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战疫期间,一名医生的所见所闻

2020年03月11日 11:18:21 来源:平阳新闻网

  钱文容

  大年三十那天,婆婆得知她那当医生的儿子下村排查,并测量了20来名武汉归乡人员的体温之后,便决定“隔离”我们,让初中一年级的女儿留在她家,我们接下来自起炉灶。我们虽然心里委屈,但婆婆说得头头是道,家里有老有小,都是“弱势群体”,万一一人感染则全家遭殃,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只能无奈地接受。

  我是基层医院一名再普通不过的超声科医生,春节期间被安排初一、初二值班。我本打算值完班去老家拜个年,不料在初二下午收到通知,取消春节假期,参与抗疫。那天天气阴冷,乡镇之间大部分公交车已经停开。我本以为有些同事会在初三正式到位,没想到下班打卡的时候,发现他们一个个都提前到岗了。之后,防控工作越来越紧张,村自为战、居自为战、居家隔离、禁止聚众等一系列措施陆续实行。作为医护人员,周末在家休息成了一种奢望。

  武汉归乡人员由居家隔离统一改为集中观察后,我们科室的主任被分到集中隔离点工作。她负责的那个点是和新冠肺炎确诊者有过接触史的。她出发之前回到科室,向我们交代了排班、防疫等事宜后,转身离去。一刹那,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此时此刻,人们看待集中隔离点犹如洪水猛兽,哪怕远远地经过那里,也会不自觉地加快脚步。可我们基层医护人员抛下一句“事情总要有人做的”,便义无反顾地上了“疫”线。

  我每天守着自己的科室。疫情期间患者不多,来做检查的基本是不得不出门的急诊患者,总体上还算清闲。天气放晴的时候,我便大幅度推开科室的窗户,让阳光洒满每个角落。斜对面的一楼是发热预检分诊。通过窗户,我可以清晰地看到穿梭于诊室和救护车之间的护士,还有忙碌的司机。虽然他们全副武装,但我仍能清晰地判断出那个高高瘦瘦的是体检组的阿笔,壮壮实实的是后勤组的老曹,还有保安组的徐师傅,他们平时是兼职司机,这次疫情防控期成了专门的转运司机,24小时待命,负责把发热患者转送到上级医院。听说他们为了接送患者经常耽误正餐,牺牲睡眠,遇上没有家属陪同的老弱患者,还主动陪着作检查,垫付医药费……这些平时看着大大咧咧、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同事,在疫情期间显出了“英雄”的一面。

  在单位微信群里,卡口值班表每周都会被准时推送,先是高速路口,后是104国道,有时两者皆有。那些暂时不能开诊的口腔科、体检组、防保站的同事们轮番上阵,值守在各个卡口。无论是寒风凛冽的白天,还是冷雨交加的夜晚,他们手持体温枪一站就是8小时,车来人往中,甚至顾不上喝一口水,上一趟卫生间。面对这样的工作环境、工作状态,却有不少同事愿意逆流而上,主动请缨上卡口。药剂科的蔡姐,平时上班来得最早,下班走得也最迟。这次防控工作中,身为党员的她更是义不容辞,上门量体温,国道口值班,送中药汤到各科室、卡点,复工复产时期去厂里做防疫宣传,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她瘦弱的身影。在这次没有硝烟的战役中,我读到更多的是人性的温暖,看到更多的是团结一致战胜疫魔的决心。

  对于孩子来说,这个寒假是史无前例的漫长。一天,女儿的班主任在群里发信息:“防疫级别又升级,安心宅家就是我们的贡献,用心陪伴,和孩子一起阅读、锻炼、游戏……或许以后再也不可能有这么长的全心陪伴孩子的时间!”我突然觉得一阵心酸,我那个还在她奶奶家的女儿啊!我欠你一个长长的陪伴。我将这样的感慨发到朋友圈后,引起了不少同事、朋友的共鸣。是呀!被“隔离”的不止有我的孩子!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在这场战役中,小到我们这样的基层医院,大到全国人民,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参与战疫。逆行者可贵,顺行者尽己所能一样可赞。今天,我们愈发清晰地看到那束温暖之光。这光,载着无数人的希冀,走向春暖花开!

网络编辑:周昌均

战疫期间,一名医生的所见所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