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多一点寒冷

2020年01月15日 10:51:05 来源:平阳新闻网

  黄歆烨 编辑 王秀华

  刺骨冬寒,冷。

  我哆嗦着用被子裹住身子,手在被子外僵硬地颤抖着,写下歪七八扭的字,这种畏缩的感觉,仿佛又到了那个时候。

  彳亍在记忆深处的河岸,氤氲成一股缱绻的微寒。细雨绵绵,水边的树被寒风吹得摇曳。我站在冬日的水库边上,撑一把伞,将自己裹成一团,可雨却像尖针一般,一点一点冰蚀着我的毅志。

  那时,一名只穿了一条泳裤的冬泳者从容地走了过来。他仿佛与我生存在不同的空间中,裸露的身体散发着热气,与寒冷的外界形成鲜明的对比。一阵阵雾气蒸腾着,衬托着他的坚毅。他不含丝毫恐惧与畏缩的神情,边蹦跃着边走到水旁。天上的雨滴串连成细小的银链,垂缀在他健壮的身上。我不由得探了探缩在衣服中的脑袋,望着他的身影,内心翻涌起一阵阵惊叹。

  冬泳者轻盈地跃入水中,身体如标枪一样斜斜地扎入水中,我打了一个寒颤,仿佛感觉到了那透心的寒意,身体立马僵硬了。而他却像一条不惧冻寒的鱼迅速向水库对岸奋力游去,激起的水花宛若他激荡的热情。我依然只是呆呆地望着,不知道他是何等的坚毅,才能在冰冷的水中做到了这一点。

  我终究没有炼成他那般抗寒的意志,在寒冷中始终龟缩着。孟子曰:“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如今的生活实在太安逸,没有深陷于寒冷,自然没有勇气与毅力去面对,去磨练。当遇到难题时也一样,在面对人际交往时也一样,没有锲而不舍。轻易地随波逐流,自然无法到达彼岸。如果怕玫瑰凋零而舍去,那么你连盛开的玫瑰也将见不到了。

  这样想着,我从被褥中伸出脑袋,起身去与寒冷僵持,下笔去面对眼前的难题。不,我可以动笔,动脑!

  冬泳者划动着向前游的手臂,在刺骨寒冷的督促中前进。冬日的我们在忙碌的学习生活中,又何尝不是永不停歇的冬泳者呢?又何尝没有举步维艰的时刻?又何尝没有困惑到想放弃的时候?我们不会轻易放弃,一直会在寒冷与艰难中渐渐散发着热量,渐渐披上人生最坚硬的铠甲。

  我抬眼望向窗外,寒冬中的树木正坚毅地迎接着凛冽的冬风。

网络编辑:谢天涯

多一点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