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快讯 -> 列表

努力打工学习的他 需要你们伸出援手!

2021年09月15日 15:28:18 来源:平阳县传媒中心

  本网讯(记者 陈木遥 编辑 宋淑莹)“姐姐,你知道吗?我就待在店里端端菜,每天都走了两三万步路。”今年暑假,小博(化名)支身一人坐车从平阳到杭州萧山,在那找了一家餐饮店打暑假短工。

  

  

  17岁的小博,顺溪镇吴垟社区顺垟村人,出生72天,便“扎根”在爷爷奶奶家。父亲在他读小学三年级时去世,母亲长年不在身旁,家境拮据的他,为补贴家用,从初中开始,就想利用寒暑假勤工俭学。但直到今年暑假,家里长辈才同意。他说,外出打工是为了扛起家庭的重担,也因这次的经历,明白了读书的重要性。

  这是县传媒中心公益助学活动第四期名单的学生,前三期的学生已有爱心人士支持和结对。

  暑假打工赚学费

  在萧山某餐饮店,也有几个与小博家庭情况类似的学生,他们被分到上夜班——下午至凌晨时段。初来乍到,萧山分店和西湖总店外的热闹场景,让小博直呼“原来,世界这么大,灯光这么亮”。

  穿着服务员衣服的他,穿梭在一桌又一桌的客流间,忙得没有时间打量不同人的打扮、谈吐,和店外面陌生的街道。重复着端菜、摆菜的动作,长时间的站立、行走和熬夜,让这个第一次打工的大男孩,一回到宿舍就倒头睡觉了。

  一个来月的暑假工,工资约3000元,平时吃住在宿舍,几人分摊水电费。两点一线,兢兢业业工作,不舍得花钱的他,在最后几天因晾晒衣服时,不小心将衣架弹到了经理头上,赔了一笔钱。“太不小心了,还得多多注意。有点心疼钱。”回程路上,小博身上仅带着几件破烂的衣服和一张工资卡。到家后,这钱还未捂热,便立马将工资交给了叔叔,减轻即将到来的缴纳学费的压力。

  “我本来还是比较白的,你看,我这浓浓的黑眼圈就是打工时造成的。接下来在兼顾学业的同时,还会继续找机会去勤工俭学。”聊到当服务员的经历,小博说,累并快乐着。累只是身体上的累,快乐的意思则广泛多了,赚到了钱,知道了外面世界的模样,明白了唯有读书才能有出路的道理。在他看来,知识和学历能改变未来,不然,只能从事纯粹的劳力工作。

  努力读书改变未来

  从出生72天到现在17岁,爷爷奶奶是他人生道路上的陪伴者、参与者。

  

  

  85岁的爷爷有白内障、听力不好,75岁的奶奶患有糖尿病、高血压,二老靠种田为生。“爷爷的田离我们家比较远,要走个把小时的山路。”小博说,爷爷为了补贴家用,直到现在,依然坚持种田。每年收成时,一袋袋重达百来斤的稻谷,压弯了爷爷的背。所以,从小学开始,他就是爷爷的帮手,爷孙俩一起将稻谷慢慢搬运回家。

  回程路上,记者与小博聊了许多许多,才读高二的他,说得最多的话是:靠自己,我不配,好好读书,努力赚钱。

  从小到大的经历,塑造了现今这个克制、努力的他。不过,他坦言,自己醒悟得太迟,希望还有时间能拼搏一番。

  小学三年级至四年级,是小博人生中较为灰暗的时期。那年4月,他爸爸因故意外去世,留下债务和伤心的家人。他们与相关人员签署了一份协议,将获得的赔偿分为4份,其中,爷爷奶奶拿到的赔偿金用于还爸爸的欠款,他的赔偿金交予妈妈,加起来共8.5万元。除此之外,他妈妈需要抚养小博至成年。这之后,就读小学四年级的他,被妈妈接到了云南。在那的半年,小博饿的皮包骨头回来。

  

  

  “那段时间,我学会了怎么厚着脸皮到其他租户家,讨要剩饭剩菜。”坐在椅子上,低着头的小博说,妈妈将他送到舅妈父母家就走了。别人家的孩子,期待周末,他却反之。他很怕周末来临,这意味着,很有可能又要饿肚子了。刚开始,他会喝很多水来充饥,后来时不时被断电断水,只能鼓起勇气去敲其他租户的门,希望能给点饭菜吃,“人都要饿死了,也就不在乎脸皮了。”

  在忍了半年后,他哭着打电话跟爷爷奶奶说:“想回家”。那天,是小博叔叔到车站接他,看着孩子的模样,一家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即便如此,小博依旧十分渴望母爱,直到他妈妈生了妹妹。“妈妈一直在杭州,我偶尔会到杭州看妹妹,我们关系不错。但是,看着妈妈和妹妹相处的过程才知道,原来,妈妈对孩子是这么关心、这么好的。”

  那之后,小博便渐渐成熟了。“以前,会羡慕其他同学有新衣服、新鞋子穿,后来也就无所谓了。”他说,看着其他同学家庭完整会很羡慕,不过,自己有爷爷奶奶、叔叔、姑姑陪伴,未来也会有属于自己的完整家庭。

  在小博看来,原生家庭很重要,心理得不到照顾,对生活、学习都有影响。小学成绩很好,初中成绩开始变差的他,现在每天都是学习、学习、学习,压力很大,一旦走神了,就会轻轻扇自己两巴掌,“打醒”自己。通过努力,他获得了高考的机会。

  结束采访时,小博也正好要收拾东西去学校。几件有破洞的外衣、内衣裤,一双鞋底损坏的运动鞋,以及水桶、脸盆就是他全部的行李了。他说,想靠自己“走”出大山。

  可要求母亲支付抚养费

  采访过程中,关于小博妈妈未履行抚养义务的事,他的爷爷奶奶提了很多问题,不知道该如何解决。为此,记者采访了浙江越人(平阳)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王德允。

  他介绍,死亡赔偿金系对受害人近亲属的指向性赔偿,并非受害人的个人遗产,不适用遗产继承的法律规定,但可以按照受害人的继承顺序进行分配,并且是要扣除死亡丧葬费等必要费用再分配,比例原则上可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的规定,还应考虑受害人近亲属的劳动能力、生活收入水平、照顾妇女儿童权益保护等情况,进行不同的处理。现如今,小博父亲死后,其父亲的近亲属有妻子、父亲、母亲、儿子小博。其中,小博作为未成年人,没有生活来源、需被抚养,在分割时本应对其进行照顾,可以多分,但在他们签订的《协议书》却没有为未成年人小博保留相应的份额,未保障小博的权益。

  其次,作为未成年人小博的母亲、法定监护人,对孩子有抚养、教育和保护的义务,但一开始时,她将小博带到云南后,对其不管不顾,导致孩子营养不良、骨瘦如柴,之后在小博被其祖父母接回老家后,小博母亲不曾过问孩子的生活,也未支付抚养费,未尽到任何抚养的义务。在此种情况下,未成年人小博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二十六条、第一千零六十七条的相关规定,要求其母亲支付抚养费,抚养费的数额可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母亲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

  再者,小博母亲这种不管孩子的行为没有证据其构成遗弃罪或是虐待罪。她是对小博负有法律上的抚养义务、且具有抚养能力的人,却拒绝抚养小博,有遗弃的嫌疑,但是按现在的事实来看,并未构成小博生活无着落,流离失所、重伤或死亡等严重后果,未达到“情节恶劣”的标准,故并不构成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规定的刑事意义上的遗弃罪。

  虐待罪既包括积极的作为,又包括消极的不作为,而小博母亲对小博仅有纯粹的不作为,即不给饭吃、不给穿暖衣服等,故不构成虐待罪。

网络编辑:谢天涯

努力打工学习的他 需要你们伸出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