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列表

万全浦:独客寻诗过桥去

2021年03月24日 12:37:25 来源:平阳县传媒中心

  林新荣

  瑞平塘河上,有一座豺狼桥,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1896年的某一个春日,清末朴学大师俞樾游历福州,途经瑞安,盘桓数日,与孙锵鸣相谈甚欢。留诗曰:“瑞安学士最依依,夜雨留宾静掩扉。杯酒清谈偏有味,黄花鱼小墨鱼肥。”其二云:“飞云渡口水茫茫,历历风帆海外樯。江面乱流行十里,依稀风景似钱塘。”其酒后渡飞云江而去,至豺狼桥时,也惊讶于它的名称,诗云:“轻舟卅里到罗阳,道是山乡又水乡。小桥流水无限好,不知何故署豺狼。”这些诗后来皆收于他的《壬申春日自杭州至福宁杂诗》里。

  俞樾(1821-1907),字荫甫,自号曲园居士,浙江德清人,清道光三十年(1850)进士,曾任翰林院编修,据说清末民初民主革命家章太炎、画家吴昌硕与日本著名汉学家井上陈政等皆出自其门下。

  豺狼桥可说是瑞平塘河上最出名的一座桥,位于万全镇的万全浦,桥长二十一米,宽二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重修时,改为水泥桥,还遗有五块老石板,石板上刻着“大清道光拾年岁豺狼桥次庚寅春月吉旦”及“领首金垟金文清鲍垟区学生钟瑞麟□清翁□英山豆外黄金荣瑶山陈士品众等重建”等字,在浮光掠影的波光上,默默佐证着这座百年古桥。

  万全浦是个自然村,与三都王、堂边等自然村合并成为湖岭村。冬日的一天,我受陈彤兄邀请,有幸游览于此,才知道不仅有豺狼桥,还有豺狼亭。这是一座坐北朝南的砖木结构凉亭,因年久失修,破败不堪,在冬阳的照射之下,看起来荒凉之至。但亭柱上三副楹联却颇有特色,不知被谁人抹了砺灰,才得以在文革中保存下来:“问此去前程如何;于是间小住为佳。”此联刻于正柱上,语意古朴而吉祥。后柱刻有:“亭如斥堠,不愁横道有豺狼;客欲题桥,从此行程经白马。”斥堠,系侦察、候望之意。白马,大概和“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同义。意谓过此桥后,天宇宽阔、飞黄腾达,有一股得意、酣畅淋漓之态。另一对,字迹却模糊,除少数几个字,其余无法看清。此亭四柱挺立,飞檐翘角,应该建于民国年间,不知何时能修复。

  然万全浦最著名的似乎还是交川书院。据民国《平阳县志》载:“交川书院,元州守周嗣德建。万全乡三都旧有蛟川里,应即此地。”周嗣德(1306-1371),幼承庭训,曾任平阳州事十年,革除积弊,劝农兴学,所办的交川书院,让这一带出了不少人才。

  王朝佐(1466-?),字廷望,号蛟川,明代中期温州平阳人。弘治九年(1496)进士,授南京礼部主事,迁工部员外郎。著有《蛟川集》《东嘉先哲录》《王虞部诗稿》《主事考》等,除《东嘉先哲录》外,其他皆佚。据说,他二十岁时就在该书院任教。

  王朝佐弘治九年(1496)中进士后,就在南京任职,与瑞安的季敩属同乡好友。季敩(1461-1536),字彦文,号文峰,弘治十五年(1502)进士,历任南京吏部文选清吏司主事,江西南康府知府,广西布政司左参政。昔年瑞安县前头的“天官牌坊”即为其而立。季敩还是瑞安“月泉诗派”后人,可惜目前没有看到两人互酬的诗文。能见证他们友情的是季敩曾为王朝佐的传世大作《东嘉先哲录》作的序:“今南京虞部员外郎平阳王君廷望……乃于公务之暇,穷搜遍阅经、书、子、史、传记、集录所述育行,若论断许可之辞足为后学矜式者,汇次裒辑,萃为一编……既自为首引,捐俸锲梓,与学者共之矣……敩观其采择审,证据明,品藻当。散者以集,杂者以纯,不费辞说而一郡儒先之行实森然在目。其立志也高,而用心也勤矣。诗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廷望君之谓也。顾敩无似,于道罔闻知。然景仰先哲,窃亦有志未能而愿学者,因不揣谨书以自幸云。”评价甚高。

  王朝佐因文集佚失,现仅存诗6首,其中有《送姚恒睦还永嘉》:“此地一为别,乡关十里情。云归春树暝,月出大江平。从事逢贤尹,成功正后生。送君殊草草,我亦话南行。”此诗意境开阔,尤以额联为甚,“云归春树暝,月出大江平”。诗中边叙述两人结下的友情,边安慰友人,虽然此刻草草离别,但很快就会在故乡会面,到那时,两人再叙别后之情。写得颇为深情。另一首《送林道会归平阳》云:“研朱点易已多年,洞底烟霞别有天。千里漫来骑只鹤,一官归去领群仙。药炉暖养烧丹火,茶灶晴分瀹茗泉。安得尘襟都扫却,相从细读悟真篇。”林道会,平阳人无疑,但邑人皆不知其人其事矣。从诗中看,此君似是个道教中人,至少也是个道法痴迷者。从末句看,王似与之有同好。另一首《题英薮山房》,似可为此说佐证:“筑室傍丹梯,新颜手自题。空涵龙洞雨,壁污燕巢泥。树色围春昼,书声杂暮溪。南园花正发,携酒听莺啼。”诗里有若隐若现的道家之气。

  蛟川里王氏,源出泰顺泗溪。据蛟川《王氏宗谱》载:“始祖清四,号文昌。公由平阳泗溪(今属泰顺县)来迁平邑三都蛟川,是为第一世开基之始祖。”

  而“泗溪王氏”,则源出瑞安湖岭的梅源(今溪坦一带)。湖岭梅源的王家亦耕亦读,学风鼎盛,为瑞安望族,族人中能诗者十余人,至今传世的还有数十首,这是个非常了不起的数字。

  王朝佐之父王平生也能诗,《东瓯诗存》收有其《游瑶山》一诗:“暖云晴树小山溪,新水浮香晓拍堤。独客寻诗过桥去,一声啼鸟竹亭西。”此诗晓畅、明朗、轻巧,依我看,成就甚至超过其子王朝佐。

网络编辑:张超霞

万全浦:独客寻诗过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