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学 -> 列表

无耻英雄与可爱劫匪——看《无名之辈》里的小人物悲剧

2018年12月03日 10:18:30 来源:平阳新闻网

  宋拓

  《无名之辈》是一部荒诞的喜剧,且极具讽刺意味。荒诞在于,不是劫匪的劫匪实施了匪夷所思的抢劫;不是警察的警察破获了持枪抢劫的案件。都不是这些人原本该做的事情,因为不专业,所以笑料百出,是为喜剧。这或许便是导演的用意所在,用怪诞的行为,惊人的案件,来描绘出社会底层小人物的自身悲剧。

  

  

  电影的剧情是多线程的,以工地意外发现的旧枪为起点,不同的人物发展出不同的剧情,最终又汇聚在一起。在案件处理上,颇有《疯狂的石头》的影子,但又很不相同。《疯狂的石头》中,好人和坏人虽都是小人物,但表现一致,小人物保安队长和小人物窃贼,都很“安分守己”。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安于自己小人物的职业,并各自在此心境上发挥,所以《疯狂的石头》剧情是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最后的结局大家各得其所,其乐融融。

  但《无名之辈》不是如此,即便在剧情发展和笑料不断,以及围绕小人物为主题上与《疯狂的石头》神似,但电影的内核却全然不同。首先给我的印象是不安分,剧情的逻辑起点是发现旧枪的工地保安马先勇,按理,他作为一名前协警,发现枪械时就应该立刻报警上交国家,可他并没有这么做。他大半辈子的积蓄都投在了他老板高明的烂尾楼上,他想以枪做筹码来“保护”自己的老板,并要回自己的钱。正是因为自己的小心思,错过了上交枪械的最佳时机,才会有后面抢劫手机店的荒诞剧情。

  从马先勇的行为上看,他绝非英雄,他自私、卑鄙,想再次成为协警的他,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借那身皮来耀武扬威,受到大家的尊敬。这对于酒驾害死自己老婆,让亲妹妹终身瘫痪的人来说,一把年纪,蝇营狗苟,只为成为一名公安“临时工”,确实让人感到可笑又可悲。马先勇是有他的小聪明,也有很深的愧疚感,但这一切又难逃他小人物的格局。他想自己破获劫匪持枪抢劫案,一为邀功重新当上协警,二为弥补自己的亏欠。可他没认清的是,这些过错并不是他通过破案重新当上协警就能解决的。他的行为本质上是在逃避,正是极深愧疚与可鄙本性的碰撞下,在电影结尾的救护车上,他产生了过分的英雄之举,最终喜剧变悲剧,自己被杀的同时,也害了两段刚萌芽的可贵爱情,与四个本该迎来幸福的小人物。

  无名之辈,总是固执地认为自己想的做的才是正确的。

  而胡广生与李海根这两个蠢贼,原本只是老实的农村人,“在老家活不下去,所以才出来换个活法”。但受限于自身的文化水平,在城市里显得格格不入,难以生存。在现实压力和挫折面前,他们二人也“不安分”,没有选择努力拼搏,倒选择成为刀口上舔血的持枪劫匪。枪是意外发现的,抢劫也是临时起意的。这二人的可爱之处在于,什么都没有想好,没有计划,也没有决心,放着银行不抢却去抢了隔壁的手机店,在慌乱中还只抢到了模型机,不得不令人啼笑皆非。

  后来,这二人意外逃入马先勇的瘫痪妹妹马嘉祺家中,没过多久,他们表面上的凶恶伪装不攻自破,还以善良的本性,做起了这位瘫痪恶毒女的保姆。从行为来看,他们根本就不想当劫匪,也绝不是当劫匪的料,甚至即使犯下了真实的抢劫罪,广大网友对他们也讨厌不起来,把他们做成搞笑视频,媒体也是如此,几乎所有人都只把他们当小丑,在戏谑间带着喜爱的味道。

  这是众人对可悲小人物的取笑,电影中从头到尾的笑料大多如此。电影里总共开了三枪,第一枪是威慑,第二枪是愤怒,第三枪是现实。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管本意是否如此,小人物的命运之所以可悲,在于他的行为并非发自内心,所以难以接受冷冰冰的现实。在电影结尾的救护车里,意外走火枪惊醒了所有人,枪终归是杀人的武器,不是维护自身尊严的道具。

  从头笑到尾的观众也被最后的现实惊醒,收起笑容,不管生活多么不易,我们总是在寻找娱乐,可最终冷冰冰的现实还是会来,当木已成舟,连懊悔的力气也没有,只有空白的大脑来被动接受悲剧。好电影总是能给人思考,《无名之辈》无疑是部难得的好电影,在笔者看来,《无名之辈》想说的有很多,其中一点是:做一个无名之辈并不可怕,而不做自己真正想好的事却容易可悲。

网络编辑:雷鹏

无耻英雄与可爱劫匪——看《无名之辈》里的小人物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