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学 -> 正文

北港,不仅是一个地理概念

2018年07月11日 16:03:38 来源:平阳新闻网

  潘孝平

  北港是一个地理概念,它跟鳌江有关。鳌江是北港的母亲河,全长82.47公里,是浙江省七大独流入海河流之一,与钱塘江、闽江并为全国三大涌潮江。鳌江分南北两支,北支为干流,经平阳县顺溪、山门至水头感潮区,然后经麻步、萧江、钱仓、鳌江镇;南支为支流,横阳支江为最长,其经苍南县莒溪、桥墩、灵溪,然后分别从沪山内河至夏桥水闸、萧江塘河至萧江水闸、横阳支江至龙港朱家站水闸三处流入鳌江。干流流域称北港,横阳支江流域称南港,南北港在凤江汇合后,注入东海。

  按照老平阳的地理版图,人们习惯上将麻步以上的鳌江干流流域统称为北港地区。据民国二十七年(1938)《平阳县县政概况一览》,平阳县境设置万全、小南、江南、北港、南港、昆南六大行政片区。北港区域面积530平方公里,地质属于浙闽太平洋沿海基底隆起带,以山地丘陵和盆地地貌为主,系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区,四季宜人,雨水丰沛,河道纵横。北港地区今有麻步、腾蛟、水头、凤卧、山门、怀溪、南雁、顺溪、闹村、青街八镇两乡,户籍总人口367032人。

  北港拥有深厚的人文历史积淀,北港之有人类活动,始于商周时期。据考古调查发现,早在3000多年前,北港先民就在鳌江流域生活,在今腾蛟凤山、卧牛山、水头雅屿山、山门凤岭、闹村北山、南湖汤家岭等地,就已有人类活动的遗迹。

  北港地处浙南,古属东瓯国,因有大规模人口迁徙,原住居民稀少。据《史记》记载有二:其一,“建元三年,东瓯王广武侯望率其众四万来降,处庐江郡。”其二,“建元三年,……东瓯请举国徙中国,乃悉举众来,处江淮间。元封元年……天子曰:东越狭多阻,闽越悍,数反复,诏军吏皆将其民徙处江淮间。东越地遂虚。”经过建元三年(前138年)和元封元年(前110年)这两轮的人口大迁徙,绝大多数的土著居民已离开东瓯地,北迁江淮地区。此地在汉朝的郡县被裁撤之后,仍有一小部分越人留居原乡,也许北港地仍有人口留居本土,只是这些人群自然成为化外之民了。

  唐代之前,外来移民北港者,记载缺失,谱牒散佚,来迁之状况无以稽考。唐季以来,已有族群陆续迁居北港地区。诸如水头詹家埠金氏,唐至德年间(756-758)自闽长溪赤岸迁居;青街睦源周氏,唐天宝、广德年间(755-763)自江西饶州乐平迁居;南湖旗杆内薛氏,唐贞元元年(785)自闽长溪石矶津迁居;水头溪心麻园董氏,唐大中三年(849)自温州城内新河巷迁居;水头三桥朱氏,唐乾符五年(878)自闽泉州府安溪依仁里迁居;南雁后仓小龙里邵氏,唐景福三年(894)自闽长溪赤岸迁居;怀溪垟溪林氏,五代初(907-923)自温州瑞安县义翔(祖籍闽建阳县后山)迁居。

  北港位于东瓯之南,福建之北,同闽地水陆相通,因其“地广而民稀”,唐末、五代时期,闽民、中原人士由闽迁徙平邑北港甚众,这是有客观原因的。唐末中原动乱频发,河南光州固始人王潮、王审知兄弟率兵南下,大批中原将士随军入闽,后据有闽地,就地落户。五代十国时期,王审知建立闽国,加封闽王,礼贤下士,励精图治。社会一度风平浪静,百姓得以休养生息,大批中原人口遂迁徙入闽。闽同光三年(925),王审知病逝,其子孙为争王权而内讧,自相残杀,干戈四起,社会陷入风雨飘摇之中。

  闽地士族为避乱,纷纷外迁,一些族群进入与之毗连的平阳北港地肇基。诸如凤巢杨氏,后晋天福元年(936)自闽长溪赤岸迁居;腾蛟杨家岭郑氏,石晋年间(936-942)自闽长溪赤岸迁居;晓坑穹岭曹门徐氏,吴越显德六年(959)自闽省赤岸迁居等等。北宋“靖康之变”后,中原战火纷飞,北方人口大规模南迁江浙闽一带。到了南宋,闽民时有入迁,尤其宋乾道二年(1166)浙南沿海遭遇大海溢,“浮尸蔽川,存者什一”,温州郡守传檄要求闽民补籍,于是大批闽民涌入北港地区。元明清诸朝,或因朝代更替之乱,或因倭寇之乱,或因清初郑成功海上举兵及康熙年间伐台“迁界海禁”,闽地尤其是闽南泉州、漳州二地民众不断来迁。

  这些外来移民给北港地区带来了闽地的土著文化,带来了中原文化,也带来了海洋文化。这样,本土的瓯越文化同闽南、中原文化在这里汇集糅合,尽管语言区隔依然存在,民俗形态尚有差异,但在长期的生生不息的文化融合进程中,人们逐渐有着一个普遍的地域认同感,那就是鳌江流域的居民,那就是北港人。生于斯长于斯的乡民逐渐凝聚了“吃苦耐劳、重义求利、敢闯敢拼、自强不息”的北港人精神,同时,潜滋暗长了“靠自己骨头生肉”的北港人信念。

  北港地处河谷盆地,这种地理环境适宜于农桑耕作,乡民在这里聚族而居,自给自足,这一种特有的家族文化背景,培育出了南湖旗杆内薛氏、水头杉桥里朱氏、鹤溪元底里陈氏、青街睦源周氏、麻步盖竹里林氏、凤巢杨山下杨氏等北港世家望族;还有麻步雷渎温氏、腾蛟带溪边苏氏、湖窦白氏、带山王氏、凤巢山边陈氏、水头全昇内周氏、凤湾张氏、凤卧凤卧湾黄氏、凤林郑氏、闹村卢氏、南雁坎头陈氏、东门周氏、怀溪曹门徐氏、晓坑鱼池钱氏、顺溪陈氏、青街池氏、李氏等北港大户族群。

  北港文风泱泱,儒释道荟萃,这是北港文明发轫的人文渊薮。早在南朝刘宋时期(420-479),山水诗人谢灵运的足迹就踏上北港大地;五代时,钱塘高僧愿齐开基南雁荡山,设普照道场,并在山门、晓坑、维新、水头一带分建18座寺庵,北港地佛风高扬;北宋,陈经邦、陈经正在会文书院传播“伊洛之学”,北港地儒学蔚然成风;南宋,朱婵媛在仙姑洞羽化登仙,北港地流露道骨仙风;北宋末年,薛昌宋“忠义抗金”之咨文为北港赢得天下名;南宋末年,高举抗元大旗的林起鳌为北港培育一份民族情怀;宋元之交,爱国诗人林景熙、林千之在这一方土地慷慨悲歌;清代,太平天国著名将领白承恩为北港带来一股英雄气;清代,敢告御状的北港麻步人林钟英令世人刮目相看……

  北港钟灵毓秀,人才辈出。南北两宋,登文举进士榜者不胜枚举,演绎了“一门同科四进士”的传奇,北港地崇学之风兴盛;南宋,朱嗣宗、朱熠、朱应举、林梦新登武状元,名扬四海,北港地盛行尚武之风;有清一朝,平邑登进士者凡三人,北港独得二。著书立说者不胜枚举,华章迭出。宋代朱元昇的《三易备遗》、薛据的《孔子集语》、朱黼的《三国六朝五代纪年总辨》、林景熙的《霁山文集》、元代俞德邻的《佩韦斋文集》等名篇,在《四库全书》这一部皇皇巨著中熠熠生辉,彰显了北港人的理性光芒。

  民国以来,近百年中从北港大地走出去的,在全国乃至世界文化领域有影响的北港人物数不胜数。诸如数学家苏步青、白正国、李信明,化学家苏步皋,林学家陈嵘、林刚、林维治、温太辉,地理学家陈均远,海洋生物学家陈钦明,美术史论家林树中,中药炮制学家王孝涛,测量学专家张树森,教育家陈振椒,历史学家吴良祚,评论家周瑞金,语言学家温端正,经济学家吴冲锋,“百岁棋王”谢侠逊……他们是近现代文化人的翘楚,是从北港大地上冉冉升起的星辰,是北港人引以为豪的荣耀。

  北港历史悠久,文化遗存相当丰富,这诠释着深厚的人文内涵。诸如麻步盖竹村的宋代石翁仲、腾蛟薛岙口的清代忠训庙、鹤溪麒麟山的宋代杨正臣驸马墓、水头外岙村的宋代朱熠状元墓、南湖盆地上的宋、明、清五座石桥、凤卧塔边村的清代惜字塔、鹤溪中元村的清代文昌阁、闹村状元内的清代碇步、山门田中央的明代六角井、怀溪俞思坑的清代通瑞桥、南雁的宋代会文书院、顺溪铁嶂峰的元代云祥寺、吴垟戈场村的清代永安桥、青街的清代李氏、池氏古民居……这是北港先人的创造,是智慧的结晶,是可以触摸的乡土之魂。这些历经沧桑的客观实体承载着无限的乡愁,支撑着北港人的文化底气,流露着北港人的文化自信。

  北港幅员辽阔,商业源远流长。宋代有“杉桥街”,元代有“泾口市”(均属今水头),明清时期有泾口市、南湖市,清末民初有麻步、渔塘、鹤溪、腾蛟堡、詹家埠、塔院、上店、凤翔、凤卧湾、闹村、南垟、坎头、山门、青街、顺溪、苔湖、俞施坑等集市。商业的繁荣,造就了一批商业大亨。代表人物有清代中叶的水头街黄斯统,郑家堡苏振音,晚清时期的顺溪陈少文、水头街陈日丰,民国时期的水头街陈奕树、腾蛟街的周祥、周开奕、闹村朱剑臣等等。当年的麻埠、高桥埠、詹家埠、大滩埠、水头街埠、畴溪埠、东门埠、迢岩埠、顺溪埠、青街埠见证了北港地区曾经的商业繁荣,还有这一条百里鳌江曾经有过的日竞千帆的繁华。

  北港自然风光秀美,人文景致洋洋大观。这里有国家级风景名胜区、被誉为“东南胜景”的南雁荡山;这里有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被誉为“浙南清代民居博物馆”的顺溪古建筑群;这里有国家红色旅游经典景区、被誉为“浙江延安”的浙南抗日根据地旧址。这里有“浙江红村凤林”;浙江省第一支新四军部队在这里诞生;中共浙江省第一次代表大会在这里召开。坊间有言,浙江的山峰再高,也高不过凤卧的冠尖、马头岗,浙江的学校再大,也大不过山门凤岭的抗校,这是北港人溢于言表的自豪。

  在北港肥沃的土地上,古树名木甚多,诸如凤卧马迹村的两棵南方红豆杉,树龄均约495年;鹤溪企贡头的紫玉兰,树龄约335年;闹村报国寺前一棵金桂一棵丹桂,树龄均约320年。古树诸如青街睦源桥边的樟树,树龄约508年;水头溪心上店宫前樟树,树龄约425年;凤卧东南村枫香,树龄约320年;山门镇老街街头枫香,树龄约300年;名木诸如山门小学校园内的七棵金桂,平阳二中校园内的银杏;还有古木连片成林的,诸如南雁五十丈村娘娘宫边一棵竹柏和六棵枫香混栽,树龄均约135年;怀溪曹门村一棵樟树、六棵竹柏、六棵枫树混栽,树龄均约125年……这些古树名木是一段乡土历史的见证,是一种文化的载体,是北港人民弥足珍贵的财富。

  北港千里沃土,物产富饶,诸如青街竹、麻步文旦抛、沿口马蹄笋、山门九墩花生、屿边甜瓜、大屯猕猴桃、闹村仓头菜瓜、南垟毛芋、南湖李子、贡后马蹄笋、腾蚊霞山血橙、鹤溪四中杨梅、凤卧蒲瓜梨、垟头甘蔗、东山菜瓜、水头隔岸溪瓯柑、朝阳大岭头西瓜、金山垟大盘菜……这些果蔬是顶呱呱的北港出品,满足民众的口福,享誉平阳;北港人心灵手巧,勤劳肯干,制作的许多美味佳肴,令人垂涎,诸如麻步牛肉、腾蛟五香干、牛肉羹、凤巢山边粉干、凤卧蕃茹粉、凤卧湾寿面、顺溪吴垟黄粿、晓阳汤圆、怀溪番鸭、南雁宋井酒、五十丈粉干、东门清明粿、溪南土鸡、朝阳山茶叶……这些是北港的经典味道,是乡人的味觉记忆,它不会被岁月漂白,不会被时间磨灭。

网络编辑:雷鹏

北港,不仅是一个地理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