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学 -> 正文

闹村,那一棵古银杏树

2018年11月07日 11:05:27 来源:平阳新闻网

  潘孝平

  这里是南雁荡山和玉苍山拱卫着的一片原野,这里地处平阳县西部。这里是闹村,闹村是一个山乡。这个山乡蕴积涵育着许多可以触摸的人文厚度。

  环闹村乡都是山。北山出土的大量西周时期的石器,彰显着3000年文明史在这里沉淀。遥想那刀耕火种的蛮荒年代,在这莽莽林原上那一幕兔起鹘落的狩猎场景,为雾之乡涂上了悲壮的色彩。于是,这个山乡拥有了可以想见的历史深度。东垟龙山脚下,1050年之前,吴越王钱俶携王妃驾临雁荡山,曾于此驻跸,演绎了“龙凤亭”、“龙凤桥”之胜迹,给静静的山乡平添了帝王传奇。西垟珙山之麓,有始建于唐景福元年(892)的报国寺,因钱王随喜赐金予以修缮,并御笔匾额“报国禅寺”,令寺声大振,经声佛号高扬。由是,荒乡僻壤成了“热闹的乡村”。南垟南山瀑布之畔,有始建于南宋高宗年间的仙姑道院,尘封着宋元明清的熬经时光。这流播了八百年的朱仙姑传说,使得闹村盆地弥漫着仙风道气。

  在这一片苍苍原野之上,这里的西周石器,这古亭古桥,这禅寺道观,还有那浑然天成的“闹村八景”,都是流光里的真实存在。这是乡民守望的经典乡愁,是千年闹村的人文符号,也是平阳典籍上的精彩一笔。

  神奇的闹村吸引着我,走进这一方山间盆地,融入到蒙蒙青山的,还有一个特别的原因。那就是有关一棵树,一棵拥有435年树龄的古树,一棵平阳县域最古老、最硕大的银杏树。

  这一棵银杏树根植于连绵大山之中,她是一棵有故事的树儿。是飞鸟衔来的萌蘖枝,还是大风刮来的种子?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来到这一隅山岙。公元1725年仲夏,陈良谟一行人自平邑三十七都桥墩窑下行经于此,但见此地一银杏树健硕挺拔,亭亭如盖,四周开阔清静,耕之余宜树下纳凉,遂依树构屋定居,并取“静凉”为名。

  静凉村坐落于玉苍山半腰山碽坪之上,东通闹村,西通黄坑。历经300年的沧桑巨变,静凉陈良谟之后裔瓜瓞绵绵。而今,全村120来户,500余人口,清一色陈家人。而村中的这棵银杏树,自然成为陈家人心目中的风水树。以至于,整个村落的房舍布局,都以这一棵银杏树为中心,四外铺陈,错落有致。

  当年,静凉村的始迁祖来到这里时,银杏树的叶儿还没有发黄。今天,我漫步陈氏下屋之中庭,远山历历在望,眼前一树苍黄空灵,树下一地金色繁华。此情此景,诚如苏东坡所言,“四壁峰山,满目清秀如画;一树擎天,圈圈点点文章”,如此正合我意。

  银杏,别名白果树、公孙树,是一种非常珍稀的古老树种,是3亿年前留下来的“活化石”。作为恐龙时代的植物,由于50万年前,发生第四纪冰川运动,地球突然变冷,银杏在欧美和亚洲绝大部分地区都荡然无存。这一种最古老的孑遗植物,唯独在中国的天目山、神农架、大别山等个别狭窄地域奇迹般野生,故被誉为“植物界的熊猫”。

  五十里闹村,山高林密,闲花野树遍地,唯独银杏树绝无仅有。这一棵佩挂浙cc0029胸牌,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的古树,在静凉村山谷攒云簇霞,英气干云。这棵让陈家人引以为豪的银杏,树高八丈,冠幅15米,胸围两人合抱,只是长在深山人未识罢了。

  时序初冬,我再度驱车盘旋而上静凉,只为一睹银杏那英姿勃发的风采。在陈家古宅前盘桓,我的视线无意离开银杏。这一棵历经400多年风刀雨剑的银杏树,腰身间钟乳悬垂杂陈,色如碣石,形如槌似锥,粗砺凝重,一副铮铮铁骨之状,令人好感。纵裂的树身上宛如隆起一道道山梁,沟壑溪涧列布,青苔如水,欲流未流,甚是奇异。粗壮的枝桠一一向天高举,绝无旁逸斜出,流露着笑傲苍穹之豪气,颇为威仪大观。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在亚热带阔叶林主宰的平阳大地,千山鸟飞绝,万木凄迷,山阿寂寥。但在静凉村,眼前的这一棵银杏树,玉骨冰肌未肯枯,张扬着热情似火的生命之美。银杏,作为裸子植物中唯一一种阔叶落叶乔木,只因特立独行,才有了优雅高贵的表达。在时令的轨迹里,原本翠绿的身形齐刷刷地披上一袭金袍,周身散发着一股神圣之气。她仿佛在完成一个华丽蝶变,抑或一种神秘的自我升华,成就了一段惊世骇俗的华美诗篇。

  一阵寒风拂过,银杏叶在枝头跃动。倏尔,有三三两两叶子带着阳光的色泽,像一只只蝴蝶在风中飘舞,而后恬静地依附在大地上。这一片片叶子纹理清晰,恰似一把把精巧的玛瑙扇,相当昳丽。地上的落叶层层叠加,覆盖了人间烟尘,烘托出一方圣洁的童话世界。此时此刻,树下舞剑,或者抚琴一曲,会令人沉醉山林。

  当此际,银杏果已成熟了。银杏果以核色白,因名白果。其以养生延年,在宋代被列为朝廷贡品。白果黄澄澄的,一串串的缀满枝头,掩映在纵横交错的黄金叶之间,隐逸而不失俏皮,笃定而不失皇家气派,自成一幅饱蘸着生命激情的丰收图。

  后印象派画家凡高迷恋金黄色调,其以《向日葵》《麦田乌鸦》等系列作品,享誉全球。遗憾的是,他一直在欧洲徘徊,无缘遇见比麦穗、向日葵更加雄浑透彻的银杏黄。否者,若把这一片蓝天和连山瑟瑟作为衬景,将这一抹灿若霞光的银杏定格在三尺油画里,他一定会欣喜若狂的,我想。

  闹村那一棵银杏树,是寒山里的一股暖流,是来自亿万年的温情问候,是平阳人霜天寻芳的一份惊喜,是静凉村,乃至闹村乡的一张金色地标,也是陈家人吊古情怀的寄托。我祝愿闹村那一棵银杏树,千年不倒,按季金碧辉煌。

网络编辑:谢天涯

闹村,那一棵古银杏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