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满载清香的河流

2019年06月05日 10:54:44 来源:平阳新闻网

  应辉景

  依河而居,我们总喜欢在河流的上方寻找一些远去的影子。越来越多的注脚,逆流而上。它们一半灰暗,一半明亮,借着五月的雨水,生长、飞翔。

  太阳升起。我所熟悉的草儿们,比如说佩兰、菖蒲、紫苏,她们总习惯欢把忧伤挂在头颅,一次次唤醒虔诚的敬重。水声遥遥,河流开始畅饮自己的清香。我知道所有热爱生命的章节,轻缓又急促,时间任意穿梭在河流的边缘。它开始苏醒,开始雕琢自己的影子。

  聆听善于独白的河流,清脆的哨声响起又落下。亮光开始重叠,仿佛褶皱深处的沉思。不用借助任何力量,小鱼、水草、暗礁甚至包括河底的一切微生物,全部躲藏暗流,涌动的神秘与思想,在日落之前抵达,就是另一种谦卑的存在。

  江南五月,不期而遇。哲人看见艾叶草在五月的河流舞蹈狂欢,足够可以让无垠的天空安静下来。飞鸟滑过的影子,缩小在蓝色的慈悲里,它们只知道自由。

  我有一间依偎着河流的木屋。木屋不大,可以潜藏四季。窗外,芳草萋萋,鸥鹭蹁跹。不管风雨变幻,时间的印痕在河流的轴上打马而过。

  清晨,河流边上忙碌的子民,总喜欢以弯腰谦卑的姿势,面朝大地,刨出各种各样的喜悦。他们之间的对话,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河流为他们传唱了泥土与老去的物语。

  我躺在河流之上,充满无限亲切的想象。容易流逝的事物,就像河流描述多踹的命运,无声无息,温柔智慧。

  沿岸木槿,次第开放。潜伏的鹭鸟,贴水起飞,薄如蝉翼的河面,撕开黛绿色的波纹。悲悯与梦想,在熟悉的河中央诞生、死亡。

  习惯与河流对视,星辰与锋芒掩盖了一些虚虚实实的写照,裸露的石头是另一种真实。河面的云朵比天空的云朵更加甜美。天空的空旷,属于河流。天与地之间,汩汩流淌的河之水,挤满荒凉的轮廓。

  河流不语。那些鄙夷的目光,卑微的行举,无形的堕落,带着忏悔,随流而去。

  虚弱的光如同消逝的瘦影。五月的河流始终以另一种姿态存在。

网络编辑:张超霞

满载清香的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