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广场歌者

2019年09月20日 11:23:28 来源:平阳新闻网

  “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傍晚,落日的余晖已悄然褪去,稍稍起了一丝风。饭后,我们一家人正在新文化中心的广场上散步,耳边猛然响起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声音浑厚还带点磁性。这首歌如果是在KTV的包厢里唱,非常正常,可这里是公共场合呀!难道是有人卖唱?不对,没有大张旗鼓的热闹。我的心不禁咯噔了一下,何方神圣敢如此袒露心声,这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呀!好奇心驱使我跑上前去,一探究竟。

  只见广场一隅,一位上穿白T恤,下着蓝色牛仔裤的瘦高个男士,四十来岁,他正看着ipad,手持麦克风忘情地唱着。一米开外,停着一辆黑色小轿车。车是两厢的,后备箱里放着一个大音箱。车外还有一台手机,立在地上,在全程跟拍。这就是他简易的舞台。暂且称他A先生吧。见有人围观,A先生一点也不怯场,反而陶醉其中,唱完一首再接着唱另一首,额头上冒着细细密密的汗珠,他却乐此不疲,懒得擦去。说实话,比起在包厢里唱歌,这样的有氧K歌应该更健康。但这确实太需要勇气了,一般人绝对不敢尝试。

  见惯了广场上清一色的劲歌热舞,这位孤独的歌者无疑是道另类的风景。也许会有人笑他痴狂,因为他敢在广场上自娱自乐,敢在大庭广众第一个嗨歌,他算是小县城里第一个“敢吃螃蟹”的歌者。我莫名地心生敬佩。

  这时候,很多人好奇地围拢来。看他唱得忘情,大家也跃跃欲试。“需要付费吗?”路人甲小心翼翼地问。“不用,这收什么费。想唱就大胆唱,管够!你要唱哪首?”A先生一边爽快地应着,一边帮忙点歌。随着乐曲声起,路人甲拿起话筒,开始试唱。起先还有些拘束,后来渐渐放开,歌声也变得自然多了。一曲老歌终罢,路人甲大呼:“真过瘾!”我家先生喜爱唱歌,是公认的麦霸。

  但他却只在一旁静静欣赏。“你也来首吧!”A先生热情地递过话筒。先生连忙拒绝:“不不,还是你唱吧,你唱得很好,不能扰了你的雅性。”“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拿着!”怕拂了美意,先生终于接过话筒。一曲《向往神鹰》在广场上空回荡,悠扬激昂。大家纷纷竖起大拇指,A先生也连连称好。

  渐渐地,我们开始熟识起来,一边欣赏,一边攀谈。A先生说他喜欢这种唱歌的方式,能给生活以娱乐。很多大城市里都有这样的歌者,只是我们这里不多见而已。他话不多,就爱唱歌。他的音域很广,中气十足,唱法多变,或民族,或美声;歌路宽广,或民歌,或流行,或摇滚。他不在乎别人的流言蜚语,只认准自己认为对的,而大多数人却恰恰缺乏这种敢于尝试的勇气。

  丰富多变的歌声唤起了我“潮湿”的回忆。十几年前,娱乐方式不多的我们,工作之余,会约上三五玩伴去包厢里唱歌。麦霸率先登场,调动周围的氛围,鼓励大家每人一曲。五音不全的好友最后也会一唱开怀。唱的次数多了,麦霸们也学会收敛,先让别人唱,自己最后唱,否则怕别人不敢开唱,搅了他人的兴致。如今,还可以到广场上放声歌唱,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变化!唱过的人都说:“这样唱歌真有意思!”

  也许他的歌声不是最美的,但他做了很多人想做却不敢去做的事。他这种敢于挑战自己的勇气值得我欣赏。很多时候,我们总爱束缚自己,自我设限,这不能做,那也不能做,但A先生却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敢为自己而活。这也是一种不错的人生态度,一种敢于面对自己,敞开怀抱,热烈拥抱生活的态度。

  林利群 编辑 王秀华

网络编辑:雷鹏

广场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