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闲说番薯

2019年11月27日 10:21:37 来源:平阳新闻网

  陈士彬

  村里,高速公路穿过的旁边有片空闲山地,到这里开荒、种植的人很多。那里还剩下一小块凹凸不平、石子匝地的荒地。为了给泥土打畦,我双手握着锄头一次次地举起又落下,磨出了水泡也不放在心里,指望着下半年番薯好收成。

  我到市场上买来化肥和番薯苗,每一步每一个环节都不敢怠慢,都按照老农人的指点去做。首先,把每畦的中间挖沟,不深不浅,正适合番薯根系生长。接着,布置一些三合肥、过磷酸钙或猪鸭粪料、酒渣等,再播撒少许泥土,防止肥料损害幼苗。插种番薯苗很讲究,一手托着苗的底部,双脚跨过园畦,弯下身子,另一只手握笔似的轻轻斜放苗子,完全是虔诚的样子。

  苗子必须有三个节,要使两个节埋在泥土中,这样成活率高。若是垂直插下,逢时年不好,很可能长出细长的根茎。还要有天地的“灵气”,泥土要潮湿,阴雨天气为佳。在四五月,这种雨水天很容易遇见。傍晚插种为宜。因为番薯苗无根的,不过它生长能力极强,过了一个夜晚,只要与泥土接触的部分,就会生出雪白的嫩根。一般情况下,番薯不需要浇水,也不需要追肥,更不需要打虫,有了打底肥料,就能慢慢地茁壮成长。

  不到三天,番薯苗就竖起头来,有精神了。它一副东张西望的模样,看着这个缤纷的世界。一个月后,草也长得凶猛,绿油油的番薯藤低下头来,只顾自己乱爬。它爱长纤维根,也爱长“牛蒡根”,吮吸营养,偷生几个番薯仔,可是主人不大欢迎的,因为违背了我们初衷,浪费了地力肥力,分散了总根的精力,长不出更大更好的番薯。因此,这时节,主人们一定会抽出时间,翻开畦的两侧泥土,折断旁边的根须和杂草。经过曝晒,让泥土蓬松,让草枯死。然后,围拢两侧的泥土成完整的一条条畦。

  大约一月一次,揭翻番薯藤,随手扯掉多余的根系,预防计划外生育。历经三四个月,根边的裂缝明显张开,闻到番薯的香味后,便可待收成了。

  第一年,我种的番薯大丰收,像大卵石一样一块掩一块,又密又多,不用锄头去挖,仅用双手去拔一下,便撒落一串串番薯。我收了一千多斤,东送西赠,品味劳动成果的喜悦,真的不知道用啥言表。

  以后几年,番薯产量就不高了。听农人说,土地种熟了,就得换个新地去种。可我主要不是为了产量多少,而是为追求劳动的乐趣。比如说,挖番薯的技巧,先割掉番薯藤,后从畦的一侧深挖而撬开,这样不会使它成两爿,就能保证番薯完整无损。为了储存长久并保鲜,我把番薯放在潮湿阴暗无风的地方,到了第二年春天还是鲜艳的皮色。

  选番薯种,最好挑取不大不小的番薯。小的会早熟,发出的芽细而软;大的迟迟萌不出芽,笨头笨脑,常常错过播种的美好时光。立春过后,把种子番薯斜插,用泥土覆盖,再用稻草保暖。若遇寒春,则用塑料薄膜封住泥皮,促使它们快速出苗。

  自从村里征用了那片土地,我就没有种番薯了。而今,回忆起来真是颇有味道。

  番薯是根状植物,是明代陈振龙几经周折从吕宋(今指菲律宾)引进,于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传到福建,受到巡抚金学曾的赞赏,“教民种之,赖以度荒”,遍布长江以南,黄河流域。三餐当饭而食,“足果其腹,灾不为荒”,创造了“引种一根番薯藤,救活一半中国人”的奇迹。

  小时候,我基本吃番薯长大。我的老家在飞云江下游阁巷。这里涂园多,除了大量种糖蔗外,其余都是白洋瓜、西瓜与番薯套种着。那时大米不多,锅里大半是番薯。吃厌了番薯,我偷偷地多盛一点米饭,被父母看到就怒斥了一顿,教我白米饭要留给弟妹吃。所以,我每次开锅盖时都很小心,度量一下平均,把米饭与番薯搅拌均匀食用。冬季寒冷天适合晒番薯丝。我在河边洗番薯,双手冻得发肿。洗好的番薯给父亲刷刷地刨成丝,然后均匀地撒在番薯丝笠子上风干晒干。被蛀虫吃过的番薯丝作牛猪饲料。那时零食极少,我们只好把生番薯丝当零食解馋。过去几乎每个人都有生过蛔虫。而番薯丝也是引起肚子疼、生蛔虫的部分原因。但如果没有番薯,很可能会死很多人。在过去,谁家吃的番薯越多,说明那家人越穷。上横江林垟人没有涂园,都是水稻田,他们吃喷香雪白的米饭,嫌阁巷人吃番薯放屁又多又臭,决不把女儿嫁给阁巷人。

  而今,人们吃腻了鱼肉,番薯就成了宝。我们把番薯当粗粮吃,用来美容、防癌,甚至把番薯藤也当作菜吃。酒桌上推出了窝窝头、番薯酒和番薯枣。这一切,因为时代的发展,给了番薯一个肯定和赞许!

网络编辑:张超霞

闲说番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