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图片 -> 列表

【光影间】镜头下,我的鸟世界

2020年03月23日 11:32:40 来源:平阳新闻网

  本网通讯员 叶虎 文/摄 编辑 王秀华

  我是叶虎,1962年生于万全镇,20世纪80年代初期(学生时代)开始自学摄影,2012年开始从事专业鸟类摄影至今。十多年来,我拍了十几万张、200多种鸟的照片。我想尽自己所能记录鸟的灵动身影,唤起人们爱鸟护鸟的意识。

  

红隼 2019年11月摄于昆阳镇万金村

  

家燕 2019年5月摄于塘河鸣山段

  

  记得是在20世纪80年代初,我买了珠江120相机,开始自学摄影。

  2012年,我在平瑞塘河钱宕村段拍到一只色彩斑斓、漂亮可爱的鸟,后来经过比对,确认为北红尾鸲雄性鸟。自那以后,我不知不觉地“迷恋”上了鸟,还“稀里糊涂”地更换装备,深陷观鸟、识鸟、拍鸟行列。

  拍鸟,行话称“打鸟”,大概分以下几个步骤:首先是游击式寻找鸟踪;二是发现目标隐身开拍;三是观察动静,尽量接近,继续“战斗”。蹲点守候是最笨但最有用的方法,通常是在鸟儿经常出没的地方架好设备,静等其出现。最精彩的莫过于鸟儿歇落和起飞的瞬间。这时候,只要把握时机,恰到好处地连按快门,精美鸟片往往就定格在此时。拍鸟既辛苦,也很无奈。长时间蹲守未必能拍到好片,需要耐心与毅力。

  

翠鸟 2019年4月摄于凤湖公园

  

红尾水鸲 2018年5月摄于流水白

  

  我花了近七年时间,踏遍万全湿地、村庄、山丘、深林,选择凤湖公园作为常驻拍摄点。我每天扛着“大炮”寻觅,躲躲藏藏、“鬼鬼祟祟”,在常人看来真是不可理喻,但我乐此不疲。很快,我结识了几位志同道合的人。我们一起游拍、定点拍,东到滨海河谷,西到低丘山地,四处追寻鸟的踪迹。

  鸟儿一般在天刚亮时外出捕食,丛林、河面、田野……到处都有它们的身影。有的鸟喜欢集体活动,有的鸟性情孤冷。下午3时至黄昏时分,倦鸟归巢、伴侣相欢、嬉闹玩耍,落日余晖与群鸟相映。在这诗画般的意境中拍摄的鸟很有神韵,形态与韵味俱佳。画面中的鸟,或飞翔中“惊鸿一瞥”,或捕食时“弯弓射月”,或浮游时“鸳鸯戏水”,生动传神,都是难得一见的瞬间。

  

红嘴蓝鹊 2019年11月摄于官岙邸村

  

  我是土生土长的万全湖岭人,故乡的水土养育了我,我深深地爱着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在我儿时的记忆中,随处可见鸟儿的身影。村口的大榕树是鸟儿的天堂,那里常年住着许多鸟儿。喜鹊、老鹰喜欢在树顶上用细树枝筑巢;麻雀喜欢在树洞或榕树下的遮蔽处安家生子;夜晚,猫头鹰在稠密的树丛中发出“呜呜”声;白头鹟(白头鹎)、七姐妹(斑文鸟)、屎坑雀(乌鸫)、乌老鸦(乌鸦)、斑鸠等都在树上繁衍生息。山林、田野、河面、屋檐等也是鸟儿活动的场所。山林里有漂亮的锦鸡、雉鸡,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林鸟。田野里有董鸡、鹌鹑、鹭鸶……

  十多年来,我拍摄了十几万张鸟类照片,平阳鸟类目前拍到160多种。这些斑斓缤纷的鸟总是让我回想起儿时的一幕幕场景。鸟儿是天生的舞者、自由的精灵,广阔的天空、平静的水面、茂密的树林……都是它们的舞台。鸟的灵动、鸟的千姿百态为大自然平添了活力。由于社会的发展,鸟类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甚至许多品种进入了濒危名单。加大对鸟类的保护,营造人与鸟和谐共处的美丽家园已经刻不容缓了!

网络编辑:周昌均

【光影间】镜头下,我的鸟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