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在这特殊假期,和孩子读点什么?

2020年03月06日 11:54:28 来源:平阳新闻网

  包兴桐 编辑 王秀华

  这样一个漫长而特殊的假期,对很多孩子来说,注定难忘。也许就像王开岭所说的,这将会是他们人生的一个精神事件,影响深远。在麻辣语文老师蔡朝阳看来,在这样的假期,最好的“停课不停学”,就是读书。他说,在这个假期里,他自己读了《瘟疫与人》《病毒星球》《大流感》《与病对话》等,和儿子菜虫,在夜晚,在睡前,大声朗读,读了《亲爱的安务烈》《苏菲世界》《病毒星球》。他坚持每天跟孩子对话,每天跟孩子一起读书,并把这些对话写出来,录制成音频,做了一组公益课。

  这个假期,我也让学生和家里的小朋友每天读一篇。推荐的文章主要有蔡朝阳的“与菜虫同学聊疾疫”系列和王开岭的一些“应景”文章,像《窦娥冤,果子狸》《人是什么东西》《“恐龙胃”与“物理人生”》《大地伦理》《对动物权利的声援》等。推荐的标准当然是“文质兼美”,符合孩子的心智发展认知和兴趣,但不哗众取宠,有干货但不简单说教,既应景却不偏激,有思考而不自以为是。“清洁的思想,诗性的文字,纯美的灵魂”王开岭的文字无疑成了首选。更重要的是,给孩子看的东西,要慎重选择。对孩子的任何导引,都得小心翼翼。像作家方方写的日记,我们可以看,但给孩子阅读必须小心。和孩子一起阅读,是想和孩子一起经历,一起努力走近真相,让孩子敬重生命,善待万物,而不是偏狭偏激、积怨积暗、培养愤青。真正的独立思考不是标新立异、愤世嫉俗,不是偏激、叛逆,而是让自己站在更高处的洞见和坚持。

  关于这次疫情,一些智者的文字可以帮我们真正的思考。当我读到王开岭的《〈鼠疫〉:保卫生活的故事——“非典”时期的阅读》一文时,感觉文章简直就是为这次疫情而写的。我们只需把副标题改成“‘新冠’时期的阅读”,就差不多可以对号入座了。事实上,对于这篇文章,王开岭曾写过一段补记:“2003年‘非典’期间,我再次意识到加缪《鼠疫》的前瞻与深刻。在我眼里,那场灾难从爆发到结束,几乎演绎了《鼠疫》故事中的所有细节和逻辑。当时,这也是我极力向朋友推荐的阅读。”每一位经历当下这场疫情的朋友,如果看过《鼠疫》,也一定会感慨:这场灾难从爆发到结束,几乎演绎了《鼠疫》故事中的所有细节和逻辑。这并不奇怪,一场疫情,就像所有重大灾难一样,它一定要考验人性,也选择人性。在真正的考验面前,有人华丽登场,有人却被照出陋形。灾难是最好的课本,让我们学会一些东西,但也只是课本——有人说,把课本上的知识忘掉,才是真正的自我。每一场灾难,对于每一个亲历者,都是即时性的,没有排练,没有指南,也没有教科书可翻。每个人都是用自己的本性和修炼,甚至是本能,去应对和表演。在文中,王开岭对里厄医生(《鼠疫》主人公)给予了极高评价。他说:“里厄,一个率先发起保卫生命、保卫城市运动的医生,一个有着强烈公共职责和义务感的人道主义者。他不仅医术高超,也是这座城市里对一切事物感觉最正常和最清醒的人。他临危不惧,始终按自己的信仰和原则来行事,他本人对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一点也没把握,但其全部力量在于他知道一个人必须选择承担,才是有尊严和有价值的!他不膜拜上帝,他相信天地间唯一的救赎就是自救!正是这峰峦般的理念支撑着奥兰摇摇欲坠的天幕,并最终挽救了它。”当然,在《鼠疫》里,还有不少的里厄们。更当然,也有投机商,祈祷派。这和我们今天,何其相似。

  但这样一场付出巨大代价的灾难,肯定要让它留下点什么。王开岭在文章最后写道:“正是从该意义上,我们认定加缪和他的作品不会过时,只要世上还有荒谬,还有现实或潜在的‘鼠疫’威胁,我们就需要加缪和他的精神、他的医学方法、他的里厄和塔鲁们的在场。”是的,我们需要加缪和他的精神、他的医学方法、他的里厄和塔鲁们的在场,而且,我们坚信,里厄们一定不会缺席。就像福克纳所言:“我拒绝人类的末日。因为人类有尊严!”我也拒绝人类末日,我坚信,所有关于人类未来灾难的科幻片,都只是一种善意的提醒,都只是一种科幻。因为,总会有里厄们到场。就像这场我们正亲历的战疫,有渎职者,有叛徒,有逃兵,但也有最美的逆行者、坚持者、奋进者。我们不仅要借智者的文字警醒自己反思当下,更要借此相信未来,相信人类。我们要让孩子相信童话,并让他们成为童话的一部分。

网络编辑:雷鹏

在这特殊假期,和孩子读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