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今岁又清明

2021年03月31日 15:55:45 来源:平阳县传媒中心

  本网讯(通讯员 李玉红 编辑 王秀华)母亲,我又想您了。

  淅沥沥的雨淋湿了通往墓地的山路,足印深深,湿了我心。

  母亲曾是乡里的妇联主任,如不是突如其来的精神失常,她定是位出色的妇女代表。

  母亲走的时候那么匆忙,没来得及看我一眼,乃至没留下只言片语。而我,还有那么多没来得及做的事、没来得及说的话,都随着她的离去变成终生的遗憾。母亲五十年的生命里,除了病痛的折磨就是生活的困苦,没享一天福。她自幼失去双亲,被寄养在叔叔家里。长大成人后,她和父亲组织了一个家庭,本想过一个安稳的日子,不料,在一个雨夜,年久失修的房子突然倒塌,受到惊吓的母亲从此精神失常。

  在我幼小的记忆中,不管风里雨里,母亲总是不知冷热,整日游走在大街小巷,衣衫褴褛,一顶破旧的帽子遮挡着别人异样的目光。面对这样的目光,母亲只能用唾液回击,而瘦小的我无能为力。上学的时候,我早晨没有饭吃,她不知在哪儿弄来鸡蛋,煮熟了,疯疯癫癫地跑来学校送到我手里。握着热乎乎的鸡蛋,我躲在角落里暗自流泪。病情好转些,母亲就整日做棉衣,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柜子里,说害怕哪天犯病,我们没有棉衣穿。母亲为人善良和蔼,从不说长道短,邻里都夸她是个好人。犯病其间,我们得到很多邻里的帮助。病情好转了,母亲便想尽办法回报他们,告诉我们要做个懂得感恩的人。

  一次,我因兜里没钱没吃午饭,就和同学偷偷去学校旁边的一个厂子里偷铁卖钱。母亲知道后,又气又难过地把我搂在怀里哭着说:“孩子,都是妈不好,总犯病,没让你们过上好日子。可再穷,咱也不能偷东西。”这句话我一直铭记在心,并以此作为家训告诫我的孩子。

  辗转十几年,吃药、住院,日子刚刚好点,母亲突然患上了急性肾衰竭,短短一周时间,母亲就离我们而去。

  记得当时母亲正是精神病复发期间,我做好饭菜给她送去,发现她的脸部水肿。一问才知道,她一整天不曾小便。我感觉情况不好,立即带她去医院检查,用药之后依然没有缓解。医生说,由于长期服用抗精神病药物,各脏器受损,导致急性肾衰,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我惊呆了,一时不知所措。转院后再次确诊,结果是同样的。在医院的拐角处,我拿着一堆化验单,心里想,母亲,我真想用我的肾换回你的生命。

  如今,我还是会经常想起母亲疯疯癫癫跑到学校的情景,还会想起母亲为我们做的棉衣。如若她还健在,我想带她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城市的繁华,我想多陪陪她,让她尽享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然而,如今的我唯有思念在心间弥漫,只能奉一株感恩的馨香,寄上深深的思念。

网络编辑:谢天涯

今岁又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