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读书节,关于读书的分享

2022年04月22日 16:23:15 来源:平阳县融媒体中心

  本网记者 荏苒 编辑 王秀华

  关于读书的好处,有很多种说法,有说“人生识字读书始,一派书香做知己”,有说“脚步丈量不到的地方,读书可以;眼睛到不了的地方,读书可以”。是的,我们唯有常期浸淫于书乡,才能谈吐不凡、心思剔透。明日是读书节,记者走访三位读书爱好者,分享阅读的乐趣。

  朱招宠的分享:

  耕读传家名人辈出

  说起溪南朱氏,不得不提朱黼。这位南宋时期著名的历史学家,师从永嘉学派大家陈傅良,著有《纪年备遗》(部分史论被编成《三国六朝五代纪年总辨》)。该书跨越数千年,对外夷侵华的历史以及朝代的兴衰更替都作了详尽描述,驳斥了当时朝廷主和派的悲观论调。朱黼从子朱元昇于南宋嘉定四年(1211)中武举进士。其公余时间撰写的《三易备遗》十卷,对《易经》的渊源和发展进行剖析探讨,并在前人基础上作出创建性发挥。《纪年备遗》和《三易备遗》均被收入《四库全书》。这样的事发生在南雁镇溪南村同一氏族,不能仅仅以巧合来解释。

  自北宋年间国子监直讲朱克钦定居溪南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溪南朱氏出过3位武状元、8位文进士、11位武进士……如今的溪南朱氏在宠物行业做得风生水起。

  朱氏后人朱招宠先生告诉记者,溪南朱氏年轻一辈中考上大学的很多,其中不乏博士生、研究生,他妹妹的两个儿子分别考上浙大、华东政法大学,他的女儿也刚刚考上纽约大学。令人欣慰的是,他的外甥从浙江大学农学专业毕业后,回乡接手了家族企业。之所以有如今的溪南朱氏,用朱先生的话讲,就是不管时运如何,溪南朱氏的族人都在家风的耳濡目染下沉淀、成长。

  溪南村地处偏远。上世纪60年代,村里连个正经的学校都没有,但村里学习氛围好,大家对于朱子家风的信仰是刻在骨子里的。“读书是起家之本。”这个认知来自朱先生的父亲。在过去,朱家生活条件刚够温饱,但朱老先生从未在买书一事上缺过孩子们的钱。从孩童时的小人书,到后来的文学、哲学类书籍,朱老先生用自己的方式默默为孩子们的成长倾尽所有。朱先生也是在这样的家风影响下,从一名初中毕业生,到村书记,到党校中专生、大专生、本科生。

  朱先生藏书上千册,其中有与他职业相关的企业管理类书籍,国学、儒学等书籍也在书架上占了很大的位置。“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读书,或许一时之间不能有立竿见影的收效,但长久的积淀,必将迎来满载而归。

  

  

  

  朱招宠摄

  郑小同的分享:

  言传身教厚积薄发

  

  

  

  荏苒 摄

  郑小同先生的家就在昆阳镇汇水河路。普通的套间被书籍占用了不少地方,书房、卧室、客厅的柜子里都摆满了书——政治、历史、文学……无一不备。每一本(套)书的买进,都是他新一段求知旅程的开始。

  郑先生的阅读习惯大多是源于家庭的学习氛围。他的母亲是名小学教师,教书育人一辈子,对孩子们起到了言传身教、潜移默化的作用。郑先生的父亲小学没毕业便在南货店当了学徒,但他一有空便学着写写算算。新中国成立后,他考入了银行。

  郑老先生自学语法、财会知识的事一直激励着郑先生。郑先生说:“我父亲从未在学习上给过我们压力,但他的读书习惯一直影响着我们。”过去他家房子不大,兄弟姐妹众多,经常在一个屋檐下学习。那时,他大哥随手画的画、写的字都能让他高兴许久。

  他告诉记者:“‘文革’前,我父亲收藏了整整一书架的书。书里的世界是兄弟姐妹们最向往的地方。”说起藏书,他兴趣盎然。他最喜爱的藏书便是《辞源》《毛泽东评点二十四史》《诗韵平仄》。《辞源》是从他父亲手里传下来的。该书由上下册及一本续册、一本索引组成。厚厚的册子,宽十多厘米,长不到二十厘米。时间将这套《辞源》浸染成了陈旧的茶色。它如同一位老者,风尘仆仆,从旧时光里走来。《毛泽东点评二十四史》是他在1992年购买的。这套书在他学习、查阅历史的时候帮助很大。《诗韵平仄》的购买,则是他学习格律诗的开始。当时售价8元的一本小书,他花了200多元才到手。字帖、碑帖及印谱是他篆刻学习的必备。他说,别人出门旅游买纪念品,他喜欢以买书的方式,在自己去过的地方留下印记。他看过《红岩》等革命历史类小说,看过金庸等名家的武侠小说,看过《十面埋伏》等官场小说……现在,他将更多的时间留给了文学、史志类书籍。

  郑小同先生对于晚辈的教育方式传承了自己的父母——良好的学习氛围和表率作用继续发挥着长处。他说:“我的女儿现在比我还爱买书、爱看书,有些书她都看好几遍。现在,我的书都是自己选好让她买。我的儿子、孙子也爱看书。我的孙子性子安静,别人出去玩都跑东跑西,他常常捧着一本书坐在一边看。”郑先生说,一个人不管年龄多大,所掌握的知识都是不够的,如今的知识不仅来源于纸质,网络上也有大量信息,只有不断充实自己,才能跟得上时代的步伐。

  谢秉光的分享:

  开卷有益其乐自得

  在鳌江镇谢秉光先生的家里,并排放置的大书架上,里里外外都堆满了书。他的藏书约有1000本,涉及医学、文学、史学等,其中有医书200来册。

  说及医书,他兴致勃勃。他说,他的医书一是购买所得,二是来自其妻吴葆芳的娘家。说起其妻娘家,就不得不提吴永寿药店。该店店主吴寿祺(1883-1955)承父庭训,研医50年,颇著声誉。药店先是租赁在古鳌头十字街口,后搬到中埠。到其子吴贯卿主持药店时,吴克家(吴葆芳父)司药,药店有学徒多人,其中以章文亮(温州附一医中医科主任,1994年被评为温州市名中医)最为出色。吴贯卿一生饱读医书,结合临床实践写下多本医疗札记和民间单方。

  谢秉光先生对医学的喜爱来自其父(曾长期从事中药业工作)及吴家的影响,更来自生活的经历。在过去缺医少药的年代里,面对数位亲友患病早逝,他立志掌握医药知识,积极参加赤脚医生培训,学习临床知识,又四处寻找医书,提升学识。从医学基础到内分泌科,到应用临床医学、药学,他读的医书越来越多。只要出差,他都要带上医书。只要到一个地方,他总不忘到书店淘书。凡报纸、杂志、电视上有用的医学知识,他都认真摘录。《医学正常值及临床意义速察手册》是20多年前他出差的时候买的。这本书是他花了6元买来的。过去化验单上没有正常值,指数高低没法参考。有了这本书后,亲戚、朋友经常让他帮忙看化验单。

  谢先生最喜爱的书是《中医症状鉴别诊断学》《常用药物新用途临床大全》《中医治疗疑难病130例纪实》。他说:“看了这些书后,我和医生的交流方便了很多,家里人有个头疼脑热的,还没看医生,心里就先有数了。”一次,他的家人脐悸(下腹部搏动不宁的一种症状)得愈,就是参考了书中方剂。又一次,家里幼儿腹痛。综合孩子便中见红等症状,结合之前孩子刚换过奶粉的情况,他认为不是普通肠炎,而是肠套叠。孩子被及时送医,确为肠套叠。该病症尽早治疗至关重要,幸好孩子就医及时,才能有惊无险。

  如今,谢秉光先生已年逾古稀,但他追求知识的脚步仍未停止。他说,世事无常,在漫长的岁月中,金钱、名利稍纵即逝,唯有书籍,将人类的智慧一代代传承了下来。

  

  

  

网络编辑:雷鹏

读书节,关于读书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