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章宇

2021年04月07日 14:43:40 来源:平阳县传媒中心

  本网通讯员 包兴桐 编辑 王秀华

  儿子把一大碗笋都给吃光了。老人家高兴得跟什么似的,说,奶奶就知道你爱吃,明天再买。我尝了尝,没想到她老人家居然烧得这么好吃,脆口、清甜。

  “这笋怎么烧?这么好吃。”我想着,也学一学。

  “哪里怎么烧,随便试试。”母亲说,“我想着这雷笋不好烧,容易涩,容易苦,就想着清水下锅,没想到今天真试成了。不放油不翻炒,也吃得好。”

  第二天去菜场一问,雷笋居然要15元1斤。对于一块钱掰成十角用的她来说,山上长出来的笋15元1斤,真比那龙肉还贵。她自己下地种菜,自己上山找东西,舍不得花钱买这些地里、山上的东西。她这个人,别人很难让她把腰包里的钱掏出来。能自己试一试的东西,她绝不愿花那个冤枉钱。自行车坏了,她自己修;排电了,她自己接;没有小板凳,她自己做;没有洗衣池,她自己造;甚至新手机拿到手,慢慢地,她什么都会用,会微信、会支付、会百度识物、会导航……

  那天吃过晚饭,在回家的车上,儿子可能还是在回味那笋的味道。他一边看着车窗外闪过的路灯,一边感慨地说,“奶奶这老人家真有两下子,这笋烧得真是没话说”。

  “是的,奶奶什么事情都敢试试,胆子贼大。”我有意把儿子所说的“有两下子”说得更明确些。

  儿子笑了。虽然他没有和奶奶一起生活,但对老人家的敢试敢做,还是深有体会的。

  他听说,去田里种菜太远了,奶奶就去街上买了辆自行车,一边往菜地推一边试着骑,到了菜园,居然差不多就会骑了;他记得,奶奶看他爱吃青草豆腐,就学着做,一回生二回熟,居然做得比街上买来的还筋道;他知道,奶奶看到阿姨家的旧缝纫机要丢了,就搬回家自己学着踩,居然会缝缝补补,会踩鞋垫,甚至会做衣服。

  “只是,今天的平阳炒粉干太咸了,没法吃。”儿子遗憾地说:“隔壁叔叔真是多事。”

  母亲的炒粉干,也是他最心仪的美味。可是今天老人家在炒粉干的时候,隔壁叔叔在一旁凑热闹,说她老人家炒的粉干颜色太白了,没色相,问也没问,就拎过酱油瓶把瓶屁股高高一抬,粉干全黑了,咸死人了。

  老人家一边说着“可惜可惜太咸了太咸了”,一边为隔壁叔叔开脱,说他也不知道咸淡已经调好,也不知道那酱油瓶口那么大,不知道酱油原来这么咸……

  我们都觉得没什么。晚饭很丰盛,满满一桌菜,够了。这炒粉干,明天再加点水,加点葱,烧成粉干汤,也不浪费。可是,父亲的臭脾气突然就上来了,先是数落隔壁叔叔多事,瞎凑热闹,然后开始数落母亲,说她没大没小、没远没近……父亲老得快,行动不方便,什么都要母亲照顾,脾气和架子却不小。母亲没说什么,只是叫父亲小声点,人家就在隔壁,会听到的。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笑着对她老人家说:“老爸下次再吵,你就去我们家清静几天,让他一个人自己洗衣、做饭、烧菜。”

  父亲不好意思地笑了。母亲说:“好是好,但你爸说不定真会饿死的。”

网络编辑:谢天涯

章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