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两棵古树

2019年03月06日 10:34:20 来源:平阳新闻网

  郑敬构

  近年来,我到过不少村庄,虽然每一次都是匆匆而过,但亦简单地领悟过各自的山水草木、风俗人情,而留在脑海里最深刻的恐怕还是树了。每个村庄都有一棵或几棵高大苍老的榕树、香樟树、枫树或松树,从它们形态各异的枝条或盘根错节中可粗略地感受到村庄的沧桑,凸现出昨天的内涵。

  我的村庄也不例外。村庄里的两棵古樟傲然挺立,与人们和村庄融合着,和村庄深情地对话。这两棵大香樟树,不像其他村庄古树长在村头村尾,而是盎然地长在村庄的中心,独树一帜。一棵在村民中心办公楼旁边。它的根裸露着盘曲成一个大圆盘,圆盘上有一米五左右的胖躯,要四五个小孩张开双手方能合抱。树分成三叉,各自向上向四边伸长,枝繁叶茂,像一把巨伞。这棵老树心底已打满皱折,低垂的枝柯,裸露的筋骨。又似一把时光的巨斧,一座沉默的雕像。树下原是一个村小学,后来学校合并中心校了,这里成了村文化礼堂和老人活动中心。另一棵长在村的山涧边,此处称红涧坑,因石头呈紫红色而得名,古樟的根扎进石缝,紧紧抱住一块像房子一样大的石头,树身比较高,枝条较少,少横向发展,大多直指蓝天,村下是个十几丈深的大石崖,石崖底部原是打石场,那些石头早被运去做建筑材料了,如今水流直下,形成一小瀑布,是村里最美的风景。

  这两棵树是村里最老的树,现在已没有人知道是谁栽的,也无从考查。这两棵树在村民眼里也许太普通了,只是两棵年龄较大的树罢了。村民们也是很少提及它们,保护照顾它们,任其经风淋雨,顺其自然。当然,古樟树全然不顾村民们的偏见,以植物的身份依然坚强地茁壮成长,何等伟大啊!

  直到有一天,村里一个离乡很久的年长者回来了,孤零零地站在树下沉思,并对乡亲们说:“家乡变化太大了,唯独这两棵香樟树没有变,依然那样坚挺。”大家面面相觑,他又详细讲述在异地外乡的艰难漂泊生活,每当想起故乡就想起这两棵古樟。古树就成了离开故土的游子思念的源。后来,村庄里一个求学归来的摄影爱好者,选准角度,拍下它们,以《根》为题,作品获了一个大奖。然后又有某学校美术系的学生来这里写生,把树和村庄画在纸上带走。也有传闻,那古香樟也被搬上了银幕。有的说我们村庄要变成美丽乡村的典范,喧闹了一阵后,又平息了。山村恢复了平静,这两棵大樟树依然四季蓊郁不衰,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很久没有回到村庄,回到那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去问候生活在村庄里的勤劳善良的乡亲们,去看看那两颗古树,也不知大家都还好不。今夜异地的月儿如钩,淡淡地照着我万千个祝福,提笔的手和思念的心再次感到那古香樟的分量,真想立即站在古树下与村里的人对话,传达一种挚爱。

  古树默默无语,一棵在山麓,一棵在水滨,它们依然悄悄地以生命的本色和坚强的品格,振兴着乡村,蓬勃在人们心灵的深处。

网络编辑:谢天涯

两棵古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