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山那边的神秘

2019年06月05日 10:56:35 来源:平阳新闻网

  陈士彬

  儿时,我坐在门口的竹椅上,遥望南方,绵延起伏的群山挡住了视线。每逢夏天晴朗的夜晚,看着闪烁的星星,聆听乘凉的大人说山那边——头沙二沙三沙的故事,很神奇。山那边的人是否同我们一样生活?总想爬山去看看。

  清明节,来到山上扫墓,仰望庞大身躯的山体,想翻过山看那边究竟是什么样的,但每次总是惋惜路途茫茫找不到边。无奈之下,只好酸溜溜地离开。

  也许,每个人心里面都藏有一个或多个秘密与愿望。有的人想摆渡到对岸探究明白;有的人把自己的爱情锁在开裂的树干上;可我一直想翻过老家对面的那座山看看。整整埋了四十多年的心愿终于实现了。

  那天,我和几位同事借着手机导航,沿着通向西湾风力发电站的简易公路,从西向东在山顶迂回前行。当时,响雷落雨,有几位同事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念叨着要下山。我凭自己观云识天气经验说明了云层云色的走势与变化,会有晴天可能,说服了他们。

  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过去了,见到寺庙,听到禅音,看到稀稀落落的山中农舍,残败欲塌,主人几乎都搬走了,跟别的山地没两样。不顾脚下的泥泞和身上的汗水,山风拂面,草香沁鼻,广袤的万全平原尽收眼底,甚是惬意。无意间,天空也放晴了。

  我指着遥远的老家跟同事说,那里就是我小时候坐在竹椅上看山的地方,同事们也许不知我所指何处。一路上,行人稀少,偶遇飞鸟掠过,羡慕鸟儿自由地飞翔,更敬佩那些来到山顶播种蕃薯的勤劳人们。过了三四个小时,可清晰地见到家乡的轮廓了,那时我全身的血液徜徉着儿时的心愿,仔细打量这里的一切。

  古老的石头,斑驳陆离,长着苔藓的、裸露在外的,被千年风雨涮刮成坚硬而坦荡。在我心中,以为这里草木蔼蔼,溪水潺潺,其实不然,低矮的草丛,郁郁葱葱,宛如波浪式的草坪铺向远方。五十多座的风车悠闲地转动,没能引起我的兴趣,然而眼前的两条江,滔滔而去,仿佛承载着漫长岁月沉淀下来的神秘。后来,我打听过,这山头叫大坪村,意为大面积平地。能一眼同时看到飞云江和鳌江,是我平生第一次。幻想着,某一日,我守望这里的风、石头和草木,筑一间房子看江看山看日出,把酒赋诗,那该多好啊!

  忽然间,云雾缭绕,夹杂着海风中的鱼腥味与咸味,我们洋溢其中。头发和衣服全被灰白的雾气粘湿,眼前是白茫茫一片,正如“拂林随雨密,度径带烟浮”的景色。人浮在云雾中,仿佛在梦幻般的仙境中徜徉,有飘飘欲仙、腾云驾雾之感。那些峭壁上怪异的巉石,显得十分腼腆,在雾里时隐时现,简直如裹着一层白色绸绢那样妩媚动人。在充满无限的朦胧空间里,一缕缕感思,一丝丝冥想,难道这就是神秘吗?

  不久,雾散了。下坡,穿过凌乱的古道,令我好奇的神秘面纱好像全部被这里一草一木一水一石诠释了,心里好像压着四十多年的小石块总算坠地而轻松愉快。依山临江的头沙二沙三沙,朴实无华的渔村,一畦畦的菜圃,勤劳的村民,炊烟袅袅,祥和而安静,这一切一切跟我平时所见的村庄没多大不同,难道这也是神秘吗?

  世上事,总是有那么凑巧,翻山看神秘,就像当时做一项怕难成功的事踽踽前行,若是一旦成真,立即体会到一件很快乐、很有趣、很有创意的事!

  点了几盘海鲜,喝上一杯酒,听着窗外面哗哗的江水声,对岸依然是群山填满了天边,神秘依然在那生起!

网络编辑:张超霞

山那边的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