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列表

山城烽燧正纷乱 刀光剑影汇林垟——金钱会林垟武装冲突史实考

2020年07月31日 09:59:35 来源:平阳新闻网

  本网记者 陈斌 图/文 编辑 王秀华

  太平天国时期,浙南爆发金钱会起义。从咸丰八年(1858)正式成立到同治三年(1864)余部红布会失败止,共历七年之久,会众发展到十多万人,有组织的起义军也达万人以上,势力席卷浙南和闽东地区。其间,咸丰十一年(1861)六月,金钱会与白布会在瑞安林垟发生了武装冲突,焚烧了林垟白布会首领陈安澜等人的房屋,引发了一系列大规模的报复性战斗。可以说,在金钱会发展过程中,林垟武装冲突是金钱会与白布会正面武装冲突的开始,也是金钱会性质产生变化的导火线,它进一步加快了金钱会起义的进程。

  

  林垟一瞥

  

  武装冲突前

  咸丰八年(1858),赵起、周荣、缪元、朱秀三、谢公达、陈十一、孟州、王秀锦等八人聚义于平阳县钱仓镇北山庙,随后成立金钱会,钱仓汛外委朱鸣邦等也入会。

  他们用旧钱熔铸了“金钱义记”。入会前,每人须向会首缴纳500文作为会费,立誓言,守会规,服从会首命令。然后,由会首发红帖一张及“金钱义记”一枚。帖分八卦,卦以三千人起,多至五六千人。“金钱义记”为入会标志。作为参加金钱会入会誓词的《金钱会义帖》内容是“窃闻交切陈雷,雅谊如投胶漆;心同管鲍,休风犹让分金。是以肝胆无欺,御变则情坚金石;腹心共抱,防危则契结金兰……自立会之后,愿众兄弟上则尽忠卫国,下则守法保身。倘群贼来临,备用则依然乡勇;如吾长毛猝至,整威则无异虎臣。各宜遵盟毋违!此誓。”可见,金钱会成立初期,是一个以“防御太平军”为号召,进行自卫的秘密会党。

  立会后不久,平阳十八都人王秀锦从赵起处取得金钱三千枚,分发万全诸乡及瑞安部分地方,并与赵起等人产生矛盾,自立门户,但人数不及赵起。平阳县城北门有一岁贡生程杰为王秀锦主要助手,其侄因造假米票入狱,罪当死。程杰等人密谋劫狱,县令翟惟本利用赵起与王秀锦之间的矛盾,请赵起诸人入城。赵起率数千会众,由钱仓直抵县城,尽毁程家房屋。咸丰十一年(1861)春,翟惟本感其帮助,言之道府,给牒改会为团练。民国《平阳县志·武卫志》载:“(咸丰)十一年辛酉(1861)春,署巡道志勋、署知府黄惟诰,使县给赵起牒为团练。”赵起在县城城南进行授旗仪式,成立“震忠团练”,县令翟惟本、副将王显龙参加了仪式。由此,金钱会从一个自卫的秘密会党转变为地方团练。

  

  武装冲突成因

  林垟武装冲突发生于咸丰十一年(1861)六月,是以赵起为首的金钱会与以孙锵鸣为首的白布会在瑞安林垟争夺势力范围而引发的一次武装冲突。究其成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两大团练势力范围的争夺。金钱会自成立以来,发展速度很快,改为团练后,更为迅速。清代赵之谦《章安杂说》载:“(金钱会)地段:瑞邑则林垟、郭巷、小篁竹、沙洲、下林、八甲、沙垟、金角[谷]山、渡头、仙降、河岭、温由、曹村;平邑则江南、金乡、前[钱]仓、六尺、万全、万全坪;泰邑则管厉。统共约一万人。”民国《瑞安县志稿》载:“咸丰十一年(1861)二月,署巡道志勋、署知府黄惟诰,使平阳县翟惟本给赵起牒,为团练之名。起竖旗平阳城南,逼惟本及平阳副将王显龙共祭旗。民以为官皆从贼,争受贼伪钱。”金钱会势力范围包括平阳、瑞安飞云江以南及西北诸乡,另有泰顺、福鼎个别地方,人数众多。此时,瑞安孙锵鸣(1817-1901,字韶甫,号蕖田,孙衣言弟,道光二十一年进士,官翰林院侍读学士。咸丰二年四月,太平军围桂林,解围后假归省亲。)在瑞安办团练。当他听到金钱会及瑞安其他团练得到发展后,十分敌视,在其亲戚曾鸿昌的帮助下,成立“忠义总局”,又称团练总局。因每人分一块白布,俗称白布会。孙锵鸣企图将瑞安、平阳各地团练归其管辖。其首先打击瑞安东区河乡连环会,在他的威逼利诱下,连环会不得不解散。接着,他将矛头指向金钱会。金钱会势力较大,选择与之直接对抗。清代张庆葵《瑞安东区乡团剿匪记》载:“大绅(孙锵鸣)知乡团已散,专与金钱会首争长。金钱聚会已久,招集乡勇甚多,固结官吏又深,不畏其势,遂与角胜。”林垟地处万全垟腹地,在平阳与瑞安交界处,土地饶沃,百姓众多,成为两大团练的必争之地。

  二是上层士绅集团与下层豪强阶层利益的冲突。以孙锵鸣为代表的士族集团,曾在清朝廷或地方担任官员,太平天国时期回乡操办团练,以防御太平军。他们在乡期间,以上司的姿态指挥温州地方政事,受到地方官员的抵制。金钱会成立后,孙锵鸣异常警觉,敌视并以“民贼”称之。其兄孙衣言《会匪纪略》载:“锵鸣复力争之道府曰:‘赵起、周荣等,人人知其为贼,正其为贼乃可办。今妄谓之团练,使贼有所借以胁民,而民反无辞以抗贼,是官驱民从贼也,祸且不救。且团练者,各团其乡,今贼方遣党四出,播伪钱,结营弁、衙役及郡邑小人,其意果何为?而官谓之团练,此淮南北覆辙也,不可不深思。’而道府先入惟本言,谓贼当渐解。是时王壮愍公有龄来抚浙,锵鸣复寓书陈之王公。王公以诘道府,而道府果言贼已改团练。王公知其伪,责悉献伪钱,乃听为练。道府噤不敢复言,而贼之散伪钱益甚。锵鸣谓官不可恃,乃谋益治团务,逐乡以为团。凡入团者无入会,冀渐披贼党。瑞安民稍稍出会求入团。”清代秦缃业、陈钟英《平浙纪略》也载:“咸丰十一年(1861)春,事稍露……瑞安孙氏方督治团练,欲讨会(金钱会),遂相仇。”孙锵鸣以地方官不值得信赖为由,组织团练对付金钱会。赵起诸人大多数出身于社会下层,在与白布会的武装冲突中,一些地方官吏与下层士绅支持金钱会,利用或支持他们对付上层士绅集团。

  

  武装冲突的经过

  陈安澜,贡生,籍平阳,居瑞安林垟。孙锵鸣成立“忠义总局”后,邀其入团练。黄体芳《钱虏爰书》载:“时侍读孙锵鸣以奉旨团练在籍,谋散其党,使村各为团,人执义团白布一方为号,凡入团者,不许入会。林垟绅士至城,孙侍读劝之入团,因领郡县谕札,归与绅民竖义旗。”在林垟成立白布会分支。而林垟、阁巷等地,均早有金钱会势力,两个团练之间时有摩擦,最终导致武装冲突。

  造成武装冲突的直接原因,说法有三:一是陈安澜脱离金钱会,另行加入白布会。左宗棠《查明失察会匪酿变之员弁从重拟结折》道:“据翟惟本供:平阳金钱会匪,起自咸丰八年(1858),旋以奉饬查办,谕令绅士朱希圣等设法解散,改会为团。其时有白布会,亦系瑞安民团。因瑞邑林垟殷户李子荣、陈安澜先入金钱会,绅士朱鼐劝令改入白布会,陈安澜应允,李子荣坚执不从。朱鼐邀同陈安澜至李子荣家,逼令缴出金钱。李子荣诉于前[钱]仓会党赵启[起],纠众将陈安澜房屋拆毁,以致激成事端,互相报复。”二是陈安澜出售稻谷时缺斤短两。刘祝封《钱匪纪略》载:“林垟富户陈安澜者,每年粜谷为伢户所抑勒。彼时伢户俱入金钱建旗,首以禁谷偷漏为名。陈患之,欲压以官势,遣其侄生员大诰向曾燕卿议,曾龃龉未决。适朱鼐在旁耸之曰:‘何不趁此时且取多金以作兵费。’曾然其说,即使李道初带团勇十多人,差役数人,拔其旗杆以归。各伢奔告赵启[起],启[起]大怒,拨匪千余攻之,势甚咆哮。”三是金钱会成员林垟地保郑步高被俘。孙衣言《会匪纪略》载:“贡生陈安澜者,林洋[垟]富民也,方受县牒团江南岸。而林洋[垟]奸民金子蓉、郭巷奸民陈丙式等皆会党,不利林洋[垟]团练,遂仇陈安澜,纠其党,拔团练旗,树贼帜。安澜诉之郡,郡遣县丞罗敦樛往侦,获匪党郑步高以归。赵起闻之怒,纠其党二千余人聚钱仓……”无论哪一种说法,此事皆因陈安澜引起,并有白布会的直接参与。

  咸丰十一年(1861)六月廿六,赵起率部抵林垟,烧毁陈安澜、谢作申等人房屋。陈安澜等人向郡县起诉,要求派兵镇压,未果。郡县官员试图进行调解,陈安澜不肯答应。黄体芳《钱虏爰书》载:“高梁材(前永嘉县令)至自平,述赵起语,乞以林垟棍徒数人易地保郑步高,仍与官约,不得重治数人罪;诸被毁家,仅许葺其墙垣;财产还十之一二。高及孙令劝陈、谢使如议。陈以为蹂躏家庙,甚于破家,誓与贼不两立。”

  

  武装冲突的影响

  林垟武装冲突引发了金钱会与白布会一系列大规模的武装冲突。温州官府对金钱会与白布会林垟武装冲突调解无效后,陈安澜等人在孙锵鸣的同意与支持下,自谋以白布会团练进攻金钱会,自募资金,招集台州船30艘,由其内侄游飞鹏带领,与平阳雷渎温氏兄弟的团练相约一起进攻钱仓。黄体芳《钱虏爰书》载:“(咸丰十一年八月)十一日,林垟人探知诸会匪逆谋益甚,日招忘命,磨刀置械,竖帅字黑旗于钱仓,将大举。陈、谢二族议倾烬余之资,为阖郡除一巨害。商之孙侍读,亦首肯……十七日,卯刻,台船进钱仓江。钱仓人以守令畏懦,自谓必无官兵,日夜鸣鼓纠众,方谋举事,陡见台船至,惊慌失措。台勇持鸟枪上岸,夺取岸上炮,焚赵起屋及钱仓城内数十家。赵起与诸会匪各掣大旗奔北山麾众,众无斗志。赵起凶惧,祷于神,将自尽,其党止之。是时,渔塘、三大厂卒闻师期,大队未集;雷渎人复仓皇失算,未及兜剿钱仓,而分队攻江西垟。台勇因援军爽期,不敢直入,以故贼众虽窘甚,而不能遂破。”民国《平阳县志·人物志》也载:“时赵启[起]已约期大举,安澜乃谋自以团练击贼,倾赀募台州船三十艘,令武举游飞鹏督以行,与雷渎温氏约水陆夹攻。又密募闽勇二百由陆攻钱仓,而温氏团误师期,闽勇又为官尼,师遂无功。”钱仓受到袭击后,金钱会震怒,发起一系列反击。民国《瑞安县志稿》载:“(咸丰十一年)八月,赵起攻平阳雷渎,温和钧和其父儒业、妻陈氏皆死之……二十日金谷山贼首潘英等率其党千余人,焚孙衣言安义堡,将乘胜攻瑞安,以雨甚散去,瑞安始戒严……又三日,贼首朱秀三率党焚平阳游氏、余氏屋,连劫诸富民。”

  林垟武装冲突引发了金钱会武装起义。林垟武装冲突所引起的一系列金钱会与白布会武装冲突,究其本质,是两大团练之间的武装冲突,但在进攻安义堡后的追捕孙锵鸣过程中,金钱会攻入温州城、围攻瑞安城时,其斗争对象已经发生了本质变化,从原来的白布会转变为当时官府。《平浙纪略》载:“(咸丰十一年八月)二十八日,匪首赵启[起]、潘英、蔡华等率众二千余,揭竿持梃袭温州城。入自三角门,先犯试院,杀捐输委员前丽水县典史许象贤,次犯道署,杀一人,次犯府、县署,各杀数人。道、府、县印俱失。”至此,金钱会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起义。

  纵观金钱会发展历程,其性质在不同时期各异。成立初期性质是秘密会党,而后被收编为地方团练,进攻温州时进行了武装起义。同时,初期是以防御太平军为口号作掩护,而到了后期则自觉地融入太平军。林垟武装冲突是金钱会演变为武装起义的一个导火线,最终导致金钱会的性质产生根本变化,因此,它在金钱会发展过程中,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历史事件。

网络编辑:雷鹏

山城烽燧正纷乱 刀光剑影汇林垟——金钱会林垟武装冲突史实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