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列表

南宋,三桥人游南雁

2021年09月28日 13:34:37 来源:平阳县传媒中心

  黄进峰 文/摄 编辑 王秀华

  平阳水头杉桥朱氏,《南雁荡山志》编者周喟把他认定为雁荡山脚下一名族。此言不虚也。杉桥朱氏,世德仁厚,崇礼尚学,见于周行己所著《朱君夫人墓志》。杉桥名人,宋一代有史学家朱黼、易学家朱元升、诗人朱公似、武状元朱熠,还有进士朱梦良、朱士安、朱义方、朱尚志、朱梦桂等。朱家杉桥里毗邻南雁荡,往来方便,故于南雁风景特为熟谙,他们形诸吟咏,见诸载籍,遗留不少诗篇。也因他们的文笔,留下南雁诸多景点名称,美化了乡土的景致,丰富了人们的想象空间。

  

南雁后仓风景

  

  杉桥,即今三桥,是今天水头镇一个村名。古有杉桥里及杉桥街,核心地域即今水头镇平二中校园范围之内,是南宋平阳朱氏名人的集居地。

  朱义方游南雁

  杉桥名人,率先游南雁而见诸《南雁荡山志》的为朱义方。朱义方为南宋嘉定戊辰(元年,1208)武科进士,官任高邮知县(见诸弘治《温州府志·武科》)。

  朱义方游南雁龙隐岩,留下五律诗一首:“山亦有潜龙,蟠蜿倚半峰。上天宜见用,此地若为容。古涧涵千尺,青云近几重。一朝行雨去,留得旧时踪。”

  龙隐岩,今人早已不闻其名,也没有开发,是南雁景区吴山路上比较偏的景点。它位于两仙峰(仙人对弈)左侧,朝阳谷斜通其后,岩石斜布类龙鳞,故名。吴山路上依序有三潭,即蒲潭、石棂潭、碧溪潭。今南雁渡口即在碧溪潭。朝阳谷在石棂潭上,谷中有朝阳寺废基,朝阳寺在朝天峰下。

  朱义方这首诗是“托物寓意”,抒发胸中不平之气。他在南宋官场毕竟身居下僚,才能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民国周喟《南雁荡山志》内页

  

  诗谓:这山中有潜龙啊,它蜿蜒蟠曲在半山峰上。天廷应该会任用它的,岂会让它长期隐居于此?终古的涧水飞流千尺,九天的云衢离它仅隔几重。当某天,此龙驾云而去,这里只剩下它旧时的遗踪。

  朱元升游南雁

  朱义方之后,是见于《南雁荡山志》的朱元升。朱元升到过的景点有月牖、采药径、天马峰、龙隐岩、龙角岩、应潮潭、晓云峰、天聪洞、清风谷、乘鸾峰……所到之处有诗吟咏,计10首。笔者摘录4首,皆为现今不被人知的几处景点,试加分释考证,以见南雁景致的美丽多姿。

  天马峰

  “塞上风尘高,处处寻天马。只在此山中,无人到图写。”天马峰景点位于南雁吴山路上,在“群雁”“群凤”峰旁,与“展旗峰”相近。南雁的山山水水都有雅致恰当的名称,展旗峰,今人已杳闻其名,它位于“两仙弈棋”棋盘石之南,岩石如一面展开的旗帜。朱元升写天马峰,是诗人展开想象的翅膀,他把天马峰比喻成一匹塞外久违的天马,飘落在南雁荡山之中,世上的画家,未见识此景此物,故没有把它描上图画。

  晓云峰

  “旱天无觅处,晓云此无数。只消一缕飞,亦可作甘露。”晓云峰景点也位于南雁吴山路上,在石天窗之上,下有夜明洞。诗人借物寓意,因题生发,说干旱的时候,人们见不到一丝白云,你这个晓云峰倒有无数的白云缠绕,只要你愿意向需要的地方施一缕云朵,就可以化作人间渴望的甘露啊!

  龙角岩

  “本是一顽石,偶如龙角象。至今渴仰人,便作风雷想。”龙角岩景点在东洞仙官峰上。仙官峰,是南雁著名的山峰,在今会文书院后峰,萧振曾有诗吟咏。

  中国人眼中的龙是神奇之物,它能变幻风雨。诗人看到龙角岩,心中自然想表达点相关的意思。朱元升是个位居下僚的官吏,他当然也渴望自己能变幻些“风雷”出来,以利泽下民。

  应潮潭

  “群山虽叠嶂,大海暗来通。气类偶相应,寸心千里同。”应潮潭景点位于南雁顺溪景区。它在大白云山半山上,潭广十丈,过去潭水会随着潮汐平满。当地人皆云,凡白云山溪涧潭水多应潮候,疑与海通。诗人使用拟人化写作,曰:白云山虽然层峦叠嶂,但有幽窍暗通大海;潮水与潭水气类相应,它们互相吸引,即使相隔千里也是“心心相印”。朱元升游南雁,从其遗存的诗篇中,我们知道他游过吴山路景区、东西洞景区以及顺溪景区。

  朱元升(?-1272),字日华,号水檐,平阳水头“杉桥里”人。嘉定四年(1211)武科进士,历官巡检,位沉下僚,热心地方公益,修水利工程“朱官堰”。苦心笃学,著《三易备遗》,名入《宋元学案》《宋史翼》。

  朱公似游南雁

  杉桥人朱公似亦游过南雁诸多景点,有诗吟咏。遗有诗《石华表》《石梁》《钓矶》《清风谷》《采药径》《乘鸾峰》《东洞》《西洞》《月牖》《云关》……笔者摘取位置较偏,游人不到或少到的景点作分解叙述。

  石梁

  “洞前行半里,游子在长虹。济世宁无用,擎天自有功。往来当要路,今古阅英雄。从此寻光景,芒鞋处处通。”石梁位置就在云关,有大石梁和小石梁。今人游南雁穿云关,必过大石梁和小石梁。大石梁、小石梁就是玉楼门(云关别称)上的石横梁。

  诗谓:过西洞行约半里路,石梁如长虹拱在玉楼门之上。石梁虽无济世之用,但却有擎天之功。它身当往来要路,也阅尽古今英雄。经过石梁之下去寻找雁山风景,可谓芒鞋处处通。

  钓矶

  “片石著吟身,盘桓不记春。几年安钓具,于此阅高人。野艇闲横水,汀鸥远卜邻。自怜香饵别,应解得金鳞。”钓矶,就是一块巨石。它位于今东西洞景区分界的桃花溪上,踞于照胆潭上。照胆潭中多红紫小石。

  诗谓:溪上片石曾坐着我的闲吟之身。我盘桓于此也不记时光几年。我在石上安放着钓具,并于此见识到高人。悠闲的野艇横于桃花溪上,我与汀洲上的鸥鹭结成邻里关系。我自觉香饵有别于他人,应该让我钓到金色的鲤鱼吧!

  清风谷

  “世尘吹不到,足可散闲襟。老竹生虚籁,高人留醉吟。云开苍石洞,径扫入松阴。六月人间暑,清寒独不禁。”清风谷位于云关大石梁下,清风习习,因名。清风谷下还有“清凉庵”(今废)。

  诗谓:尘世污染吹不到清风谷,此地足以消遣人们忧烦的怀抱。竹坡上的竹丛因风传来天籁,高人可以逗留此地醉酒吟诗。云开之处,云关显现透明的石洞;干净的石径弥漫松阴。六月人间大暑,此地独清寒不禁。

  乘鸾峰

  “仙子飞升地,青霄咫尺余。尚疑鸾驭在,不许鹤巢居。松竹半林爽,烟霞一境虚。遥知西母处,长侍紫云车。”乘鸾峰位于南雁东洞景区双鸾峰上,近著名景点三台峰和会仙峰。

  诗谓:仙子已乘鸾而去,青霄近在咫尺之间。我疑此地尚有驭仙的鸾鸟在,所以不许凡鹤来此巢居。松竹栽满了半山腰,烟霞呈现出虚灵之境。我知道遥远的瑶池上,仙子们正在侍奉着西王母。

  朱公似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乡土诗人。《南雁荡山志》只说他居杉桥。如果,按朱公似与朱公向同辈来算,他属于永嘉学派陈傅良门人朱黼的叔伯辈,《易》学名家朱元升的同族祖父辈。

  杉桥名人朱黼除了《三国六朝五代纪年总辨》一书传世外,遗存诗篇极少,他不可能没到过南雁,也应当有诗吟咏。只是遗逸了而已。

  朱熠游南雁

  武状元、平阳历史上登最高官位者——朱熠,他也游过南雁,有诗篇遗留。

  三台峰

  “即此是台星,三峰入眼明。若非天上贵,宁显世间名。万国皆瞻仰,千岩自送迎。泰阶何日正,草木亦光荣。”三台峰又名儒峰,前为五尖岩,为今“三台道院”后峰。过去,三台峰下有聚英书院、崇教庵、广严庵诸庵堂,均为宋诸乡贤读书处。《三台峰》这首诗,旧县志认为是朱公似作品。周喟《南雁荡山志》认定作者为朱熠。

  诗谓:这地方可是星宿聚居之地啊!三座山峰如三台星当眼而明。若非本属天上的贵客,又怎会在人间显名?万国都向他表示敬仰之情,千岩万壑都有劳他往送来迎。上中下三台六星(借指朝廷)何时能端正自己的位置?那时候,天下草木也能沾溉他的恩荣。

  据诗意,笔者也认为此诗非朱熠莫属,这是宰相的口吻,岂是一介乡里穷儒所为之诗?此诗当作于朱熠晚年身居参知政事并一度代行丞相之职时,诗风多少透露出他踌躇满志的心态。

  民国《平阳县志》称:朱熠字明远,宰清乡径口人,曾以武学上舍生寄居临安。可能是朱熠的户籍在“径口里”的缘故,所以县志认他为径口人,但他毕竟是杉桥朱氏族人。

  以上几位古水头人,在南宋时代游览过南雁荡山,抒发过热爱乡土之情,都留下不俗的诗篇。从他们这些几不为今人所知的景点篇目上看,可知南雁荡山虽开发、闻名于五代吴越王国,但到南宋,其开发程度已初步到位,各个景点都有佳名,都有名人去游览。笔者认为,今天的南雁荡山要重塑辉煌,首先应当恢复原有的景点名称,进行适度的开发,然后发现新景点,扩大新范围,打造新南雁。

网络编辑:雷鹏

南宋,三桥人游南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