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学 -> 正文

青春的河

2018年06月06日 13:00:35 来源:平阳新闻网

  陈小平

  沿着鳌江镇大大小小的河流漫步,不难发现,清澈的河水里种植着各种各样的绿化植物,河面上的喷泉二十四小时工作着,供路人观赏的同时还给人们带去清凉与洁净。自从“五水共治”吹响了浙江大规模治水行动的号角,“卫生环保”成了街头巷尾的热门话题。人们奔走相告,治污水抓节水,让卫生环保走进家家户户。这一幕幕治理环境的情景,又让我怀念起家门前那条曾经和我一起长大的河流,我仿佛又走回了青春岁月里那些难以忘怀的往事。

  十八岁那年,我的父母买了新房,从鳌江镇大街搬到了鳌江南门街和陡门街之间的炉后巷,隔着一栋楼,前面有一条清澈的小河,河水平静如镜面,阳光倒映在水面上,映出明媚的金黄色,微风乍起河面波光粼粼,树影在水中婆娑起舞,一派恬静美丽的风景,让人心旷神怡。从前门出去,绕着小河悠闲地慢慢走上一圈,你会发现河边碧绿的垂柳更是迎风招展,夹杂着一丝丝淡淡的香气,轻轻拂过脸颊,煞是惬意。一直走到陡门街拦截水流、控制水位、调节流量、排放泥沙和飘浮物的闸门口,闸门在不放水的时候,安静地站立着,忠实地守护着静静的河流。等到需要放水的时刻,水流奔腾激情,潺潺流淌进入大江,那气势一辈子都难以忘怀。岸边的人们用巨大的网张在水流经过的两岸,当鱼儿随流泻而出的奔流跳上张着的网里无法逃脱而活蹦乱跳时,人们用渔具网兜拦截被水流冲出闸门的鱼儿,运气好能捞到很多鲜活的大鱼。望着一条条鱼儿被大人们捞到岸上来,在地上挣扎着,这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刻,围着装满大鱼小鱼的水桶叫着笑着,比过年过节还要热闹。每当有人喊:“放闸了。”不管大人还是小孩,都会从四面八方往闸门口跑,这样的情景只有在开闸放水的时候才能见到。

  我们经常会在这条长长的小河里洗菜、洗碗、洗衣服,家门前的小河融入了我们的日常生活,生活里也少不了这条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小河,炎热的夏季更是游泳的好去处。

  二十岁那年,他放暑假回来,我们跟随邻居的伙伴们跑到清清的河里洗刷酷暑的燥热。海边长大的他如鱼得水,在河水里尽情施展他的游技,全然不顾不会游泳的我。我站在河里,也许是被伙伴们的游兴所感染,一不小心,一个踉跄摔在水里。我拼命地乱舞着双手,嘴里涌进去的水让我发不出一点声音,快要窒息的时候,坐在河岸边吃饭的一位叔叔见势不妙,扔下筷子,衣服都没来得及脱就下了河,把我从水里托上了岸。我吓得脸色铁青,喘着粗气。从那以后,他再也不带我去河里游泳了,有时候两个人就站在河边,让清凉的风吹着,欣赏大人小孩在水里尽情玩耍。那种感觉在我的记忆中是多么的美好,多么的让我留恋。有时候想起往事,也会去河边走走,回味着曾经温馨的画面,似乎就在眼前。

  二十八岁那年,父母家门前的小河依然清澈如镜。他从水头镇调回了鳌江镇第二中学,我跟随他暂住在学校的临时简陋的宿舍,学校离父母家就几步之遥,孩子让父母帮我带着,我和他一天三餐在父母家蹭饭。早出晚归的我总是把换洗的床单、被单、衣服从学校宿舍带出来,先放在母亲家里,准备晚上回来再洗。可是,每次晚上回来,要洗的什物早被母亲拿到小河边洗刷干净了。

  有一次,我下班回家,家人告诉我,母亲为了帮我洗被单一不小心掉进小河里差点淹着,被路过的年轻人看见救了上来。我脑袋“嗡”的一声响,眼泪不由自主地滚了下来。母亲反而安慰我说,她喜欢去小河边洗衣物,河水能把衣物洗得更干净。后来,我再也不敢把衣物带出来放在父母家,等闲时从学校宿舍带出来,再去小河边自己洗。

  三十八岁那年,我们买了新房子,彻底离开了父母家。父母家门前的那条小河也随着生活垃圾的泛滥,已经无法再在小河边洗东西,更别说下水游泳了。河水变得浑浊不堪,一到夏季,阵阵恶臭扑鼻而来。那位把我从小河里救上来的叔叔也卖了房子搬出了陡门街的炉后巷。闸门开闸放水的时候,水面飘浮着的垃圾争先恐后地冲出闸门口,奔向前方,那场面依然很壮观。只是再也不见邻居们用网拦鱼,自然那热闹的场面也不见了。每每站在闸门口看流水,总会感慨万千。这闸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从来没有停止过它的运行,始终在守护着这条小河。

  不知不觉中,我又来到了小河边,河边已经修筑起一道长长的大理石围栏,“五水共治”的成效一目了然。干净的小河虽然不可能像曾经那样清澈如镜,但依稀可见小鱼在自由自在地游动,居住在小河边附近的居民们卫生环保的意识日渐加强,他们不再往河水里乱倒食物、泼脏水、随手往河水里扔生活垃圾。垂柳依依的两岸,柳丝拂在脸上,像似在轻轻敲打你的心弦。河岸边,戴着红袖套的护河志愿者时刻在河边巡逻,维持河岸整洁干净的面孔,维护河流的健康,以自然为主导的生态河岸,改善着人们的生活环境。

  当我又一次站在这条承载了我的青春岁月的小河边,心情久久无法平静。一幕幕场景,一个个人物,都像放电影一样出现在眼前。时间可以抹掉生活的忧伤,却无法让深藏的记忆随时光消散。那些留在垂柳抑或是在河水里的记忆,像流沙一样一点点消散,随时光变迁,匆匆而过,却再也带不走这一抹深藏的记忆。它将会陪伴我走过春秋冬夏,走进岁月的年轮。我生命中的这道亮丽的风景,将成为我永恒的思念。

网络编辑:谢天涯

青春的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