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我们曾在岛上当兵

2022年04月27日 13:42:49 来源:平阳县融媒体中心

  本网讯(通讯员 曾清孝 编辑 王秀华)1964年的金秋十月,我们响应祖国的召唤,穿上绿军装,踏上了保家卫国的神圣征程。

  我们这批有120多名平阳籍新兵,在奔赴军营旅途中的第一个夜晚是住在平阳县委党校的大礼堂里。这是一个离别家乡、亲人的不眠之夜。我们当中,兴许有的在眷恋平阳这块养育我们的故土,有的在牵挂家人的艰辛和身体的安康……但大家都怀揣着一个共同的心愿——为祖国海防前线的安全手握钢枪,站岗放哨。我们都牢记父老乡亲的嘱托,立志当个听党的话、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战士。

  惜别了平阳,我们来到温州,登上了大客轮,启航远行。天蓝蓝,海蓝蓝,浪涛汹涌。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颠簸,客轮靠上了上海十六铺码头。此时此刻,映入我们眼帘的大上海果真是高楼林立、霓虹闪烁、车来人往、热闹非凡。能来到这座国际大都市当兵真是太幸运了!

  然而,我们只是与上海擦肩而过。军车呼啸向前,一排排高楼大厦从我们身边掠过。大约行驶了两个多钟头,我们下了车。一眼望去,这里竟是一片荒芜的盐碱地和芦苇荡,远处便是汪洋大海。这里仅有的一座建在公路口的八间小平房,是专供部队接待军人和家属,以及转运部队报刊信件、军用物资的。带兵的首长告诉大家,我们歇脚的地方叫芦漕港,部队的营地还在大海那边的岛上。

  平阳兵个个都是好样的,去海岛当兵我们无怨无悔。等到下午一点钟左右,涨潮了,我们听从指挥,背上被包,登上了停在码头的那艘登陆艇,迎着习习的海风劈波斩浪,驶向远方。

  我们在浩瀚的东海上足足航行了三个小时,终于到达上海警备区营地。码头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百余名岛上渔民手持小彩旗,肩扛大红横幅标语,夹道欢迎。当兵真是无上荣光!

  我们开始了新兵连的军事训练——起床出操,上课学习,队列训练,整理内务……军营充满着“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浓烈氛围。结束了两个月的军训,我们这批新兵被一一分配到各个连队。留守在岛上的人并不多,大都去了别处,还有的去了荒无人烟的小岛。可想而知,我们这一离别,日后相聚的机会就少了,或是不再有了,但我们懂得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

  在连队里,我们这批平阳兵有的当了侦察兵、炮兵,有的当了无线电、电话通讯兵、电影放映员和船队水手,有的在连部当了文书、卫生员和炊事员。在军营的岁月里,我们一边摸爬滚打苦练杀敌本领,一边夜以继日忙碌着国防施工。此外,还与渔村结对联防,同基干民兵一道操练军事技能,开展军民一家亲,为渔民送温暖等。我们在平凡的岗位上经受了锻炼和考验,在革命大熔炉里冶炼成钢——有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有的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学习“毛选”标兵和“五好战士”,有的立了功受了奖,为“八一”军旗增添了光彩,为家乡人民赢得了荣耀。我们亲历亲为,共同的感受是有军旅生涯是一生的珍宝,是一生的光荣。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1969年3月,我们为四年的军旅生涯画上圆满句号。我们双眸噙着泪花,挥手告别军营和战友,退役回到了可爱的家乡平阳。

  我们这批退役军人,按照当时的安置政策,大部分户籍关系在农村的回原籍务农,仅有小部分城镇居民户口的被安置到工厂、文卫和商贸单位,接续奋战在各自的岗位上。

  五十多年来,我们在平阳这块红色热土上,为家乡的脱贫致富奋力拼搏,为培育子孙后代辛勤劳作,为建设繁荣强盛的大中华和幸福美满的家园在默默地奉献。

  而今,我们都已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可我们还不服老。记得在军营里常唱的那首经典军歌《打靶归来》。开头的那句歌词就是“日落西山红霞飞”。我们要让“红霞”染红天际,我们要展现军营里的精气神,引领乡亲们跟党走,为乡村振兴,为共同富裕,甘做“老黄牛”。

网络编辑:谢天涯

我们曾在岛上当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