想起汪曾祺的《人间草木》,他也为栀子花出了口气,说它的香气掸也掸不开:“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哈哈,他们爱这些小花真有点发狂。柑花小而丑,粗糙无形,单纯白色,可是屈原的《橘颂》就写柑花“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开在自然里,那珍珠似的、繁星似的朵朵含骨肉似的,够可爱了。

  柑树苗,从湿淋淋的泥土里醒来,打个哈欠被移栽在空闲地、漏水地、山垄田、屋檐下……小时候,柑不多,很少闻到柑花香,偶尔见到屋外菜园里的柑花,也没太注意。如今,满园柑树,老了或品种不好就砍。到了收获时节,路边摆着摊卖柑。它们个个甘甜,带着花开的香味。

网络编辑:谢天涯

柑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