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快讯 -> 列表

【在现场】向你们致敬,全县森林消防员!

2019年04月15日 10:40:00 来源:平阳新闻网

  本网记者 陈佳佳/文 林绍武/摄 李强强 李阳/摄像 编辑 宋淑莹

  “我们是平凡人,说不怕死是假的。如果只是为了拿微薄工资,待不久也不会留下来的。”

  “我们保护的不仅是森林,还有家。我们的家和家人就在这里。”

  “着火了,冲;火灭了,休息。途中,感觉不到累和辛苦,只想着快点扑火。”

  上周五,记者一行前往山门、水头、海西、昆阳森林消防队,体验森林消防员的日常,听听他们的故事。

  

  

  

  森林消防员坚守的故事

  徐洪帮:栽一棵树,种一片林不容易

  54岁的徐洪帮教过书、当过怀溪镇曹门村党支部书记,现隶属于县森林消防直属中队,森林消防员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个职业。任职党支部书记期间,徐洪帮曾参与过10余次扑火行动,看着须要十多年甚至几十年才能长成的参天大树,几分钟就烧没了,特别心疼,“栽一棵树、种一片林不容易啊!”这种心情,促使他成为一名时刻会有危险的森林消防员。徐洪帮说,当村支书和森林防火员这两份工作相同又不同。相同的是意义,都是为人民服务;不同的是层次,以前服务的是一个村的村民,如今服务的是全县森林。

  

  陈定宣:守护的是家,值得

  57岁的陈定宣是县森林消防直属中队的老队长。作为队长,他需要统筹整支队伍,队员们的生命安全,是压在他肩上的重担。2008年,怀溪镇晓坑村的一场森林火灾,让当地森林消防队的一位队员变成了植物人,经过三年治疗仍没有苏醒的迹象,最后家人不得已放弃治疗。“好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陈定宣知道后,每次接到扑火任务,他都会仔细叮嘱每个队员,火要灭,人要护。最重要的,是人人都要平安归来。18年来,他一星期最多与家人相聚两天多,其间的辛苦不言而喻,但未曾有过放弃念头,因为守护森林就是守护家,再苦再累也值得。

  

  季庆奏:数小时扑火,累得瘫倒

  因一次偶然机会,季庆奏参与了森林扑灭行动,谁料这一参加,就是18年。季庆奏是水头镇森林消防队的队长,某年带队在蒲尖山扑火,到凌晨4点多火才完全扑灭。历经五六个小时,一群人累得不行。下山时,脚都一拐一拐的,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到山脚,一到家各个都瘫在了床上。而上山赶到着火点,他们只花了短短时间。回程途中,有一位队员因太累,在未告知、允许的情况下,自行脱队去寺庙休息。季庆奏马上开除了这名队员,“是很累,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森林扑火是一项危险的工作,须听从指挥,遵守纪律。”

  

  季永科:从十几米跌落继续扑火

  28岁的季永科是水头镇森林消防队的一员,在全县森林防火队伍中算是一枚“小鲜肉”。“8年来,有过几次放弃念头,但经历多了、待久了,就不想走了。”每次扑火,季永科都会冲在最前面,他的风力灭火机、扑火安全帽等,被大火烤得“体无完肤”的同时,自己也会鼻涕、眼泪、汗水直流,更不用说被烫伤的皮肤了。然而,下一次行动,他还是会冲在前面,“看到火就会不由自主往前冲,这是本能了。”就在不久前的一次扑火行动中,季永科一个没踩稳,从十几米高的地方跌落,“当时心想,这次真的完了!”滑到地面后,他顾不上仔细检查,看身上没什么大伤,只有一些小伤口及流了一些血,就立马重新加入到扑火行列中。

  

  潘和楼:再苦再累,一直坚持

  潘和楼担任森林消防员近20年,从一开始的义务扑火到现在一年中会发8个月工资,每月400元;从一开始每次扑火得50元报酬到现在每次200元报酬。他说,薪资待遇较之前好了许多,但总体来说,待遇与工作性质、危险程度相比,仍然少得可怜。“海西树木多,再加上随时变换风向的海风,森林消防工作十分严峻,每年的三四月和八九月是森林火灾的高发期。即便现在森林防火意识深入人心,每年还是会有四五起事故。”提起未来,潘和楼说,不管再苦再累,会坚持下去。

  

  朱金贵:扑火不觉得累,火灭就倒

  朱金贵是海西镇森林消防队队长,于2012年参加森林防火工作。2015年时,该镇殿后山村曾发生一起森林火灾,十几分钟内,队员通过前面拉、后面推的方式,徒手爬上100多米高的山,仅花了一个多小时,就将大火扑灭,在他们的止损下,烧毁面积仅二三百亩。“扑火时,肾上腺素飙升,人一点都不觉得累。等火扑灭了,就像放了气的气球,一下就倒了。而且,扑火时,人离火近、动作大,全身大汗淋漓,还会被烟呛得直咳嗽。行动结束后,经风一吹,大家都在打颤,好几个队员回家感冒了。没被火打倒,反而被感冒打倒了。”朱金贵打趣道。

  

  卢立荣:火灭才休息

  从树枝到二号工具(打火把)再到风力灭火机,从业30多年的昆阳镇森林消防队队长卢立荣,见证了森林灭火工具的变化。他说,虽然工具越来越先进了,但灭火工作却愈加危险,“以前植被裸露,都是草,现在茂密多了,全是大片大片的森林,森林防火工作变得更加严峻。”对卢立荣来说,饿着肚子在山上扑火,已成家常便饭,有一次,他们队在山上扑火花了近6小时,一直扑火到凌晨2点多,其间有不少村民送来饮用水、饼干等,但没有一个队员放下手头的工作,“什么时候休息,取决于火什么时候灭。”

  

  17支队伍,守护平阳东南西北

  目前,全县共有17支森林消防队伍、430人左右。其中,县森林消防直属中队为专业森林消防队伍,其余16支队伍均为半专业森林消防队伍,即出现森林火灾险情时须随叫随到。

  当天,我们用文字、图片、视频记录下森林消防员的工作日常,看他们保护平阳森林安全,在林海中演绎“烈火雄心”。

  9时40分,记者来到县森林消防直属中队,该中队位于山门林场,于2001年成立,系全县最早的一支森林消防队伍。几间刷了白墙的简易小楼房是消防员们衣、食、住的地方,“除了下雨天能回家和家人短暂相聚外,平常我们须要24小时在这里待命。”老队长陈定宣告诉记者。

  10时许,该中队开始训练,作为一支“特殊”的消防队伍,他们的训练内容与大众所知的不太一样。只见每位森林消防员们或手执全钢砍刀,或身背风力灭火机、加油器等装备,开始一天的训练内容—巡山。其中,风力灭火机约15公斤左右。

  “我们的工作场所在森林,许多林间小道杂草丛生,须要走在最前面的队员用砍刀为大伙儿‘开路’。而风力灭火机便是日常用来灭火的装备,它出风能瞬时达到12级台风的风力,一般的小火一下子就能扑灭。”陈定宣说。

  11时30分,来到水头镇森林消防队,该队共有67名队员,分为一支中队和3支小分队,平均年龄41.25岁,是全县17支森林消防中人数最多、平均年龄最年轻的一支队伍。满是烟熏痕迹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裤子、被火烤坏的机器……其是本次4支队伍中,设备最简陋、条件最艰苦的队伍。即便如此,他们依然有着如同军队一般严明的纪律。“我们规定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火灾通知,必须15分钟内集合,若超过三次,马上予以开除。”队长季庆奏说。

  14时许,来到海西镇森林消防队,与该队一同前往跳头的某座山,模拟扑火的“实战”情景。

  16时30分,前往昆阳镇森林消防队,观看日常训练内容后,结束一天的行程。

  

【记者手记】因为爱和责任,所以坚持

  这群森林和生命的守护者,忠诚地守护着茫茫林海的安全。采访时,问及“辛不辛苦,有没有受过伤”,大家总是轻描淡写带过,说“只想到扑火,手上、脚上、脸上小伤口常有,习惯了,再苦再累也会坚持,你不干,我不干,大家都不干,谁来干呢?这事总得有人干吧,我们就是凭着这样的想法,一直坚持下来的”。森林消防队员凭着这种朴素情怀、坚定的信仰、无私奉献的精神,默默无闻地保护着平阳的绿水青山。而这正如习近平总书记为平凡人的奋斗点赞的话语一样,“伟大出自平凡,英雄来自人民。把每一项平凡工作做好就是不平凡。”

  哪片森林有火,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森林消防员习惯了赴汤蹈火,也习惯了在密林和浓烟中穿梭,更是在每一次出发灭火前就做好会有生命危险的准备。

  不过,有人坚守,势必也会有人离去。想要提高工资待遇、想要一辆运兵车、想要更先进的灭火装备,这三个“想”,是此次采访中,我们听到最多的话。我县森林消防员流动大,主要原因是工作危险系数大、工资待遇低。这样的他们,格外让人心疼。据了解,我县森林消防员平均年龄四五十岁,除县森林消防直属中队每个月有固定的1700元工资及海西镇森林消防队一年发8个月工资外,其余15支乡镇队伍均没有工资,仅靠每次扑火的150~200元的“补贴”。可谓是拿着最少的工资,干着最危险的工作。

  但即便如此,每位森林消防员都将扑灭森林火灾当做自己的使命,对他们而言,通过自己的冲锋陷阵保住一片森林、保护一方水土,便是最让人骄傲的事。

  记者获悉,近年来,我县火灾发生次数逐年下降,最主要的原因是县领导重视,责任落实到位;森林消防宣传到位,群众防火意识增强;野外火源管控到位,防火措施得力;严格执法到位,惩处力度加大;监督检查到位,追责问责力度加大。下一步,县应急管理局将构建平阳大应急管理体系,全面提升应急救援能力;稳定森林消防队伍,想方设法提高森林消防队员的工资待遇;强化森林消防队伍建设,提高森林消防队伍扑救技能;科学配备森林消防装备,提高森林消防装备科技含量。

  在此,我们也呼吁全县市民,要提高自身森林防火意识,进山严禁携带一切火源,禁止一切危害森林安全的野外用火,从源头上消除森林安全隐患。同时,也请尊重这些做着不平凡事的英雄们,他们不计报酬、不顾自身安危、舍小家为大家,常年保护着美丽平阳的家园,让我们向在森林扑火一线的他们致敬!

网络编辑:张超霞

【在现场】向你们致敬,全县森林消防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