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那河 那桥 那人

2019年02月27日 11:03:00 来源:平阳新闻网

  陈荷叶(政协委员)

  回忆是香醇的美酒,时时打捞起沉积于记忆深处的童年生活片段,那些河、那些桥、那些人是留在记忆深处的温暖,如同在寒冬里呷一口陈年老酒,是齿颊留香、是满腹暖意荡漾开去……

  记忆中,孩提时代的暑假或农忙季节都是在外婆家渡过的。江南水乡人家的小院、夏日夕阳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河面上、长条石板搭建的小桥、吱嘎声声响的摇桨声、像鱼儿一样扎入水面游泳的孩童、香气四溢的炒河螺丝构成了活色生香的记忆片段。

  外婆家在水乡周洋村。周洋村位于万全垟湿地的腹地,四通八达的水路编织成湿地密密的河网。每到暑假,外婆家就成了我们避暑的好去处。清晨,外婆派人接我们的木船就到了,这是一艘普通又简易的无棚两头尖尖的木船,也是农家必备的水路交通工具,船长度约三四米、宽度可以容纳两个大人并排就座。小木船木头的原始纹路显现着斑驳岁月的痕迹。迎着初升的朝霞,我们早早等在河埠头,小心翼翼踩过船帮,一个轻轻的跳跃,进了船仓,挨着船帮坐好。摆渡人站在船尾熟练地操纵着船桨,前进,后退,转弯,船缓缓离开河岸朝河中央划去,朝阳给他的背影镀上一层金黄色,整个画面犹如一件动态的摄影作品。木船穿行在河道上,犹如利剑劈开宁静的河面,留下一道水痕,荡漾开去。

  河面上升腾起袅袅的水雾,水雾清清凉凉贴在手臂上,感受到夏日难得的清凉。不久,阳光逐渐猛烈起来,蒸发了雾气,两岸的景色豁然清晰:有苍天的古榕扎根于堤岸边,枝繁叶茂,冠幅巨大,如华盖般;岸边也有杨柳依依,垂于水面的杨柳枝被风吹起,轻轻搅动水面,形成一个个同心圆然后又逐渐扩散开去,最后被穿行于河道间的船儿的涟漪覆盖过去。一望无际水稻的金黄是丰收的颜色,成片成片的稻田随着船儿的前进向后倒退,我们犹如闻到稻花的香味,我们犹如看到农人们脸上露出的欣慰笑容。坐在小木船上,从一座座年代悠远、铺满青苔的亦或崭新的刚砌成不久的青石板桥下穿过。木船流淌过一个个静谧而又充满朝气的村庄,看农家女们在河边浣洗衣物、看顽童们光着身子一头扎在河道里摸鱼捞虾。那衣物在自然的风干下定是满满的阳光味道,那鱼虾定是美味无比的下粥好菜。河道曲曲折折,船儿兜兜转转却也顺风顺水,不消半个小时就到外婆家了。外婆围着粗布围裙插着双手已经在河埠头等我们了。摆渡人停好船,抛下锚固定好,我们更像放飞的小鸟朝外婆的怀里扑去……

  外婆总是那么慈祥可亲,她会做各种口味的滋耙给我们吃,咸菜馅的,芝麻味的,她还带我们到隔壁村王老板家用废铁兑换麦芽糖吃。至今回想起来,麦芽糖的味道满溢出来,那是童年最甜蜜的零食。

  儿时的记忆总是清晰又模糊,美丽的水乡给我的童年留下了关于河、船、榕树和慈祥外婆的珍贵记忆。年岁渐长,一年之中去外婆家是一次少于一次,而每年年末的某一天,都是约定俗成去看望外婆的日子。去年年底,我们带着自己的孩子又不约而同驱车探望已进入耄耋之年的外婆。虽然隔壁村村改拆了旧房盖起了新楼房,村口的石板桥被扩宽了,但记忆中的河流依然缓缓流淌着,诉说一年又一年的故事.虽然岁月佝偻了外婆的身躯,雪白了她的青丝,虽然她的眼眸不再清澈,牙齿不再坚固,口齿不再清晰,但我们还是很欣喜,外婆在记忆就在,外婆在童年就在,外婆在人生就有来处……

网络编辑:谢天涯

那河 那桥 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