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化文学 -> 列表

桑梓有藏书 平生存风范

——追忆平阳籍北京大学哲学系金可溪教授

2019年01月09日 14:31:02 来源:平阳新闻网

  庄千慧

  北京大学哲学系金可溪教授辞世已一晃十年。最近其夫人杜玲莉老师将金教授所珍藏的780多册图书捐赠给家乡平阳县图书馆,这让家乡的人们再次感受到这位享誉学界的北大教授恩惠桑梓的遗泽。金教授生前好友、原国务院参事室主任陈进玉专门为此发来贺电,称赞金教授“治学严谨,为人一身正气,一辈子乐守杏坛,教书育人,著述传世”的知识分子襟怀,并且“望家乡政府和广大读者珍惜、爱护这批珍贵的文化遗产,合理利用和发挥其作用,服务于家乡的文化建设和社会进步”。

  金可溪教授1941年出生于平阳县鳌江镇和家村。和家村的金家人物出类拔萃,像原来的新四军老战士、原总参军训部部长金冶,及其下辈长江文艺出版社副社长金丽红,金冶侄儿,也就是可溪教授的胞弟,战斗英雄金可湾等等,可谓人才辈出。金可溪教授自少聪颖,学习成绩异常优秀。他小学阶段只用了四年时间,学完了六年制全部课程,父老乡亲盛传他读书是“跳级”的,说明他成绩优秀闻名乡里。

  金可溪老师1960年平阳中学毕业后,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后留校任教,攻研伦理学,为中共中央伦理研究三人小组成员之一。他的胞弟金可湾至今还记得他刻苦读书的情形。由于当时刚处于困难时期,家里也穷,上大学五年时,家里没给他寄过钱,全靠他自己自力更生,暑假给学校割马草、寒假给学校拉煤积攒点钱用作生活费,靠学校的助学金作学费。即使这样,他的学习成绩在学校还是名列前茅。他一生在不停地学习和探索,为了不断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和开阔眼界,他于1986年至1987年间远赴苏联,作为期一年的考察学习,使自己腹笥充盈。他的33万字的个人专著《苏俄伦理道德观演变》于1997年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发行。并且与人合著有《伦理学教程》《婚姻道德观》等书籍,得到学界的高度评价。在金教授这次捐献的藏书中,我们发现一张金教授填写的北大哲学系1979年到1989年间发表文章的统计表,仅这十年里,金教授在全国各级报刊发表的著述或翻译文章字数达25万多字。

  作为一位受国家培养的高级知识分子和学人,金可溪教授的生命本色中富于书生气而淡薄“官瘾”。据他的亲戚杜锋先生等介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金教授至少有三次可以出去从政当官的机会。一次是上级要调他去西南某大学当领导,另一次是组织要让他出任北京市建设局局长,还有一次是家乡温州市的领导欲请他回温州市担任副市长。但是金教授都放弃了,他安于坚守属于自己的杏坛。然而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道义所在,他会不计自身得失利害去做,体现了一位积极分子的质朴、正直和尽心。在笔者耳闻和亲历的说忆深刻的事情中,可以反映金教授作为一介知识分子的率直和本真。

  平阳县城昆阳镇解放街岭门山高坡陡,一九七十年代城镇机动车稀少,居民运送生活用品都靠板车推拉,这道漫长的陡坡便成了人们生活的障碍。当时个别没有经济收入的市民便会在这里帮人推车上坡收几毛钱当家庭生活费。像平阳当地一位文化名人当年因失业,家庭无经济来源,夫妇俩就曾在昆阳岭门帮人推车赚取几毛钱过日子。有一年夏天金可溪教授回乡到县城办事,遇到一位上了年纪的男子拉着一板车蜂窝煤球,匍伏着身子,费劲地拉车上坡,累得一身汗涔涔的直喘粗气。金教授是个见不得他人受累受磨难的人,他立即俯身伸手帮忙推车,一步一步地,三、四百米的上坡路,金教授一直花了半个小时,坚持帮助拉车者推到坡顶,才嘘着长气松手离开。这虽然是生活中遇到的极寻常的一桩小事,但这可以看出一位高级知识分子摒弃清高,贴近劳动民众的本色。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金教授经常利用假期回平阳家乡的农村老区进行社会调研。在平阳墨城山区,一位解放前入党的名叫林上登的老党员向他诉说自己政治方面的冤屈。金教授牢记在心,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只要有回乡,他就去调查了解林上登老人的历史及社会关系等。经长时间细致调查走访,他掌握了老人的真实历史情况,就去县里、市里、省里反映,各方奔走,竭力呼吁为老人平反。在那个时期,一些老同志都为金教授担心,怕他累及自身,劝他别管得太多。但金教授哪里顾及自己,为了还老人一个清白公正,金教授甚至在省委机关一位领导面前据理力争,最后老人的政治面貌和名誉终于得到了恢复,不白之冤终于得到洗雪。

  金教授工作、生活在北京,德高望重,在京的平阳、温州老乡遇到什么困难,包括家乡政府在地方发展方面遇到的问题,多有去找金教授帮忙,向他问计。遇到这些事情,金教授总是热情帮忙,竭尽所能。由于他的古道热肠和助人为乐的精神,金教授有段时间还被聘为在京平阳乡亲联谊会会长,使他在服务家乡方面能更好地发挥作用。

  大约在1995年或1996年间,平阳县在北京召开了一次经济发展战略研讨会,笔者当时作为平阳媒体记者与会。参加这次研讨会的包括平阳县主要领导等,各界人士很多。座谈时,为了照顾其他参会者发言,金教授说的不多,但肯定是意犹未尽的。会后,本人到金教授家里拜访他时,他专门写了三、四千字的“平阳今后社会经济发展建议”,托笔者回平阳转交县里主要领导。笔者转交当时县里主要领导之前时,可惜没有复印保留一份,至今印象深刻地记得一点是,其认为鳌江镇作为经济重镇,企业多,人口集中,建议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像这些为家乡发展献计献策而尽心竭力反复强调的善举,正好反映了金教授关爱家乡的炽热游子之心。

  这次金教授的藏书在平阳图书馆设专柜陈列,也是他身后对家乡的又一次施惠,而且也让我们窥见了一位学人的知识襟怀。这里书籍有的是中文版,有的是俄文版,除了哲学方面的类别外,还有其他社会学、历史学、艺术类的书籍等等。

  据杜玲莉老师介绍,这些书籍有一部分是金教授当年赴苏联学习时带回国的。当时他带回的行李中日用物品不多,一箱一箱的都是书籍,搬运甚是费力气。这次把这些书籍捐献给家乡,也算是最好归宿!

网络编辑:张超霞

桑梓有藏书 平生存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