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学 -> 正文

自行车变奏曲

2018年09月19日 14:18:41 来源:平阳新闻网

  孔繁松

  一

  作为60后的我,第一次接触到自行车还是小学5年级的那年暑假,记得是1978年那个炎热的夏天,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前夜,父亲带着我到温州的小叔家做客。小叔家在市区的西郊,到汽车南站后需要转乘公交车才能到达。透过公交的小窗,看到三三两两的自行车飞驰而过,骑向他们各自的目的。当时在我们平阳城关(现称昆阳)这个小县城里,自行车可以说是一种稀罕物,奢侈品。

  小叔家住在温州化工厂生活区,成排连片的工人宿舍彰显了那时国有大企业的气势。小叔家也有一辆半新不旧的自行车,令人惊奇的是,比我没大几个月的堂兄,竟能骑车带着我穿小路、过弄堂,神气的脸上带着少许的自豪,娴熟的车技更是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我也尝试着跨上车去实践一下,结果却以摔倒而告终,还好人没伤着。我忽然有一个想法冲击着心田,何时我也拥有一辆自己的自行车呢?

  何尝不是一个少年的痴心念想呢,回家后想想也觉得可笑和幼稚!

  二

  1984年参加工作后,单位所在的白石街作为县城的主要街道,街上景致的变化也是我们国家经济发展、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的一个缩影。个体工商户和街边的小商贩越来越多了,人们的衣服变得绚丽多彩了,笑声也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飞向远方,更令人惊喜的是曾经是稀罕物的自行车不知不觉地慢慢多了起来……

  终于,我有了人生中的第一辆自行车,它从此进入了我的青春岁月。

  我们单位里的几个年轻人借着休息天组织一次骑行,我建议去瑞安仙岩(现瓯海区辖)领略一番梅雨潭之绿。于是,一行六人,三辆自行车,凭着青春勇气,在一个秋日的早晨,车队(暂且这样称呼吧)扎进了略显干燥的秋风里。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骑行,我们上了飞云渡轮。其实在这时,我的体力被十多公里的路程耗得差不多了,但是也不好意思表现出来,我也相信另外两位男同事肯定和我的情况差不了多少。不知道在接下来的将近二十公里的路程,我们怎样去面对。

  渡轮上的短短十来分钟时间权且当做休整,到了瑞安南门头,我们重新出发了。在骑向仙岩貌似无限延伸的国道上,我们的骑行速度慢慢降了下来,坐在自行车后面的女同事也好像是承受不了漫长骑行过程中的煎熬,而此时,我似乎与我的自行车产生了熔铸感,整个身体交给了自行车的脚踏板,僵而机械地前行,无奈地呼吸着偶尔经过的汽车扬起的尘土。我们说笑的声音逐渐微少,听到的只有链条和齿轮沉重的摩擦声。

  还好,我们几乎竭尽全力,平安地到达了目的地。

  我们从骑行者变成了风景的欣赏着,一路的尘埃也瞬间抖落在山中的弯弯小道上。

  我目视着梅雨潭的四周,心里也默默地努力寻找朱自清先生在《绿》一文中所描述的一番景象。在微微秋风吹拂的梅雨潭,我似乎看到了少妇的裙幅,也似乎听到了初恋少女的心跳,贴近了女儿绿。

  从此我更心佩朱自清先生“整饬而温和、庄重而矜持”的文人气质……。

  仙岩之行是我人生中完成的第一次自行车之旅,它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使我们有机会跟着文豪的脚步聆听,也有机会与祖国的青山绿水进行零距离的对话。多年以后,我碰到了同行的女同事婉,聊起仙岩骑行,已经做了外婆的她,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当年,双眸中坦露出来的是青春的眼神,直呼过瘾。是的,一次艰辛的历程,应是体力和意志双重的磨砺吧,值得铭刻在心。

  三

  自行车的一些痕迹和记忆,已经沉积在我的大脑底层。随着岁月的流逝,当初拥有自行车的快乐和惬意,在21世纪汽车普遍进入民众的家庭后慢慢地淡出我们的生活,渐渐地变成远去的铃声。这种变化何尝不是一种喜悦呢!

  在汽车为我们生活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逐渐露出的弊端也深受人们的诟病,早晚高峰堵车成为常态,空气污染成为来源,能源枯竭成为必然。人们似乎又重新呼唤自行车,而自行车呢,也恰和时宜地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

  近几年,被国人戏称为新时代“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进入了我们的生活,比起过去昂贵的身价,如今却亲民如斯。我可以畅快地骑行,图书馆、健身绿道、菜市场以及影剧院。如有人问我:“今天怎么不开车?”我的回答简单明了:“绿色加环保。”

  为自行车点赞,为新时代点赞,更为我们的青春点赞!

网络编辑:谢天涯

自行车变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