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省一大召开80周年·足迹】带上他的眼睛
来源:平阳新闻网发布时间:2019-07-23 10:22:20

  本网通讯员 宋俊英 编辑 王秀华

  四月的风,掠过树梢,与阳光细语,拥抱满怀温凉。为纪念省一大召开80周年,我随着《温州日报》“红动浙南”文学采风团,走进了平阳山门。山门,外公时时记挂在心的地方,我多想能带上他的眼睛。

  记忆中的夏季,我摇着蒲扇,划动着月光,驱赶着炎热和蚊蝇。外公讲着我爱听的故事,仿佛在我植满草根和野花的心灵当中,响动着滴水穿石的叮咚音乐。外公的语调不紧不慢,将他年轻时参加革命道听途说,或是自身经历过的传奇,持续不断地灌输给我,紧要处还会卖个关子。

  外公出身乡绅家庭,年少时读过私塾,识文断字不在话下。日本鬼子来扫荡时,十几岁的他作为革命群众,义不容辞参与了山门抗日活动中地下秘密的联络工作,尤其是涉及文字书信方面的。说起那时的事,外公讲得有条不紊,活活生动,让我觉得就像在眼前发生的一样。外公说,当年,刘英、粟裕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挺进浙南,在浙南大地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山门一带,就成了中国革命在南方的一个重要战略支点。那一年,临近傍晚时分,眼睛尖亮的外公,在山坳里远远就看到一个穿黑制服的狗腿子,戴着黑檐帽,手里还拿着一把枪。他感觉不妙,想溜之大吉,却不料被那个狗腿子发现了,冲天放了一枪,叫他站住。外公形容那子弹出膛时的声音很大很吓人,他顿时耳鸣了。不过那狗腿子算好人,叫外公赶快通知村里人,逃得越远越好,一会儿日本鬼子就要来扫荡了……

  后来,外公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说他们开会的地点都是很隐秘的,有时会选择在荒郊野外的乱坟岗里。每每一听到乱坟岗,我总觉得有睁着铜铃的眼睛和尺长的獠牙,来追赶我的恐惧。外公说,有次乱坟岗地点暴露了。敌我双方开战,瞬间,尸体遍地,那鲜血比村里的那条溪流还大,只是血水流动很慢,没有声音罢了。不少同志和敌人同归于尽,有的手里紧攥着手榴弹,胸口却插着敌人的短刀;有的身下按着敌人,背后却立着敌人的刺刀;有的和敌人紧紧相抱,看起来干瘦的手指,却牢牢地掐着敌人的脖子……我揪着心,静静听着,脑海里不时闪现那个壮烈场面的碎片,像旧了的黑白胶片,纷纷跳将出来。肃然起敬:山门,英雄的土地!我为外公而骄傲!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使命。外公说那时的山门,空白而贫瘠,每一寸土地,都长满了苦难的忧伤,祈盼着对幸福、自由的渴望;是共产党人的爱国衷肠,北上抗日的斗志昂扬,给这块一穷二白的土地,带来了耀眼的光芒。外公很知足自己能活着回来,过上安稳的日子。可不想,在他五十多岁时患了白内障,刚开始还能看到朦胧的光亮,后来什么也看不到了,只有对着上百瓦的灯泡,才可以看出一点野地里磷火般的光亮来。再后来,外公被诊断为眼睛神经性收缩,彻底看不见了,且不可治愈。那年,我小学升初中。外公说,如果他的眼睛看得见,他多想送我新生入学,看着我去上中学啊。但观察和发现能力的丧失,并不影响外公讲故事,可是上了中学开始住校,学业繁忙的我,去外公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听他讲故事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上了大学后,命运又让我不知不觉地离外公愈来愈远。外公讲过的有关“山门”的故事,日渐模糊,斑驳如矗立在记忆中的墓碑。

  终于,在这个四月,我第一次踏入了离我百多公里远的山门。在这里,时时可瞥见墙壁上刻着的“红军故事”,红军,红色,成为它独特的“红色印记”。从纪念园的入口进入,沿着台阶一步步向上,走过红旗观光通道,两侧的红旗墙一字铺开,让人仿佛沐浴在胜利的海洋中,同时也感受到了革命斗争的艰难竭蹶。红旗广场内立着一根根高低不齐的红色石柱,据说登上山顶时可看见这些石柱如同托起的红旗,象征着革命群众高举鲜艳的红旗,前仆后继、勇往直前。广场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五百将士出征浮雕墙,好像让人回到了当年山门群众送别子弟北上抗日出征的情景。出了北上抗日出征门,便是中国工农红军挺进师纪念碑,巍巍然,见证并护佑着山门的繁荣昌盛、世代久安。

  纪念碑处下来,不觉来到了陈列馆。橱窗里的一张张照片、一段段故事、一次次战斗、一处处珍贵的史料文物,宛若波澜壮阔的烽火岁月穿越时空,在娓娓道来那一时期的革命历史。抗日救亡干部学校纪念馆里,桌椅陈旧,一间教室只有一块窄小的木质黑板,墙上还挂着带红五星的粗布制书包。这让我不禁联想当年的情形,如同看到那一张张青春、朝气、坚毅的面孔,感受着激荡岁月留下的经久不散的豪气。突然念及,不知这里是否也曾有过外公的足迹?

  历史因岁月流逝而翻过,红色经典不会因岁月流逝而尘封。山门,处处绿树掩映,溪水淙淙,那蹲在水边浣衣的村妇,把时光的流水打磨成幽渺的回声,融入到最平凡的安居生活。不经意,在街边的美食店里,点上几道山门本地的土鸡、番鸭、野菜、溪鱼,品一壶红米酒,吃上几块发糕。然,一坐便离不开了。也许离不开的是,山门幽美闲情与红色激情交错的宁和别致吧!此时此刻,多想,多想能带上外公的眼睛,去看一看,这滋养了他一生的红色情怀——山门!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