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素冬念雪

2019年01月16日 10:17:20 来源:平阳新闻网

  陈金隆

  寒意渐袭,前两日尚有几分色彩的天穹惨淡得灰灰白白。孔雀仙子早已在各处辗转,翩然起舞。这是一代舞神杨丽萍凝聚自身四十年的艺术精粹,以六十岁的年纪发出对生命的终极叩问。雪花纷飞飘逸,华美透过素雅凝在人们的心头。

  雪花飘,如傲霜的梅,若牵绊的絮,飘落在杭城。在杭城,它变成思考者,开成梨花树,果真是银装素裹,分外妖娆!浮玉飞琼,却只将冷萧透过天宇送往温州,渐至平阳鳌江。

  雪对于鳌江这一南方小镇来说绝对是奢侈品。偶然落下几滴雪米或几束雪花,定是风的馈赠。等闻讯的人们喜滋滋地舍弃暖和的被窝而来时,它却常常踪迹全无了,仿佛从未来过。在我的记忆中,我们这边有下了一场较大的雪。那是读小学时,我和其他孩子一样穿着高筒靴踩在白茫茫的雪地里,宛若走在云端。每个人的笑容都和这雪地一样灿烂明亮。那“咯吱咯吱”的靴子与地面交汇的声音仿佛还在耳畔回荡。

  杜甫曾静赏西岭千秋雪;李白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杨万里独来独往银粟地,一行一步玉沙声;辛弃疾对着琼瑶满地,与君酬酢。雪是令众人瞩目的。君不见,燕山雪花大如席,胡天八月即飞雪;更有甚者,四边伐鼓雪海涌,黄雾涨天雪晦冥。

  然而这一切大都隐在诗里、画里,躲在影片与朋友圈里,亦在你我的念想里。《诗·邶风·谷风》中有语:我有旨蓄,亦以御冬。甲骨文的“冬”多么形象,就像一段丝或者一根绳索,两头都打上结,表示“终结”。有诗曰:“有梅无雪不精神。”我想说,有冷无雪不是冬。作为南方人,无论是幼童、成人,对雪都是津津乐道、一往情深的。

  “凡草木花多五出,雪花多六出,其数属阴也。”《本草纲目》中有记载,雪水能解毒,治瘟疫。人们经常用雪水洗澡,既促进血液循环,又增强体质。如果长期饮用洁净的雪水,可益寿延年。因为雪水中所含的重水比普通水中重水的数量要少四分之一。有实验证明,重水会严重地抑制生物的生命过程。雪花能大量清洗空气中的污染物质。每次大雪过后空气就会显得格外清新。“欲验丰年象,飘摇仙藻来。”雪的益处真是不胜枚举!由此,爱雪之人更是何其多!

  可别急,那纷纷扬扬如鹅毛般飘洒着的准不是这儿的雪!我们这儿的天恰似林黛玉阴阴郁郁着,常常耍个小性子,来几阵雨;有时又才情横溢,暖阳普照……至于下雪,要看心情,自然不会随随便便地下,随时随地地落。有时,你感觉她已冷酷到极点,似乎到了飘雪的时机,实际对于其他地方的气温来说,还是小巫见大巫。当你发觉将身子从温暖的被窝移出来需要莫大的勇气时,遥远的北方早已呵气成冰,衣裤垂直自立了。盼雪和怕冷的心思就这样交织在我们南方人的脑海,竟不让人感觉矛盾。

  冷到极致便会落雪,不是不下,是时候未到。在寒假将至的日子里,我期盼着我们这儿能好好地下一场雪,一场真正意义上的雪。

网络编辑:雷鹏

素冬念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