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列表

平阳古代名村与望族——杉桥朱氏与径口朱氏

2020年06月19日 10:49:51 来源:平阳县传媒中心

  作者:陈正印  编辑 王秀华

  南宋平阳县宰清乡四十四都杉桥里,有望族朱氏,科甲联翩,人才辈出,蔚为大观。

  杉桥地名以现存史料看来,最早见于北宋末周行己《朱君夫人陈氏墓志铭》,谓“杉桥朱氏者,有厚德,能仁其邑里。其祖有名‘钱’者,里人为讳之,不曰‘钱’而曰‘金帛’,至今不改”,其宗德门风可窥一斑。此后,南宋陈傅良《朱公向圹志》也有“朱氏世家平阳杉桥里”之说。但明朝隆庆《平阳县志》则载其里名为“三桥”,或因音近而成民间俗名。其地现仍有三桥村,属平阳县水头镇街道社区。

  杉桥里东边为径口里,据民国《平阳县志·建置志》载,在今水头镇江屿社区詹江村、寺前村一带。宋朝以来,杉桥里和径口里虽相邻,但各成村落,并不相同。一些材料笼统地称其为径口杉桥,似乎径口里包含着杉桥里,其实不然。

  巧合的是,径口朱氏也是望族,并不亚于杉桥朱氏。民国周喟《南雁荡山志·人物》载有“杉桥朱氏”,附及“径口朱氏”,谓“径口、杉桥,实一族也”,但并无凭据。在民国《平阳县志》中,不管是《乡里表》《选举志》,还是《人物志》,均把径口、杉桥区分清楚。而《朱氏宗谱》谓,唐末和五代有两支不同的朱氏分别从歙县(今属安徽省)和长溪(今属福建省)迁入该地,或能说明杉桥朱氏和径口朱氏各有来源,并非同族。

  民间谱谍虚虚实实,只可存参。关于杉桥朱氏与径口朱氏,本文则并而述之,同时又有区分。

  

  史学家朱黼

  朱黼(1140?-1215),字文昭,平阳县宰清乡杉桥(今属水头镇街道社区)人。他是永嘉学派的主要代表之一陈傅良最早的学生,比其师略小几岁。叶适《〈纪年备遗〉序》便谓“初,陈公君举未壮讲学,文昭年差次,最先进”。

  南宋小朝廷偏安东南一隅,达官贵人日夜笙歌,醉生梦死,故当时平阳人林升便有“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之叹。朱黼有感于此,在司马光《资治通鉴》和《稽古录》的基础上,编著《纪年备遗》百卷,始于尧,终于五代后周显德年。其主正统,对于吕后、王莽、曹丕、武则天、朱温,都削去纪年,以扶树正义。《纪年备遗》全书已失传,幸有书商魏仲举择其部分内容编成《三国六朝五代纪年总辨》,传至清代,被收入《四库全书》,保存至今。

  杉桥朱氏耕读传家,朱黼便是实践者。叶适谓其“蓬累耕南荡上,山水叠重,声迹落落,人不知其能传陈公之业也”。叶适对《纪年备遗》更是推崇备至,甚至许其“后有欲知陈公者,于此书求之可也”。要注意的是,所谓“南荡”,即南雁荡山。杉桥西部有蒲尖山,旁有蒲潭,据民国《南雁荡山志》,均属南雁荡山范围;另据陈傅良《朱公向圹志》,其家族墓地在施岩(今属闹村乡小施村、大施村一带),也属南雁荡山。朱黼躬耕于南雁荡山,很可能是曾在这些地方耕作,并不妨碍其居里为杉桥。至于其只在杉桥田间劳动,与此说也不矛盾,因为在外人看来,这里已然是南雁荡山。一些民间材料无端谓其祖上外迁,与可靠史料抵牾。

  

  易学家朱元昇

  朱元昇(?-1273),字日华,号水檐,杉桥人,朱黼宗侄。南宋宁宗嘉定四年(1211)辛未科武进士,官承节郎,差处州龙泉、遂昌、庆元及建宁松溪、政和巡检。其曾在家乡筑堰备水,乡民感其恩德,名之为“朱官堰”。

  朱元昇著有《三易备遗》。所谓“三易”,包括《连山》《归藏》和《周易》。所谓“三易备遗”,据清朝纳兰成德《〈三易备遗〉序》。周喟《南雁荡山志》概括为“述《连山》象数图,以备夏《易》之遗;述《归藏》象数图,以备商《易》之遗;演反对互体图例,以备周《易》之遗”。

  朱元昇传世有诗十首,分咏南雁荡山景物,均为五言绝句,或见情趣,或寓哲理,写来举重若轻,古朴自然。

  

  礼学家朱元夫

  朱元夫,号好山,杉桥人,朱元昇宗侄,善诗词。其对《三礼》深有研究,盖竹林千之曾从其求学。

  关于朱元夫的史料,原先只见宋末林千之《〈三易备遗〉序》载有“夫千之少以三礼从公之族子元夫先生游”,其他一无所知。《三礼》,即《周礼》《仪礼》《礼记》,其关于这方面的著述已失传。笔者因编选《水头历代诗文选》的缘故,查阅了大量相关资料,有幸从宋末刘应李《新编事文类聚翰墨全书》中找出朱元夫诗8首,词2阕,文1篇,稍补缺憾。

  

  名臣朱熠

  朱熠(1193-1269),字明远,号自江,平阳县宰清乡径口(今属水头镇江屿社区)人。南宋理宗端平二年(1235)武举第一,官至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宋史》有传。

  武举第一,就是民间所说的武状元,可谓出身显贵。知枢密院事,大致相当于国家军委常务副主席;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兼揽军、政大权,可谓位高权重。

  朱熠四十三岁始入仕,想来也比较珍惜这个机会,在各地任上颇有政声。据《广东通志》载,其知雷州时,“奉公守法,丝毫不取于民。令严事集,政教兼举,当时以廉著称”。他于从政也颇有建言,《全宋文》载有其奏议三篇,分别为《议宽财力汰冗员奏》《言课额亏空奏》《请措置浮盐疏》。

  他又是个有争议的人物。据《宋史》本传载,他曾任监察御史、右正言、殿中侍御史等官,受他弹劾的人很多,包括当时的名士徐清叟、吕中、尤焴、马廷鸾等,被人骂为“狂猘”。民国《平阳县志》则谓其“皆功名士,非正人君子也”。在笔者看来,朱熠身当言路多年,大致相当于现今在中央纪委工作,所谓弹劾乃是职责所在,多弹劾正是尽职尽责,实在不应苛责。若无真凭实据,他应不敢诬告,以免惹火烧身。

  

  科第人物

  朱氏科第人物,先杉桥后径口,先文科后武科,罗列如下:

  朱梦良,字叔荣,杉桥人,绍兴二十七年(1157)进士,静江教授。

  朱士安,字定夫,杉桥人,嘉定七年(1214)进士,知古田县。

  朱义方,杉桥人,嘉定元年(1208)武进士,知高邮军。

  朱元昇,杉桥人,嘉定四年(1211)武进士。详见前。

  朱子胜,杉桥人,嘉定四年(1211)武进士。

  朱炳,杉桥人,嘉定十六年(1223)武进士。

  朱尚志,杉桥人,淳祐四年(1244)武进士,知梧州。

  朱士可,字起予,杉桥人,朱元昇子,开庆元年(1259)武进士。

  朱永玉,杉桥人,咸淳七年(1271)武进士。

  朱梦桂,杉桥人,咸淳七年(1271)武进士,知公安县。入元为松滋令。

  朱俨,径口人,绍熙元年(1190)武进士,嘉泰二年(1202)进士。知长溪县。

  朱士麟,字之瑞,径口人,绍定二年(1229)进士。

  朱熠,径口人,端平二年(1235)武状元。详见前。

  朱应举,径口人,开庆元年(1259)武状元,知道州。

  另有三人,民国《平阳县志》有收,但居里不详,如下:

  朱璧,绍兴二年(1132)进士,道州司理。

  朱方大,嘉泰二年(1202)进士。

  朱嗣宗,嘉定十年(1217)武状元。

  此外,有径头六人,有的材料或因“径口”“径头”混淆导致误收。据蔡听涛先生最新考证,径头即今萧江镇京头村,离径口很远。相关人物附录如下:

  朱嵘,字德高,径头人,开禧元年(1205)进士,知广州。

  朱梦环,径头人,朱嵘子,咸淳十年(1274)进士。宗正丞。

  朱恦,径头人,绍定五年(1232)武进士,閤门舍人。

  朱时兴,径头人,朱恦孙,淳祐七年(1247)武进士,知六合。

  朱仲山,径头人,朱时兴从弟,武进士。具体无考。

  朱定山,径头人,朱时兴从弟,武进士。具体无考。

  杉桥朱氏与径口朱氏,在南宋一朝甚是辉煌。然而,自元朝开始,这个望族便逐渐没落,以至于默默无闻。甚至不知何故,在当地并没有该族后裔留存,令人不胜感慨。所谓“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他们留下的故事依然在这片热土上传颂,他们留下的诗文依然使人们受益无穷。

网络编辑:周昌均

平阳古代名村与望族——杉桥朱氏与径口朱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