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正文

因君感触平生怨 太息神州运若斯——记宋恕与谭嗣同的交往

2018年06月04日 10:54:58 来源:平阳新闻网

  陈肖粟

  两度甲子,又是一个戊戌年。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6月11日,光绪皇帝颁布“明定国是”诏书,宣布变法。同年8月,翰林院侍读学士徐致靖推荐,谭嗣同(字复生,浏阳人)被光绪帝征召入京,参与变法新政。9月21日,慈禧太后发动政变,囚禁光绪皇帝并开始搜捕和屠杀维新派人物。谭嗣同当时拒绝了别人请他逃走的劝告,决心一死。他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在狱中壁上,他题绝命诗明志:“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从容就戮,高呼“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被杀时,年仅33岁。

  宋恕(字燕生)年长谭嗣同3岁。1894年甲午战争后,宋恕从天津移居上海,开始结识康有为、梁启超、郑观应等维新人物。次年8月,宋恕等发起组织“申江雅集”,交流学术,成为上海地区维新人士核心团体。1896年春,谭嗣同离京到江宁任江苏候补知府,经过上海,于古历二月二十四日在格致书院和宋恕结识,从此会心莫逆。宋恕自言论交四海,人物都是一时之选。但“待之以师友之间者,唯浏阳谭君复生,杭州孙君仲瑜(宝瑄),瑞安陈君介石(黻宸)而已”。谭嗣同所著《仁学》,批判封建专制政治,鞭挞“二千年来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二千年来之学,皆乡愿也。惟大盗利用乡愿,惟乡愿工媚大盗”。宋恕心契。八月间,两人频繁聚会,并破例邀谭嗣同来家饮宴。“十九日,浏(谭嗣同)约照相光绘楼,共七人”,还有吴嘉瑞、梁启超、孙宝轩、汪康年、胡庸。因照片后孙宝瑄作偈称“幻影本非真,顾影莫狂走。他年法界人,当年竹林友”,世称竹林图。

  宋恕、谭嗣同同负诗名。宋恕后来评价,“戊戌四章京,学识及文章以浏阳为最,而诗亦然。”八月间多次聚面,友情日深,宋恕作七律二首赠谭复生:

  “五十年来数壮夫,南州一郭圣人徒。神交昔坠千行泪,声应今传万字书。重障庶空盈火后,至悲犹有屈风余。洞庭如镜知何日?且喜湘阴道不孤。

  海外文明望九夷,《书》终《秦誓》岂先知?微言孔去何曾绝,大义刘兴渐不知。博士说行人尽婢,真儒身隐世无师。因君感触平生怨,太息神州运若斯。”

  第一首首句注“筠仙先生”,指郭嵩焘,和谭嗣同同是湖南人,清朝第一位驻外使节、近代洋务思想家,是中国职业外交家的先驱。宋恕极为崇拜郭嵩焘,以未能在他生前晤面为憾。但认识谭嗣同后,知道郭嵩焘理想后继有人,十分欣慰,视谭嗣同为神交知己,喜道不孤。第二首诗阐发了宋恕对汉后正统儒学“阳儒阴法”的一贯批判。“《书》终《秦誓》岂先知”,指秦国用商鞅的法家思想行政统一六国后,孔子的儒家思想就再也得不到真正传递了。“博士尽婢,真儒隐世”。“因君感触平生怨,太息神州运若斯”,庆幸结识谭君,心有灵犀,感慨神州千年长夜,苦难深重。

  当时,谭嗣同因“人事卒卒,未有以报。及还金陵,乃克奉答”。九月中旬,作《酬宋燕生道长见报之作即用原韵》,书在折扇上,托梁启超转送宋恕。诗言:

  “居夷浮海一潜夫,佛肸公山召岂图?孔后言乖犹见义,秦还禁弛亦无书。以三五教圣长死,此二千年闰小余。近喜宋忠开绝学,重编《世本》破睽孤。

  八福无闻道乃夷,悠悠谁是应先知。君修苦行甘阿鼻,我亦多生困辟支。兀者中分通国士,卑之犹可后王师。虚空一任天魔舞,高语乾坤某在斯。”

  谭嗣同酬诗回应宋恕对汉后正统儒学“阳儒阴法”的批判,提出“今日急务无有过于开新学派者”。他理解宋恕“为世界苦人立言”的宗旨,在“君修苦行甘阿鼻”句中注释:“其胆不敢入地狱,其才亦不堪成佛,尝以此衡人,惟燕生其两能之,前生灼然苦行僧矣!”评价宋恕《卑议》一书,乃为后世治国典范。宋恕“后王师”的美称,即源于此。

  十月,谭嗣同接受湖南巡扤陈宝箴的邀请,到长沙参与创办时务学堂、《湘报》,建立南学会,投身维新运动。1897年初,谭嗣同到上海,就《湘学报》创刊听取宋恕意见。1898年戊戌变法时应光绪召,谭嗣同将入都,路过上海,又访问宋恕。宋恕日记载“六月廿六日(8月13日),浏阳来谈,将入都。廿七日,送浏阳行。”这是两位好友的最后一次见面。9月21日政变发生,谭嗣同25日被捕,28日即殉难。宋恕后来在《致孙仲恺书》中回忆道:“浏阳应召入京,来辞别,且访谋天下事。弟送之行,再三讽以时局之难不如早归。此公精研佛理,素能打破生死关头,慨然见上,纵论积弊。未几,四卿参政诏下,上以手谕缄黄匣授之曰:‘与朕实心实意救中国。’四卿感激,奋不顾私,卒未十日而君臣同难,遇数千年罕有之变矣!”

  戊戌政变消息传来,宋恕大病一场,章太炎、孙宝瑄几次登门拜访。11月上旬,病情稍有好转,在病榻上吟就《哭六烈士》七律四章,首哭谭嗣同:

  “悲哉秋气怨扬尘,命绝荆南第一人。空见文章嗣同甫,长留名字配灵均。英魂岂忍忘天下,壮士终期得海滨。遗恨阮湘流不尽,何年兰芷荐芳春。”

网络编辑:周昌均

因君感触平生怨 太息神州运若斯——记宋恕与谭嗣同的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