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来自北方的吆喝

2019年05月08日 11:07:01 来源:平阳新闻网

  任泽健

  一日下班后,我站在阳台上看对面学校操场上孩子们玩耍。忽听到一声吆喝:“抢剪子吆磨菜刀……”我连忙拿着切菜刀走下楼。见一名中年男人,模样很端正,扛着长凳,一问是江苏人,还是部队复员军人,在家里没事做,就靠这手艺出来混生活。

  他放下长凳,接过刀,一会儿工夫就把刀磨得又亮又快。我向他道了谢并递上钱,还告诉他,吆喝时尽量讲普通话,声音不要拖得太长,因为这里人是听不懂的。

  过去在老家,时常会见到抢剪子磨菜刀的手艺人走村串巷。他们挑着担,扯着嗓子喊。看那担子并不重,东西似乎也不多,都有个长板凳,凳面上嵌着磨刀石。或许是磨过太多的刀,磨刀石都凹下去了。带的工具也杂七杂八,有半瓶水,边磨要边加些水。常看见磨好后,他会用手试试快不快。

  剪子是不能在磨刀石上磨的,要用刀抢。刮掉或擦掉物体表面的一层叫抢,这是字典上的解释。他先把剪刀固定好,双手紧握似木匠用的刨的工具,“哧哧”地抢过去。

  磨刀人一来到村子,一阵大喊大叫,就会选个空地停下来,放下担子,开始忙活。村子里的妇女一听到喊叫,似乎接到了命令,纷纷拿出自家的刀啊剪啊来集合。因为要磨刀的人家多,手艺人一来就要忙活半天。小孩子自然是哪里人多往哪里钻,跑来跑去,累了就站着傻傻地看一会。磨刀人来自何处又去往何处,在哪里吃饭睡觉,我从没有想过。记忆中他们的形象差不多,都是脸上有倦意,似乎脾气都很好。那时候,会点手艺还是好的了。磨刀人就是靠自己的双手磨光那暗淡的生活。

  母亲是做菜的好手,特别是一年到头不多的几次杀鸡切肉,母亲总会把刀在大水缸沿上用力蹭几下,有时还念叨句:“抢剪子磨菜刀的也不来了。”这时,我也感觉好久没有听到那悠扬悦耳的吆喝声了。

  每年麦收前,父亲就会把镰刀找出来,在自家磨刀石上认真地磨。我知道这是要“备战”了。接下来,连续多天的劳作,不要说人要养足精神,就是镰刀也是战前动员,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嘛!记忆中,镰刀都是父亲自己磨的,从没有让手艺人磨过。不知是信不过,还是父亲的技术本来就很好。

  在江南能听到儿时熟悉的“抢剪子磨菜刀”的声音,感觉很亲切,北方乡村的记忆在脑海里闪现。这也是我二十多年来唯一的一次听到这来自北方的吆喝。

网络编辑:张超霞

来自北方的吆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