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春天的模样

2021年03月31日 15:57:54 来源:平阳县传媒中心

  本网讯(通讯员 应辉景 编辑 王秀华)春天的模样愈发饱满起来了。田野有春天最真实的写真:迎春花、油菜花、紫云英……这些大大小小的花儿,顾自开得很好。草木们总是最先学会春天的呼吸,蓬勃着向上。

  轻盈的云朵,轻薄的衣裳,一切轻巧的气息足够可以让春天变得宽恕和慈悲。石缝里的小草,总有一股亘古不灭的信念。废弃的杂料堆旁,酢浆草迎着光,可爱又明亮。春天来了,人们多多少少会变得有些忙碌。他们总会在自家门口或小小菜园里简单种上几样小苗,隔些日子,再零星插上几根细细的竹竿,没事的时候,看看瓜苗慢慢上爬,一门心思等着开花结果,其实亦颇有一番小小的成就感。

  我总觉得什么都快。春天的声音与头顶的日光落下又升起,还未听到“沙沙”的春雨声,一些崭新的“风景”就在天空下挺立着。

  我调好了准点闹钟,但总习惯比闹钟醒来更早些。珍惜着时间的恩惠,心底暂时可以被赋予自由与惬意。春天天亮得早,到处是清脆的鸟鸣,一声声,如清水滴落。这些鸟儿就像不辞辛劳的精灵,唤醒烟火人间。有段时间,我甚至抱怨鸟儿的吵闹,后来开始觉得没有比鸟鸣更深的绝唱了。我曾经闲翻琐碎资料,它们可能是小山雀,可能是喜鹊或是画眉鸟。这一寸一寸亮起来的光,就像美丽的光环,在春天,无谓赞美或讥讽的言辞。

  窗前的两棵香樟,我最熟悉。它们在天与地之间修炼缄默与气度。很多人在它们身下经过,却很少有人抬头看看它们的细节与神奇。比如探出的一点小嫩芽,紧接着就是一天一个样。等到雨水充盈,它们就会变得饱满耀眼。我喜欢它们的味道,像刚出土的竹笋和着尘泥的清香。春天的事物,都拥有圆满的线条。它们的任何一种力量,都可以被赋予褒奖与敬意。

  远方的小度寄来一株兰草。我问,兰草来自哪里?他说,三王十三山,搜索不到的地理位置。这乍听如谎言,从北方到南方,几百公里跋涉,近五天辗转,一株兰草竟有如此不熄的生命力。因琐事忙碌,便将其交于友人栽培。友人嗜花如爱子,用半日时间,上蒙垟山巅精挑好土,择选阳光充沛处摆放。昨天,友告诉我,花已开,很香。我迫不及待地去观望,兰草的叶尖跳跃着光亮,生动、明媚,半透明的浅黄色花朵亦如两张童真的笑脸。

  新生,是希冀,更是高度。此时,这些小小的生命,抑或就是春光里长长的喜悦。这模样,我们都爱着。

网络编辑:谢天涯

春天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