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独特地域上的乡土之歌 ——任泽健《诗歌里的平阳》读后

2019年01月16日 10:26:54 来源:平阳新闻网

  司舜

  任泽健的诗歌长在东海之滨,恰似一朵朵飞溅的浪花,抒情状物的触点是自己所熟悉的生活之地的人、事、景,介质是平阳大地上的山川风物和人情世俗,他将基于这片他无限热爱的土地上的全部感悟和理解汇聚到他所选择的诗句和意象中,将对生活和生命的思考用一首首简练、隽永而意味深刻的诗歌诠释出来。行行诗句都饱含着对人性、对生活的热爱和讴歌。

  我喜欢诗歌,因为诗歌都是通过语言,与生活、自然建立起精神的联系,以意象的跳跃性挑战艺术审美的多元化,诗歌的吸引力在于它有着丰富的想象空间和美学张力。任泽健的《诗歌里的平阳》(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就是一本独特地域上的乡土之歌。

  在《携一份诗意迎迓春天》中,作者写道:

  白石街头水果店前

  摇晃着多彩的枝条而来

  一笑,花儿就开了

  再开口,果子溢香

  站在枫树下

  这时的天空,一会儿是雨

  一会儿微光

  雪花清洗眼睛,又洗净头发

  我们感恩一切,总舍不得抖落

  午后,沿着青石板穿越坡南老街

  无名的小雪粒,携一份诗意伴我迎迓春天

  我握一份温暖,为雪花一一命名

  然后一下下抚平折皱

  风起,你寻你的归处

  我望我的故乡

  “风起,你寻你的归处,我望我的故乡”,一句话就打动了我。这是语言的魔力。任泽健善于运用本色语言来展示诗歌之美,让我也有与他一起携一份诗意迎迓春天的快感与冲动。

  我始终相信,乡土题材的诗歌几乎充满着诗意美学,任泽健是制造陌生语言和奇特之美的高手,他在意象上注重巧妙的组合与粘连,用繁复的意象,营造出让人惊异的效果。诗句中不自觉地流露出质朴、执著、深沉的气息,唯美而灵巧,精细而质感,给读者带来一种新颖的审美感受。那种“一笑,花儿就开了”,还有“再开口,果子溢香”的诗意,读出来似乎都是无法言传的美。

  这本诗集里的150首诗歌在语言上集民谣和现代口语于一体,有着古典诗歌婉约、柔美的意境,也有着现代诗歌朴素、自然的神韵。

  好的诗歌从来都是气韵生动,具有流动之美,还具有“清真”之美,能将看似平淡的物象上升到表现思想情感的境界。

  《致苏步青先生》说的是数学家、教育家苏步青,一位数学奇才,也是诗词高手。诗人说:“大屋后的水井真清/喝着这水长大的你/能解开世界上最难的数学/一片青竹林/一株毛桃树/总看见你温柔的眼神在枝叶间/故乡在这里/你的心也在这里。”

  描写时着笔很轻,抒情时又很浓,一种敬仰之情跃然纸上。

  “美妙的线条/从远古埃及人搭建房屋的丈量中/从远古长江黄河的劳动号子里/展露出魅力/数与诗的交融/不同的符号承载着同样的内容/在人类步履艰难的寻找中/一滴阳光/穿越千年。”诗意境清新淡雅,语言纯净简练,尤其是结尾,意象奇特,给人以惊异之感。

  像《致苏步青先生》一样,《诗歌中的平阳》里写人物的不少,无论是先贤,还是民众,就连红楼女子几乎是寥寥数笔,便栩栩如生。

  任泽健大部分诗歌短小,但隽永而厚重,他很重视对生活细微与心灵感悟的捕捉,善于将自己的人生经历内化为情感体验和生命感悟,形成了通俗、诗意、自然的特点。

  我的印象中,任泽健并非平阳本土人士,他的故乡好像在山东滕州,那是远离大海的齐鲁腹地,属于孔孟之乡的核心地带,血液里有着儒家学派的文化基因,无论将他安放在哪,任泽健的人生都会是诗意盎然。

  诗人的心总是在路上,但也总是回望着故乡。我可以断定,任泽健已经把平阳爱到了骨髓,已经将这里当做故乡。不然他不会对这里的一草一木如此眷恋,如此爱恋。

  组诗《七日谭》里《第七日:看见花开想家了》,诗人这么写:

  牵牛花又开了一次

  莫道残枝败叶的伤感

  没有彼岸,只有季节的轮回

  不要与泥土再次疏远

  每天把你的眼睛深埋于花丛

  蓝蝴蝶,飞了

  一切近物都是石头

  不要因为错觉而离开

  “每天把你的眼睛深埋于花丛”……诗人对平阳的热爱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目光流连于熟悉的山野与乡村还有大海,敏锐的诗写触角,或感知日常事物的诗意,或捕捉微妙的美感,或触摸历史的脉博,或融入地域风物,最美之处是干净和纯粹,更带有突围性质和拓展式的呈现与表达。

  我认为,乡村既是诗人“逃离”之地,也是“皈依”之地。正是这种“逃离”与“皈依”的宿命般的纠缠,让为人为诗从来不着意显山露水的任泽健日益显露出他的峥嵘。

  读任泽健的诗,我仿佛回到乡土,我把它当成一次亲近大地的机会,让我没有到达平阳却熟知平阳。这是阅读者最大的收获,还有就是能给一颗久居于尘嚣之上的飘浮之心带来一份安恬和宁静,一种形而上的诗意的栖居。

  《诗歌里的平阳》好,我认为非常好!

网络编辑:雷鹏

独特地域上的乡土之歌 ——任泽健《诗歌里的平阳》读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