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正文

厚垟清中叶诗人故居访考

2018年03月12日 10:29:02 来源:平阳新闻网

  陈斌

  清中叶,平阳文风鼎盛,相继出现张南英、张綦毋、叶嘉棆、鲍台、华文漪、谢青洲、谢青扬等学者诗人。其中,厚垟一地就有陈乙、黄青霄、钱蕙纕等,可谓诗人咸集。厚垟位于平阳县城东南4.5公里处,地处鳌江之北、昆山之南、东塘河之侧,三面环河,土地肥沃,阳光充足。近年来,由于实施了美丽乡村建设,厚垟的面貌焕然一新,湖光山色,粉墙黛瓦,一副江南水乡的模样,令人痴迷。我已多次来到这里,观赏风光,但一直没有去寻找陈乙、黄青霄、钱蕙纕等清中叶诗人的故居,细细想来,也为憾事。于是,在初春时节,约了几位好友专程来探访陈乙、黄青霄、钱蕙纕等诗人的故居。

  

  陈乙父子皆诗人

  陈乙故居在厚垟南路,坐北朝南,正门仍保存原貌。鲍台有诗《过陈南溟先生水香居别后寄赠》云:“雾豹文章海鹤姿,名园啸傲几多时。绿阴树底铺棋局,红藕香中下钓丝。是谪神仙能避俗,得闲岁月且论诗。东山待为苍生起,莫赋淮南丛桂枝。”陈南溟为陈乙之父,当时陈乙故居中,应有一屋名为水香居。黄青霄《挽南溟族叔祖》一诗云:“灵光频喜尚岿然,忽陨人间老谪仙。望重簪缨推世胄,性耽图史乐高年。红梅雅况诗饶致,碧藕名园地最偏。玉树连云兰苗秀,清才厚福信俱全。”可见宅里建有后花园,绿树成荫,红藕吐香,且距门前河不远,风光秀美。但我进入大院后,却发现里面已是面目全非,旧日旖旎,早成荒凉。天井两侧是砖混结构的两层楼房,只有西边后侧的一座边房,还是古时建筑。边房五开间,单层木结构,中间为正厅。据居住此房的一位老先生介绍,陈乙故居当时占地面积十八亩,是厚垟一座著名的大宅,现保存下来的这间边房建于明代,距今四百多年。陈乙书院也是办在这个边房里,而且在新中国成立前,这边房还办有学堂。

  陈乙(1787~1837),字小政,一字振雯,号藜阁,厚垟人。少时聪慧,鲍台称其“年尚幼稚,而夙慧过人”。嘉庆十四年(1809),师从于鲍台,当年考上生员。鲍台《乡进士陈藜阁墓志铭》载:“嘉庆己巳年,余假馆荆山,君以尊甫命来问业,年才弱冠,而文采弸襮,为一社翘楚。其年即补邑博士弟子,旋食饩,顾不自满假,益自刻厉。”道光辛巳年(1821)科乡试后,浙江巡抚“搜遗卷,奇其才”,召其赴杭州敷文书院修业,陈乙因“事绊不果”。于是,陈乙放弃科举,致力于诗词创作。鲍台《凤研斋诗抄》序:“忘何,战艺于省闱,屡报罢,郁郁不得志。遂肆力于诗,以素所蓄积者发之,故于诗遂多。”鲍台评价其诗“宗法阮亭,纵横驰骋,趺宕自喜,有‘神仙排云出’、‘照耀金银台’气象。”“其言明且清,其音和而雅。其登高怀古诸作,酣嬉淋漓,神与古会,纵横绮丽中,而风神谐畅,情韵不减。”谢青扬称“其诗纯主正声,而清新绵丽,得渔洋之三味……”。所作之诗集于《凤研斋诗抄》二卷。道光丙申年(1836年)荐为岁贡,民国《平阳县志?选举志三》载:“陈乙,丙申岁贡(注:见鲍台传)。”第二年,陈乙即去世。岁贡,即岁贡生,《大清会典事例·礼部·贡举》:“教官及在籍恩贡生、岁贡生、监生,愿就本省乡试者,均许与生员一体考送,卷面书‘官’字、‘贡’字、‘监’字,另案发落。”岁贡是明清时,每年或每两三年从各府、州、县学中选送生员升入国子监就读,称为岁贡,如此录用的读书人便是“岁贡生”。

  陈乙其父陈南溟,太学生,颇有诗名。鲍台《凤研斋诗抄》序:“犹忆四十年前,其尊甫南溟翁尝称诗于环桥丰岫间,号召名流相与唱和,郫筒往来无虚月。”他与当时的平阳名士互有诗词酬和。叶嘉棆留有《和陈南溟赏菊原韵》一诗:“一豪丛菊最宜秋,佳色全凭此地收。巫峡兴随红叶远,陶尊时与白衣酬。芳心和露神仙品,清节含香逸士流。三径未荒归便好,故乡犹幸日依刘。”陈南溟十分重视对子女的教育,陈乙年轻时就送其师从鲍台学习。

  陈乙其弟名为陈谟,亦颇有文采,与陈乙一起在当时有“两难”之称。只可惜陈南溟与陈谟的诗文已散佚。

  走出陈乙故居的西边门,不远处就是门前河。那苔痕斑斑的块石围墙,以及墙上苍老的芦荟,有一种非常浓郁的沧桑感,似乎在述说着旧日的繁华。

  

  青霄逸居吟香舫

  黄青霄故居在厚垟中路,其正门门台,近年已进行了修缮。里面一排单层木结构平屋,东西各一幢,均为五开间。黄青霄居于西首五开间内。据现居住者黄老伯介绍,此宅原有六进,是一个大宅院,如今已坍塌了许多,在西首五开间正厅的梁上还有当时的皇榜贴在那里。我根据他的指引,仔细地去看了看所谓的皇榜,是纸质的,非常破旧,贴得很高,许多字已破损,根本无法辨认。故难以判断其内容,也难以断定是否真是皇榜。而西首五开间后面的空地里,杂草丛生,破旧不堪。

  黄青霄的书斋,其形如舟,名为吟香舫。鲍台《吟香舫记》载:“黄子云谷僦屋丰山之麓,有斋如舫,署以‘吟香’。余尝于役昆南,往游其间。屋袛数椽,量惟十笏。琅函锦轴,俨登米氏之船;箫谱琴评,恍入牙生之室。启扉侧出,有亭翼然,衔远岫之半圭,镜清流之一曲,可垂竿而下钓,宜挂颊而遐观。”陈乙有诗《题吟香舫》云:“壁环桥畔舫居斜,三径人将拟蒋家。门掩湖漘绿榕树,春悬墙角紫藤花。弹来古曲调星轸,赋就新诗仿雪车。剥啄偶逢田父至,聊从泥饮话桑麻。”可见,当时黄青霄故居,房屋众多,院中建有亭台,且连接河边,环境很是优雅。

  黄青霄,号云谷,厚垟人,与陈乙“居隔一水”,即隔一条门前河。与陈乙同时代人,均为鲍台的学生。鲍台《吟香斋吟稿》序:“云谷茂才夙慧过人,年十八偕陈君藜阁问业于予,学为括帖,文采弸襮,咄咄逼人。”民国《平阳县志?人物志七》载:“台所与游有郑衡,号雪舫,慕贤西乡丰山人(访探),著有《雪舫吟稿》……。其同里陈乙,字振雯,号藜阁,著有《凤研斋诗抄》。黄青霄,号云谷,著有《吟香斋吟抄》,皆台弟子。”后因黄青霄身患“末疾”,在家养病,闲来无聊,写诗以抒性情,诗艺大为提升。鲍台《吟香斋吟稿》序:“亡何以末疾弃举子业,稍事吟咏,以陶写性情。迨病愈,遂以诗鸣。”多次参加科举,均铩羽而归,道光年间平阳训导孙小兰称“云谷怀抱利器,亦连不得志于有司……。”其与叶嘉棆、鲍台、孙衣言、陈乙、郑衡、谢青洲、董沄等名士诗人互有诗词酬唱,留下许多诗篇,集为《吟香斋吟稿》一卷。孙小兰谓其诗“游览之什,泓峥而萧瑟;赠答之什,激昂而慷慨;言情之篇,缠绵而悱惻。”鲍台评其诗“不主一家,缘情绮靡,和声被纸,有俯仰揖让之容,无鉥肾雕肝之苦。”

  黄青霄擅长写诗,也善于鼓琴。孙小兰《吟香斋吟稿》序:“往乙酉岁,予摄平阳校官事,有黄生云谷者,以《竹院弹琴图》索题,因知其善于琴。迨予受代归,则以长歌赠行,又知其工于诗。”黄青霄也在其诗《弹琴》云:“儒生何所伴?一卷复一琴。床上千载训,匣中太古音。读罢抱书卧,醒来夜已深。明月照我帷,万籁俱销沉。俯仰天地净,对此豁幽襟。绿绮时一弹,愿以感人心。上弦招别鹤,下弦动龙吟。”

  

  残灯听雨钱蕙纕

  钱蕙纕故居在陆份河畔,正门面河,河边有埠头。近年已对正门进行修缮,面目一新。门边写着“钱蕙纕故居”五个字,围墙上写着钱蕙纕所写之词《木兰花慢·暮春雨中》:“剔残灯听雨,暮春时,似深秋。奈切切凄凄,暗风吹刮,乱触帘钩。乡心岂真灰死,但牵连,又上翠眉头。往事如云易散,旧游似梦难留。何由绝境类羁囚,此恨几时休?枉登高望远,故园绵邈,满目烟浮。怎如昭君昔日,便飘零异域也风流。遗得青青一冢,长留与后人愁。”我仔细地读完这首词,心中顿生凄凉,满目忧伤。钱蕙纕一生就如门前河边的弱柳,随风飘浮,不能自主,伤离怨别,积郁在心,难怪人称其“平阳李清照”。进入院内,里外天壤之别。院里有五间两层楼房,比较破旧,应是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东边有一幢单层木结构平屋,坍塌了许多,残垣断壁,甚是荒凉。西边的部分房屋被碾米厂使用,尘土飞扬。后园灌木丛生,杂草乱长,让人目不忍睹。

  钱蕙纕(?~1825),江苏嘉定(现上海市嘉定区)人,嫁于平阳厚垟人陈振孟为妻。其父钱塘(1735~1790),字学渊,一字禹美,号溉亭。乾隆四十五年(1880)中进士后,不愿为官理政,改为教职,任江宁府(今南京)儒学教授。时厚垟人陈华斋在江宁府任别驾,两人交往甚好,钱塘便将蕙纕许配其子陈振孟。婚后不久,钱塘病逝于任上,陈华斋也带家属回厚垟故里。过几年,陈华斋夫妻去世。振孟不会治家,终年游学在外,家境日益衰落,蕙纕母子过着孤凄的日子。民国《平阳县志·人物志十二》载:“钱蕙纕,江苏嘉定人,东塘陈振孟妻。父塘博学富诸述,蕙纕与诸妹俱娴文翰。于归后,孤吟无和,鬱鬱不自得。旋失怙,不数年翁姑相继殁,家让落,振孟不能治生,游学他郡。蕙纕哀死念生伤离怨别之怀,往往寄之于诗,以忧愁遘疾,遂致不起。著有《女书痴诗稿》,其诗古体远追六朝,今体逼近唐音,充其所至,亦长离阁澹菊轩之亚云。”蕙纕出生书香门第,姐妹都会写诗填词,其早期之作《夏午睡起》:“倦来停绣撩窗纱,一枕安眠日已斜。忽地清风帘外过,满庭红糁石榴花。”已显才华,后期多伤离怨别思念之作,生前收集存稿取名为《女书痴小草》。蕙纕在《自题诗稿后二首》云:“柳子飘零瘴海边,李陵忧患托诗篇。悲深拟赋思乡曲,感切翻成滴泪编。精卫衔时山木尽,杜鹃啼处血痕鲜。明知似病应无药,遣恨惟凭一幅笺。托迹殊方倍黯然,遥吟俯唱乱山边。廿年泪洒临江树,午夜魂迷隔浦烟。蝉噪偶舒齐女怨,鸿飞欲奏伯牙弦。引宫刻羽成何事?留与骚坛作话传。”道尽一生凄苦。黄青霄《诵女书痴诗稿,题后》诗云:“名父诗编号鹤原,材称柳絮着吴门。可怜瓯海离乡远,不遇知音满泪痕。”对蕙纕深表同情。叶嘉棆看其诗,在《女书痴存稿》序中称:“今春过东塘,南溟示以《女书痴小草》,即其侄媳钱氏所手著。余受而阅之,深叹先生家法之正。”“钱氏之作,即其《思亲》《哭父》诸篇,何其言思悱恻,词韵沈膇!失其正如此也。”钱蕙纕殁后,诗散佚,道光五年(1825),陈振孟的从弟陈乙将诗钞存诗词作品编定付梓,定名为《女书痴存稿》。吴承志称其诗“怨悱而不乱。”民国之初,徐世昌的《晚晴簃诗汇》选入钱蕙纕的《秋感》《夜坐》《江村杂咏》《送外之广陵》等八首诗。

  看罢钱蕙纕故居,我徘徊在陆份河畔,感慨万分,心情久久无法平静。回到家里,填了一首小词,名为《江城子·厚垟感怀》:“暮阳斜照正残冬。塘河东,半池风。惠纕门外,梦断画舫中。官埭桥头倚老柳,思绪起,万般空。”

网络编辑:张超霞

厚垟清中叶诗人故居访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