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走近《辞源》

2022年01月05日 14:52:51 来源:平阳县融媒体中心

  本网讯(通讯员 郑小同 编辑 王秀华)家里书柜中放置有大64开本的《辞源》正编上、下册和《辞源》续编一册,商务印书馆编纂。它们分别出版于1915年和1931年,是家父留下来的。2014年《温州都市报》记者倪曲在做《书房》专栏,到我家看了这几本旧书。我笑称“这三本《辞源》是我书房的镇房之宝”。

  这3本老辞典上世纪60年代以前就放在家中楼上后间的一个书柜里了,书柜中还有竖排繁体字的《水浒传》《说岳全传》《薛仁贵征东》《薛丁山征西》等小说。“文革”“破四旧”的时候,那些小说、名人字画等被拿走了,而《辞源》属于学习工具,只是封面被撕去,故此才有这劫后余生的三本《辞源》。后来,父亲弄来了几张牛皮纸,折成封面样子包于外面,分别写上“辞源上册”“辞源下册”以及“辞源续册”,再于外面用捆钞绳十字扎好,交付与我。

  《辞源》正编上下册

  《辞源》正编编纂始于清末,1906年,商务印书馆成立辞典部,1908年着手编纂《辞源》,完成于1915年。陆尔奎任主编(辞典部部长),主要编校人员前后参加者50多人。《辞源》初版也叫正编,是我国第一部以语词为主,兼及百科的综合性新型辞书。

  陆尔奎(1862-1935),晚清举人,曾在天津北洋学堂、上海南洋公学、广州府中学堂任教,1906年进入上海商务印书馆。“国无辞书,无文化之可言也”,陆尔奎基于这样的考虑,即向馆里提出编纂《辞源》,以适应时代变化的要求,说“中国人只有一本《康熙字典》是不行的”。编纂启动后,原以为两年时间可以完成,没想到的是“及任事稍久,困难渐见。始知欲速不达”,“往往因一字之疑滞而旁皇终日,经数人之参酌而解决无从。甚至驰书万里,博访通人,其或得或失,亦难预料”。最后“罗书十余万卷,历八年而始竣事”。八年磨一剑,1915年《辞源》终于出版。不久,陆尔奎因积劳成疾双目失明,后人誉其是为《辞源》呕心沥血、鞠躬尽瘁的人。

  《辞源》正编的《辞源说略》即“前言”,陆尔奎分七个小节叙述,比较系统地阐述了现代辞书的重要意义、类型、编纂原则和方法。譬如在前言“辞书之与字书”中如是说:积点画以成形体,有音有义者,谓之字。用以标识事物可名可言者,谓之辞。古谓一字曰一言,辞书与字书体用虽异,非二物也……凡读书而有疑问,其所指者,字也。其所问者,皆辞也。如一之为一,既识其字矣,而其义则因辞而变。一名一物之一,不可通于一朝一夕之一;一德一心之一,不可通于一手一足之一,非胪举而尽列之。无以见其义亦无以尽其用,故有字书不可无辞书,有单辞不可无复辞。

  《辞源》续编一册

  对《辞源》进行修订被辞书界称之为“《辞源》的第二版”,即《辞源·续编》。《辞源》续编始于1922年,方毅任主编(国文字典委员会主任),主持《辞源》续编工作,主要编校人员有26人。1931年12月,《辞源·续编》出版。续编的任务是增补新名词,故此“已备《辞源》者必不可不备《续编》。因两书合为一书,有相互补充作用。未备《辞源》者,亦不可不备《续编》,因《续编》本身即一崭新之百科辞书”。

  《辞源》正编、续编附录

  正编后有附录《世界大事年表》,时间从黄帝轩辕氏至清宣统帝辛亥年。大事记举例:第一条,黄帝轩辕氏,甲子(年),元(年),帝即位居有熊,埃及第四朝之世即金字塔朝,(公元前)二六九七(年)。最后一条,宣统帝,辛亥(年),(宣统)三(年),墨西哥乱大总统地亚士出奔,意土开战,革命军起于武昌,一九一一(年)。

  《辞源》续编附录有六种附表:民国纪元以来世界大事年表(时间从民国元年至民国二十年)、行政区域表、全国商埠表、全国铁路表、化学元素表、中外度量衡币表。《民国纪元以来世界大事年表》首条:民国元年,西元一九一二(年),孙文在南京就临时大总统,政府成立,改用阳历。

  漫漫岁月,父亲走了。如今家里又添了《说文解字注》《康熙字典》《辞海》等辞典工具书,出于念想有时我也会把《辞源》拿出来瞧瞧。

网络编辑:谢天涯

走近《辞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