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正文

一百八十万字日记 半世纪温州 ——《刘绍宽日记》出版后之赘言

2018年05月04日 13:43:00 来源:平阳新闻网

  陈盛奖

  今年是戊戌年,一百二十年前,刘厚庄在戊戌年七月十二日的日记中写道:“以后日记:一天时,二言动,三交际,四时务,五经书,六物理,七论著。”古人写日记,很多是把它作为修身养性的一种方法,不是为记事而记事,或者用来练练文笔而已。东汉荀悦在《申鉴·时事第二》中说朝廷中有两位史官,“左史记言,右史记动。动为《春秋》,言为《尚书》”,厚庄给自己定的日记功课中就有“言动”。他日积月累,写成了一部一百八十多万字的日记,现在《刘绍宽日记》在中华书局出版,这是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值得今人不断地去挖掘。

  

刘绍宽像

  

  校书不易如扫落叶

  《刘绍宽日记》,原名《厚庄日记》,作者字次饶,号厚庄。1942年5月6日,厚庄逝世,当年12月6日,夏鼐在自己日记中写道:“昌镠遣人送来刘次饶先生日记,遂携之至昌镠处,与之同阅,摘抄有关温中之史实,以便录入四十周年纪念册中。” 《夏鼐日记》同月14日、15日、16日、20日,都有写到《厚庄日记》,夏鼐也许是第一位阅读并引用《厚庄日记》的学者。1947年,厚庄高第弟子王理孚据《日记》撰写《白沙刘先生年谱》,只写到三十三岁那年。

  过了四十多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平阳县志办由于修志的需要,从温州市图书馆复印了一部,共四十册。陈镇波先生等修志人员从中摘抄出《厚庄日记选编》十册,主要为修志服务,竖排,没加标点,有不识的字就照样子描下来,不好使用。2001年,苍南县文史委曾刊出文史资料《刘绍宽专辑》,其中日记部分系在《厚庄日记选编》十册上进行分题摘抄,也只是冰山的一、两角。

  1997年春,我们县志办开始着手整理《厚庄日记》,用简体字抄写,然后输入电脑。其中有些人名、书名、地名中的繁体字、异体字,根据名从主人等的说法,适当保留,如王理孚字志澂的“澂”字,不简作“澄”字,等等。后由方浦仁老师和笔者进行反复辨认和点校,翻来覆去,精耕细作,至今年春出版,前后历时二十来年,可谓校稿“等身”。由于中间出版社变更的原因,打字稿由简体变繁体,又由繁体变简体。每转换一次,有的字都不一样了,需要重新加以校对,增加了很大的工作量,同时也发现之前很多误认的字和误点的地方,这也是非常令人心慰的地方。

  厚庄的行草字是有名的难认,有时为了认一个字,苦思冥想,寝食不安,走路也想。当疑字被确认出来后,然后用关键字或词在电脑里的电子版中进行搜索,校订过来,这样就能保持前后一致,上下贯通,涣然冰释,犹如侦探破案一样。古人说校书如扫落叶,随扫随生,我们努力做到尽善尽美,尽量“不留死角”。劳祖德(即著名散文家谷林)整理的《郑孝胥日记》出版后,曾写了一篇《自讼》文章,总结自己标点不到的地方,我们也拿来学习。我们一边整理,也一边“开发利用”,如为《马孟容马公愚昆仲年谱》《张鹏翼年谱》等提供史料。

  

《刘绍宽日记》

  

  温州龙头观其交游

  《刘绍宽日记》始于1888年2月12日,迄于1942年3月23日,共五十五年,其中有的年份记得较少。他在日记前面的“叙”(即序)中说:“余作日记,自戊子年至己亥年,十年未尝间断。以是十年皆读书课徒,讲解文史,检摄身心,颇资得力。”因作者交往广泛,关心时事,记载详细,于是这部《日记》犹如一幅晚清、民国时期温州长长的历史画卷,展示了那个时期温州地区的气候变化、政治变迁、教育改革、经济动态、社会生活、文艺活动等,波澜壮阔,荡气回肠,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使人“重回历史现场”。近现代温州名人,如孙衣言、孙锵鸣、黄绍箕、徐定超、孙诒让、宋恕、金晦、黄群、黄庆澄、谢侠逊、苏步青、夏承焘等等,都先后在《日记》中出现。尤其是近年“民国热”的兴起,坊间流传说要看民国,可去台湾,其实也可以说要看真实的民国,最好去读一读民国过来人所写的那个长时段的日记。

  刘绍宽是继孙诒让之后,温州地区近现代学术界的一位领军人物。他少年时在原平阳江南张家堡杨家长大,师从其舅杨镜澄(字仲愚,晚号愚楼,曾在瑞安孙家诒善堂祠塾随孙衣言学)。17岁时,受知县汤肇熙赏识,县试第一。后随全国一流学者之一的平阳训导吴承志治汉学,研考据。22岁,著名学者、瑞安林垟人金晦在张家堡一带教徒,传授颜习斋、李塨之学,刘氏于是接受了颜李学派,《厚庄日记》也始于此年,他们师徒“啐啄同时”,在《日记》中都有记载。也曾问《周礼》于孙诒让,张宗祥在《铁如意馆随笔》中说,厚庄系孙诒让弟子。刘氏在《日记》前面部分都称孙诒让曰“先生”,从光绪三十二年(1906)闰四月初三日开始称“仲容师”:“九时,府尊、孙仲容师(以后皆称师)到堂,余郁周继至……府尊去后,孙仲容师复与诸生演说一次。”

  “大刘经术汉更生,小刘诗笔唐长卿”,张棡此诗句中的“大刘”即刘厚庄,“小刘”即刘景晨,他们相差十四岁,有很深的交谊。“更生”,即指西汉经学家刘向,原名更生,厚庄也姓刘,作者把他比作刘向,而把刘景晨比作唐代著名诗人刘长卿,这是诗家常用的“切姓”修辞法。厚庄是教育家、诗人,在经学方面有很深的造诣,是当时温州首屈一指的古文家,很多人请他写寿序、墓志铭等形式的古文。张鹏翼先生青年时随他学古文、诗,后来张氏有诗道:“少事文章老未休,苦心煞费识刚柔。最难叨契两师友,前有龙头后虎头。”注云:“生平师友最相契者,前有厚庄师,后有钵水翁,故云。”“龙头”指厚庄,他是当时温州文人中的“龙头”,“虎头”指苏渊雷。

  越缦厚庄大同小异

  他写日记,也有受清末四大日记之一——李慈铭《越缦堂日记》的影响。李氏被后人誉为“旧文学的殿军”,其日记进入民国后备受珍视,如鲁迅在自己的日记中说:“购《中国学报》第二期一册,四角,报中殊无善文,但以其有《越缦日记》,故买存之。”胡适病中连日读此书,从而激起他写日记,以留给后人的决心。刘先生写日记,也有准备留给后人的理想。他们对日记这一体载都有自己独特的观点,有些大同小异之处。

  李氏摘录《邸抄》中“上谕”等的内容,作为日记中所发生的一切事情的大背景,刘氏则摘录《时务报》(1896年8月创办于上海,《厚庄日记》1896年10月16日即载:昨阅《时务报》一册,远在中国诸报之上)等报刊内容。

  李氏日记中有一块块被涂掉的地方,后人也有异议,要么干脆不写。刘氏是重新誊写一遍,可能把一些敏感或无关紧要的内容删掉。李氏眼高于顶,在日记中任意臧否人物,刘氏谨慎,只对一些人表示了不同的看法,如对陈虬、宋恕等有些微词,这也反映当时学界的一些真实情况,这是日记私密性的魅力所在。

  李氏以日记为著述,刘氏也一样。《厚庄日记》前期有很多理学的内容,可以看出厚庄在宋学(理学)方面的造诣。后期有很多佛学的内容,援儒入释,平章华梵,应属古人“格义”(以内典与外书相配拟)的范畴。

  李氏在日记中作了大量的读书札记,有《越缦堂读书记》(从日记中摘出)。刘氏也一样,每读一书,都记下提要、心得等内容。他晚年那次读《越缦堂日记》,写下了很多札记,其中有不少跟温州地区有关的掌故。

  所不同的是,厚庄以记日记作为修身的手段之一,一言一行,都要记下,时时自省,反求诸己。所以厚庄身上有曾国藩理学宗师的味道,因为曾氏是当时读书人心目中的偶像。他在日记中多次说写日记是为了修身,如辛亥年正月初一记道:“日记为省身而作,非泛记事迹已也。本年仿李刚主先生法,行事得失具记,以自儆醒……《诗》云:‘既立之监,或佐之史。’日记即吾之‘监史’也。”

  随着近年众多近现代著名人物日记的出版,无数宝贵的史料被挖掘出来,供学者研究。现在史学界非常著名的“二杨”之一的杨天石,是最早读到《蒋介石日记》学者之一,从而写出了三辑的《寻找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从某种程度上的改写了我国的近现代历史。日记也可为小说家提供素材,叶永烈先生说去年他在写作温州题材长篇小说《邂逅美丽》时,就参考了厚庄日记的记载,尤其是厚庄好友黄溯初1936年自上海乘飞机来,这一航线鲜为人知。他受此启示,在《邂逅美丽》中写及了当时沪温之间飞机交通:乘坐的“塞可斯型飞机”,是双翼的水陆两用飞机,所以在上海是从黄浦江江面上起降,在温州则是从江心屿附近的瓯江江面上起降。《刘绍宽日记》等温州市图书馆馆藏日记被列入中华书局出版的《中国近代人物日记丛书》,推向全国,对温州这一地域文化的研究必将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网络编辑:雷鹏

一百八十万字日记 半世纪温州  ——《刘绍宽日记》出版后之赘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