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喂,别叫我胖子

2019年09月20日 11:26:35 来源:平阳新闻网

  首先,我承认我是个吃货,特别爱吃,也特别能吃,三碗饭过后一会儿就饿的那种吃货。你们问我为什么不控制一下食欲,我也想的,可是我的胃却跟我闹脾气,还跟我抗议:我饿,我要吃!我叫土匪, 176公分的身高,176斤的体重。我打小就能歌善舞、爱好运动,偶尔也喜欢做好人好事,帮老奶奶过马路什么的也干过几回。

  你们又问我这么胖有什么优点,心地善良、胸襟开阔、豁达大度、和蔼可亲这些美好的词语都是形容我的,我一点也不客气地接受了。

  其次,我是个不懂得拒绝的好人,我总是被这个世界热情以待。这不,都半夜11点多了,朋友还来电话:“土匪,睡饿了没,赶紧出来吃点,就在你家旁边的小酒铺。”我懒懒地回应:“谢谢,不出去了,得减肥了。”电话那头还是热情洋溢地邀请:“土匪,好久不见了,你过来不用喝酒,聊聊人生理想。”我委婉地解释:“下次我请你们。”电话那头立马开骂了:“死土匪,再不出来,我们去按你家门铃,按到你出来为止。”于是我很纠结地去赴会,心里把他家十八代祖宗都问候过了。

  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却偏偏有种无缘无故的胖。在一些场合,不论瘦子说自己胖了还是瘦了,都会让我敏感,觉得是在向我炫耀。于是我经常安慰自己,我是个胖子怎么啦,伤心时我可以捏捏肚子。上次我遇见另一个胖子苏苗锋,最伤感的问候是:“你这衣服在哪儿买的,这么合身?”

  于我而言,世界上最动听的语言,不是“我爱你”,而是“你最近瘦了”。

  在这个以瘦为美,流行减肥的时代,胖子的穿着都是个问题了。我买衣服的时候,听的导购员最多最讨厌的一句话:“这已经是最大号了”“要不您去别处看看”,我瞬间有了一种被抛弃的感觉,现在的衣服咋就越来越韩版了。我去称体重,别说想把衣服鞋子全脱了,连眉毛胡子我也想刮干净了再上称。我知道我得减肥了,每个人都这么说,我的亲戚、同学、朋友,或者大街上遇见的熟人,甚至楼下小卖部的人,所有人都这么说:“你胖若两人。”唉!这就是我的悲哀,一个胖子的悲哀。

  也有个别不认为我胖的人,尤其是我的母亲,她舍不得说我半个“胖”字。她总是强调,你瞧你身高176公分,体重176斤,一公分一斤肉,多么协调的比例,多么精致的搭配。我无言地笑了,这就是伟大的母爱!有次大街上碰见一位矮个子的朋友,身边依偎着挺高挑的美女,大老远就喊:“胖子,胖子,好久不见。”见对方一口一个胖子喊自己,我很认真地拿起手机打开美镜功能,然后上下照了照自己,“到底是我瞎眼了还是你瞎眼了,这么帅的人,每次照镜子我都要爱上自己,你们居然用胖子来侮辱我。”引得周围的人都给我以嘲笑的眼神,我只能弱弱地说:“人生因不完美而遗憾,这是天意。我还想对身上的肉肉说声感谢,谢谢这么多年为我遮风挡雨。”朋友灿烂地笑着说:“瞧这死土匪,无耻得太到位了,这么胖还如此深情地夸奖自己。”我勇敢地反抗了:“我胖是暂时的,你矮是终身的。我踢你家门坎,还是扒你家灶台了?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嚷嚷个啥?”

  有次,我在人头攒动的街头慢慢逛着,一个大美女径直朝我走来,面带微笑,我立刻脸红紧张了。美女走过来,热情地和我打了个招呼,然后往我手里塞了一张小卡片。我仔细一看,是张减肥机构的名片。

  其实,每个胖子都曾经有一颗减肥的心。当胖成为一种“会呼吸的痛”后,我决定减肥。每天早上五点半就顺着塘河跑十公里,跑了一个月后,高血压,脂肪肝都不见了,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了。我感觉身体轻快了,健康了、自信了,总之什么都变得比过去好多了。尽管跑步的艰难令人难以坚持,为了健康、帅气和轻快,我还是继续跑。可当我一上称,体重依旧如故。后来,我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胖了就再也瘦不回来!

  最后,我想和胖子们分享一句话,减不下来就别减了,只要保持住别再继续发胖也无伤大雅啦!我觉得胖是一种态度,肉是一种精神,肥胖也是一种允许的身材。如果你真的有“要么瘦,要么死”的精神,那就继续减肥吧!

  其实,胖,依然可以很优雅!我没心没肺地安慰着自己。在这个世界,有很多人被残疾,病魔所折磨着,我只不过是稍微长点肉。偶尔我也怀念怎么吃也吃不胖,怎么跑也跑不累的青春,和青春里所有关于瘦的美……

  我胖的时候都不嫌弃我的朋友们,等我瘦了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们的!

  以后,请不要叫我胖子,你无意间的一句“胖子”能让一个人泪流满面。在无尽岁月中,“胖子”两个字,意味着你可能忘了我的名字、我的长相,但我忘不了你给的小伤害。这么多年了,我想说:“你们欠所有的胖子一句对不起,你们应该对所有开过玩笑的“胖子”说一声“抱歉”,因为每个胖子都不容易,我们都深爱着这个美好的世界。”

  陈贤锋 编辑 王秀华

网络编辑:雷鹏

喂,别叫我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