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学 -> 正文

迷失顺溪

2018年09月26日 10:34:51 来源:平阳新闻网

  郭小祥

  轻轻地走近,“当、当、当……”叩响了那把铜锁门,吱呀一声,一座历经风霜的古屋缓缓开启它尘封许久的记忆。

  走进陈氏大屋,放空心灵,历史与未来,传统与现代,就在雕栏玉砌间,各式飞禽走兽跃然于窗棂上,栩栩如生,活灵活现,那些魅惑点点滴滴渗透出来,勾起你无穷的钦佩感,对能工巧匠的精湛技艺,除了惊叹只剩艳羡,他们手下的魅力轻易地将你俘获。你慢慢地游走在一扇扇窗户旁,抚摸了一遍又一遍,透过窗棂的明暗,你仿佛嗅到了那久远的气息。每一个房间,每一扇窗户,每一个雕花的窗框,带着时光的味道,给你不一样的惊喜,细细品味这些民间差不多要失传的传统艺术,你心中油然而生要好好守护这一块圣洁之地的念头,那些能够心灵相通的瞬间,给你创设了一场时间和空间的双重景象,沉淀后的厚重,重重撞击了人性的认知。

  此刻,仿佛有一位垂垂老者在徐徐诉说,诉说陈氏大屋那些亭楼闺阁里的旖旎传说,那些曾经缠绵悱恻的离奇故事,那些繁华深处,欢歌笑语里的落寂,往事如那静静屹立于庭院前的紫薇树,树上一团团紫薇花瓣,带着粉红色的记忆,兀自随风飘零,徐徐落地,围成一个又一个相思之圈,沿着历史的长河,落入我迷离的眼神,穿越到那个女子足不出闺阁的年代。

  抬头,庭院深深,殿角飞檐,亭楼阁榭,长廊回旋,古朴凝重,予人无限幽思遐想。试想那曾经的闺阁主人,一位年方二八的楼台小姐,端坐回廊前,微蹙着眉头,那茫然无助的眼神,遥望高空自由翱翔地鸟儿,想象庭院外广阔而神奇的世界,青春的小心思如顺溪山间雨后的春笋蓬蓬勃勃地滋长,却只能囿于这一方之处,只能暗暗叹息一句:“楼外垂杨千万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犹自春前飘柳絮,随风且看何处?”高高的围墙隔离了那个年代众多女子自由走世界的梦想,那些美好的希冀,婉转的惆怅盘旋于一进又一进大屋深处,最后堙没于世俗的道德标准中。远处青山如黛,暮霭四起,所有的遐想过滤了沧桑的光阴,把过往摊在了来来往往众生的眼前。

  这山区里的大户家族,这曾经繁华过的乡镇,你想好好去认识它吗?记得有位作家曾经说过,了解一个陌生的地方,最好的方法就是暂居于此,慢走慢看,与当地百姓同吃同住。听老者絮絮叨叨他们的陈年往事,光阴荏苒中的点点滴滴。顺溪原来人口不多,原只零星住着李姓、叶姓、章姓人家。明隆庆年间,陈育球举家迁至顺溪落户,之后该家族迅速发展当地农牧业、手工业和工商实业,并加强对外贸易,吸引了四方客商云集顺溪,使这偏僻的山坳成为当时文成、泰顺、平阳、苍南四县山区的交通枢纽和经济文化中心,同时陈氏后裔经过四百多年的繁衍,成了镇内的望族,建造了许多大屋。现存的陈氏老祖屋、陈氏宗祠、陈氏老大份大屋、陈氏老二份大屋、陈氏老四份大屋、陈氏老七份大屋、陈氏新大份大屋、门台底,构成了顺溪古建筑群。留与后人瞻仰,这些大屋样式、布局相似,建筑都很考究,都各有特色,见证了每个大家族曾经辉煌的历史。游走在各古建筑群间,听风、看云,看风水,如今这静谧的乡村,充满了质朴的乡野之气。

  相比大都市的繁华,如今的小镇却是寂寥而孤单的,年少的基本都出去挣生活了,久居此地的多是中老年人还有一些小孩儿,他们安安静静地生活。山坳里碧空万里,清风含氧,每一张脸洋溢着甜蜜,恬静安详。总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好山好水,也滋养了顺溪美好的人文气息。如果你不嫌这里太宁静了,你大可以优哉游哉地一个人走街串巷瞎逛,无须搭理谁,也没谁在意你,抬眼望望远处巍然高耸的画眉峰,青山绿树郁郁葱葱,想起清黄光的诗:“倒着峰尖插海隅,肯随时俗去糊涂。一弯明月还堪画,莫认凭空咄咄书”。仿佛一卷画面铺陈眼前,诗情画意你在其中游。觉得累了那就在溪头,找块青石板坐下,看太阳西落,浮云掠过,暮霭层层叠叠嬉戏山尖,光光影影在变幻,呈现一幅又一幅水墨画。光阴是用来浪费的,时间是用来消磨的,这里是用来发呆的,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此刻就是你最惬意的顺溪时光。

  暮色四合,穿过落日余晖的古屋,忍不住抬头看看,视线越过四角天空,投射到远山,远处山如眉黛,那些陈氏大屋静静地笼罩在落日霞光中,余晖脉脉,暮色苍茫,映衬得空旷旷的老房子更加的孤寂,此时此刻,此景此情不由让人想起一首诗“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但余钟磬音”。一股浓浓怀旧情绪扑面而来,不由感叹逝者如斯夫。怀念古老的过去,那些历史与风云,早已被流水的时光带走,你所凭吊的曾经辉煌,只会让人平添惆怅的思绪。有些情怀多是在这样安宁的乡村迸发,它们仿佛已被繁华的都市隔离在世界的另一端,承载着历史,却也把现代化的喧嚣阻隔在外,它们自成一体,有着自己的足迹,自己的发展轨道,接收着那些疲惫的旅人,让他们放下包袱,放下纷争,放下浮华,赠与青山明月,伴以绿水鸟鸣。顺溪,大抵是可以给予凡世俗人一片明净的天空的,不问前尘往事,不追来日锦绣。

  云卷云舒,花开花落,时光都已飞逝,细细体味那些曾经川流不息的人流,所有繁华终归于平寂,沧海桑田,一切过度的追求和消费都是浮云,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都在追忆里随静静流淌的溪水逝去。

  在这里,你忘却浮影前程,忘却时间,忘却自己,忘却你终究是一个过客,你只想与这里的风景融为一体,伫立成一幅剪影。

网络编辑:雷鹏

迷失顺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