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南尖山纪行

2019年07月05日 10:44:57 来源:平阳新闻网

  罗平

  平日素喜亲近自然,无事总爱出去逛逛。一个舒畅的初夏周日下午,我又偕同好友一起登上了隶属玉苍支脉,地处萧江夏桥岙底坑村边的南尖山。

  接连下了几天的雨,难得这样晴明的午后。天空虽不见阳光,却也没啥乌云,这对郊游很适宜,我们便在夏桥路口登上通往岙底坑的公交。车行顺利,很快到达山脚下。这是第二次了,与上次春初远足相比,明显感到路面湿滑,布上些许青苔,周遭植被也蓊郁许多。

  几个拐弯后,我们行到小山腰。水泥和烂泥路统统消失,展现眼前的是原石堆砌的老路。石头颜色深浓,路面坑坑洼洼。昂首四顾,有种空旷淋漓、融入山林的超脱。吸着空气中厚厚的负氧离子和淡淡的植物馨香,有种难言的回归自然的欢悦。沿着仄仄山路蜿蜒攀越,开始感觉脚步有些沉重,也愈益领受天气的燥热,汗水只管从周身外冒。一路上,溪水欢歌,配合着我们行动节奏,路旁总会闪现那么一两个小水坑,晶莹清亮,好让我们擦汗降温,且行且歇。

  路上行人不多,路旁小树下小憩时,看到一对年轻人从上面下来,轻松畅快,是当地人,也是到山上随意转转的。这里应是情侣们的天堂,山不太高,但环境幽静雅洁,空气清鲜纯净,徜徉美景,递送风月,别有情意。实际上,来这里更多的是香客们,因为南北两座尖山头各有别具特色的大寺庙,两边侧腰还有道观等,据说灵验,香火旺盛自不必说,因为我们时常瞧见路旁石碑提示“请香客们注意防火”。路上,我们还看到洒落路旁石缝间的细小圆形、黑不溜秋的颗粒物,原来这里更是山羊们栖息安居的好处所。青草丰盛肥美,活动洒脱自由,怎能不让它们留恋驻足?

  走走、停停、看看,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升到半山腰处。山上石头大多裸露,留有泥土不多,植被自然不茂密,可是山峰突兀,悬崖陡峭,巨石嶙峋,形态万千,所以展现的胜景如画,同时我感觉这些石头形成年代不会太远。这时抬头上望,南北两山高耸挺立,到山腰高位分开,尖尖的山顶直插苍穹,远望像两把尖刀正对,比周围高出许多,我想这可能是两个山头得名的由来吧!近观两山又像两座巍峨高竖的铁塔,各自岿然屹立;更像俩巨人兄弟友善地相向拱起,尽心环卫着中间谷地。而山头的寺庙就像佩戴在他们头上的两顶金冠,打眼辉煌,这条崎岖小路则是他们之间天然的分界线。

  快到岔口时,阵阵山风袭来,送来说不出的凉爽,舒服可心。山口已修有盘山公路,往下可抵苍南县城,往上南北两线各连到峰巅下处。北巅据说为萧江属地,我们上次已经走过,这次就专奔南尖山去。我们在南边新亭里小憩后,又向山顶寺庙进发。登上一百多级台阶,转到山巅庙旁,身上汗水被四面山风吹发殆尽,东向收入眼中的是一马平川,远处车水马龙,真有“自缘身在最高层”啊!

  这里数南尖山最高,北尖山次之,周围尽是低矮的山川平原。记得上次过北尖山途中,我们是充分领略山风威力的,贴壁而行,颤颤飘移,人好像随时要被吹刮下去。这次的风像似小些,那也够我们承受,要小心移步。我站在庙旁一个未修好的平台上,回望来路。只见山路盘曲像一根链子牢牢斜嵌延伸于山谷远处,也似一条柔美带子潇洒飘舞在翠绿丛中,美妙而富情趣。靠在防护栏上,享受迎面拂来的阵阵清风,远眺附近的山头匍匐在自己脚下,真有阵阵快意。

  下山路较为顺畅。我们是在庙里住持的指引下,沿着小路往凤池方向直下。开始走斜坡黄泥小道,边上不时有小灌木及蕨类植物的细枝败叶摩擦我们裤管,而在更下些路上情况改观了,因为有专人把它们给清理整肃。我们一路几乎是小跑行进,到一个新建的道观旁,观赏片刻又顺着公路前进了。

  往下大拐,不远处是个小山坳,周围竹树茂密葱茏,环境清幽别样,就近路旁建有一小幢矮房。从石头颜色看,少说已有五十年,但上面盖的却是油毛毡,并且边上还有那么一两间老地基空着,显然上部是新盖的,有点滑稽。房子周围堆叠了很多码得整齐的柴火,可见主人勤快啊!主人用竹管从山上面引下清泉,管中细水一直注入那只放置下面的瓷碗上,滴水不倦,水花飞溅,永不蓄满,意味盎然。我从窗口窥向屋里,试图发现什么,但里面除了一张老式床和一些简单家具外别无它物,主人也不知去哪儿了,可能又到附近山上忙碌了吧!

  后来不知拐了多少弯,快到山脚时,直视前方赫然出现一座山峰,傲然突兀,直逼额前。仰望云雾缥缈,扑朔迷离,顶上的两层庙宇高大威猛,与整座山峰契合有形,给人有仙山楼阁、海市蜃楼的想象。我们正讨论要挤时间去看看,一打听原来就是刚才下来的南尖山,着实贻笑大方,真有骑马找马之感啊。

网络编辑:谢天涯

南尖山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