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列表

万全平原禁碑

2021年10月12日 14:12:39 来源:平阳县传媒中心

  本网通讯员 薛茂盛 文/摄 编辑 王秀华

  万全平原,又名瑞平平原,地处飞云江下游南岸,平阳县的北部,早在宋时就分属平阳和瑞安的万全、南社、涨西3乡。这里是原平阳县开发最早的地区,是平阳县建县的肇始地,又是中国百戏之祖——南戏的发源地。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在这里生息繁衍。象屿山有新石器时代岩画遗址,龙山、步廊山和烟墩山为商周时代文化遗址。这里文化积淀深厚,人文荟萃,历代碑刻丰富,涵盖历史沿革、人口迁徙、气候灾变、神祗崇拜、禁毒禁赌、修桥铺路、建祠修庙、典章告示、官方禁令、吏治整顿、村民自治、民情习俗、人文教化、水利交通以及植被环保等历史信息。

  碑刻是定格的历史,是凝固的艺术,真实地记录了万全平原千百年来政治、经济、社会和人文历史的演变。20世纪六七十年代,碑刻遭洗劫破坏,大量被用作洗衣板、筑墙铺路石、茅坑板、猪栏隔板等,有的甚至被砸碎毁坏。笔者通过多年调查走访,发现多处弥足珍贵的碑刻,而大部分未被平阳、瑞安方志收录,现择取遗存万全平原碑刻中的几方“禁碑”分享给大家。

  

“茶马古道”《奉宪勒石永禁》

  

  “茶马古道”禁碑

  186年前,即道光十五年(1835),平阳县至温州的“茶马古道”,万全平原的瑞平塘河、杜山头、南岸码道、飞云渡是必经之地。该“茶马古道”还涉及小南的坡南、鳌江、钱仓,北港的水头,南港的藻溪、繁枝、灵溪,江南的金乡,瑞安的白岩桥、东门航埠和温州的东门、西门等地。

  

《奉各宪勒碑》

  

  当时,平阳至温州的“茶马古道”运输不像现在汽车安全便捷,要靠人力、船运或马驮,从平阳地界几经周折才能到达温州。沿途的船费、挑工费、上船费、装卸费和客栈保管费名目繁多,一些不良之徒趁机坐地要价,充当“地霸”“码头霸”,营商环境恶劣,茶商苦不堪言。据现存东岳观内的道光十五年(1835)《奉宪勒碑永禁》碑刻载:“茶商吴宝元、程德泰、吴景隆、冯鼎丰等呈控瑞安埠夫李秀高等勒索加价等情……”

  接到茶商举报后,时任温州知府刘煜亲自督办(刘煜,江西南丰人。道光十三年二月任温州知府),颁布22条收费标准,并在当时的永嘉、瑞安、平阳三处立碑永禁乱收费行为,有效遏制了“茶马古道”乱收费现象,改善了营商环境。

  发平阳的碑刻竖立在岭门。该碑青石质,八字额楷书阴横刻“奉宪勒碑永禁”6字。碑高138厘米,宽76厘米,厚9厘米,楷书阴直刻15行,满行49字。该碑对研究当时温州府的行政作为、社会治理和平阳的茶文化发展史及“茶马古道”经济社会发展状况等具有较高的价值。

  

《奉宪禁碑》

  

  规范中介收费的禁碑

  2002年10月25日,笔者在宋桥镇林庄村指导选举工作,在该村万全浦自然村王永林房后发现一块“洗衣板”。经仔细辨认,该“洗衣板”为清代禁碑。该碑青石质,圆额阴横刻楷书“勒石永禁”4字。碑高122厘米,宽68厘米,厚10厘米。碑文竖阴刻楷书18行,全文共447字。该碑文记述清政府在乾隆二年(1737)前颁布“关于规范田产买卖收费、禁止乱收费、减轻民众负担的诏书”。

  嘉庆六年(1801),浙江会稽县民陈廷柱告发“庄书”,在民间田产买卖市场中乱收费、勒索民财。此事引起清政府高度重视,并批文要求立碑永禁,做到家喻户晓。为此,时任浙江巡抚阮元批准各地自行出资刻碑,明确收费标准,严禁“庄书”敲诈勒索,监督官员行为,让过往官员引以为戒,自觉革除勒索陋习。同时告诉民众,如在田地买卖中被敲诈中介费,均可上告。时任浙江分巡温处道兼水利海防兵备道李銮宣按照浙江巡抚阮元命令,刻碑发平阳,竖立于瑞平塘河古驿道中心地段万全浦地方。

  

  保护粮食生产的禁碑

  万全平原历经千年挖河围堰、垦荒造田,形成了远近闻名的江口河谷粮区。粮食生产历来是万全平原劳动人民的主业。他们躬耕大地、敬畏自然、重视农业、珍惜粮食,积淀了深厚的农耕文化。

  尝新节(每年农历六月份早稻收割之前举行)是万全平原劳动人民的祭祀日。有农谚流传:“三月五月荒,六月藏粮仓。”在这青黄不接之际,老百姓期待早稻收割,颗粒归仓。家家户户要到自己的稻田里捋稻穗,将新谷晒干燥,擦成新米,摆一桌丰盛的时令菜肴,供上新米饭,焚香点烛,敬祭天地、农神和祖先。然后,全家品尝新米饭,喝杨梅酒,“配”时令菜,祈祷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为保护粮食生产,历代政府颁布禁令,乡村制定村规民约,禁止人为损坏及家禽家畜践踏禾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至土地联产承包到户之前,各村每年要在露天放一部电影或请词师唱一本温州古词,重申保护禾稻的“禁约”。温州古词中就有这么一句:“唱词唱禁约,禁鸡和禁鸭,娒娒扳‘水涵’也着罚……”

  古代村规民约要在村中或主要路口立碑禁示。如涨西乡廿一都上河村,光绪十五年(1889)十月刻的《示禁碑》载:“捕捉蟮鱼,纵放鸡鸭,践食田禾,并偷捋稻穗,均干例禁。”该碑青石质,高90厘米,宽56厘米,正文9行,满行30字,楷书阴直刻。碑座高30厘米,宽64厘米,厚22厘米。又如127年前,万全乡五都雅练汤的三姓族长合议,禁止农户鸡鸭进入稻田破坏稻苗及喙食稻谷。于光绪二十年(1894)正月刻《奉宪禁碑》,立于村口榕树下以示永禁。该禁碑青石质,高100厘米,宽25厘米,厚13厘米。碑额阴刻楷书“奉宪禁碑”4字,但“碑”字已缺损。正文四边阴刻框线,竖阴刻5行楷书,每行6至11字不等,共46字。

  再如万全乡七都新渎村,民国12年(1923)八月刻的《熊知事布告》载:“平阳县公署布告第四九号……禾稻为农民之本,岂容群鸭蹂躏,损害农田,亟应严禁。”该禁碑青石质,高63厘米,宽48厘米,距今98年。碑额阴刻楷书“熊知事布告”5字,碑文竖阴刻10行楷书,满行20字。碑中“熊知事”,指熊钧,字乔松,江西南昌人,民国9年三月至民国13年六月任平阳知事。

  

  保护水利设施的禁碑

  万全平原依山枕海,河流、陡门是重要的水利设施,历代官员和名士都相当重视。宋代太常博士吴蕴古倾资修建沙塘陡门,外御海潮,内蓄淡水,灌溉农田。为使陡门正常运营,他划定涂田收取租金,作为陡门运营的费用。

  1990年初冬,笔者因平原农田林网建设规划前期调查工作,顺路到了时属万全区宋埠镇陡南村水陆寺,发现3方碑刻。其中有2方是与保护水利设施有关的禁碑,一是道光四年(1824)八月刻的《奉各宪勒碑》,内容为禁止争夺沙塘陡门运营工费专用的涂田,由时任温州知府高际盛批准,时任平阳知县赵宜馨承办。二是民国7年(1918)六月十九日刻的《平阳县公署布告第七十五号》,上刻时任平阳县知事陆维李签发的6条禁令,内容为禁止在陡门上下游河道两岸搭棚架网,张捕鱼虾河蟹及系船陡门亭柱,妨碍泄洪启闭陡闸。另外,在原涨西乡廿一都上河村三官堂前,发现清时任瑞安知县张德标批准的《奉宪示禁碑》,碑文载:“该陡门攸关田禾灌溉,自应随时启闭,毋许擅将土石抛弃陡内,塞碍水利,及纵令子弟在陡捕鱼荡掘泄水情事,如敢故违,许该董事地保人等指名赴县具禀以凭拿究。”该碑于嘉庆十四年(1809)十月刻,青石质,额阴刻“奉宪示禁”楷书4字。碑高110厘米,宽60厘米,正文楷书阴直刻12行,满行35字。碑座高30厘米,宽68厘米,厚22厘米。

  

  保护技术专利的禁碑

  “长长一条街,沿街挂招牌,落雨冇水吃,晴天水推街。”这是万全平原流传千年的《木水车》古童谣。木水车,是传统农耕时代农民种植水稻灌溉不可或缺的工具。木水车的核心技术部件“车骨”(万全俗称“车牛”),可与现代工业“芯片”一样重要。

  明代万全平原的南社乡十七都蔡桥村彭氏四房宗族,独门掌握了当时浙南闽北地区的这项核心技术。一张木水车有“车骨”106个至120个,一个“车骨”长约15厘米,宽处5.5厘米(窄处1.5厘米),厚4厘米。每个“车骨”嵌一粒长30厘米、宽10厘米、厚0.2厘米的“车板”,连接形成一个闭环的“链条”。

  2016年春,笔者在万全平原的金山农耕园见到一套仿造木水车。据了解,该木水车在原始的踏擂主轴两端部位添加了现代轴承,提高了转速,但是运行始终达不到“水推街”的效果。据金山农耕园负责人介绍,问题出在“车骨”的核心技术上,仿造的“车骨”工艺达不到以前那种水平。

  120年前,即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十一月,蔡桥彭氏四房车骨业族众为不败坏行规,避免技术外传,专门邀请戏班到本村演戏,并制定禁约。据《禁约》碑载:“徒弟:必须带自彭家兄弟子侄,不许传教异姓。出门:定以正月初五、六日为始,学习足以三年出师。行规:每个车骨定以大钱拾六文,现钱拾四文。停工之后,不许在家私作板料。以上条规各宜谨慎自守,如有仍然败坏,罚以梨园贰部、酒食贰桌。”该碑青石质,八字额阴刻“禁约”楷书2字,高83厘米,宽45厘米,正文9行,满行25字,楷书阴直刻,现收藏于瑞安市玉海楼。

网络编辑:张超霞

万全平原禁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