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学 -> 正文

最忆是饺子

2018年02月13日 13:56:29 来源:平阳新闻网

  任泽健

  晚上,女儿下班后,在厨房里忙碌。

  她在包饺子。饺子皮是菜场买来现成的,饺子馅是自己做的。洗净切好的韭菜、摊熟的鸡蛋皮、切细的香菇等,加上调料均匀搅拌而成。翠绿、金黄、灰黑,色彩鲜明,煞是好看。

  以前,女儿不会包饺子。即使家里包饺子,她也只是观望,插不上手。不知何时起,她会趁着休息日,自己采购原料,自己包饺子,而且全程独立完成。女儿包的饺子味淡淡的,很少放盐,更不会放味精。我常常先尝为快。有些放在冰箱里,慢慢享用。

  北方人说:好吃不过饺子。我对饺子情有独钟。

  小时候,家里穷,只有过年时才能吃上饺子。我的姥姥在镇上开饭馆,自然不缺少好吃的。记忆中的美食一是饺子,二是丸子汤。姥姥年纪大了,独自撑起一家小饭馆,不容易。临街一间不大的小屋,一个大炉子,几张小桌子。时常有顾客光临。大概七八岁的我,跑来跑去,看看炉台上的美味,砸吧砸吧嘴,想吃,但不敢自己拿。姥姥就会捏点花生米,或者油炸土豆条给我吃。最让我回味的还是姥姥的饺子。白亮的细面皮、流油的肉馅,这样的饺子,那真称得上至尊美味。时光流逝,想起姥姥家的饺子,我曾写下一首小诗:“这里曾是我童年最向往的地方/小院子的花儿独自开放/姥姥的笑脸/就藏在花朵里/看着我长大”。

  母亲是料理家务的能手,尤其是从她家传的厨艺精湛。母亲拌饺子馅,最拿手;饺子包得快、齐、匀。如果包得好,还只是外形的美观,馅才是内在的。味道全在饺子馅里。母亲包饺子,我们常常打下手,从旁边看多了,馅里放什么,如何搅拌,自然就有数了。也许,女儿就是多次观察奶奶的手艺,悄悄学会了包饺子。

  在我的心里,饺子一直是温情的、温馨的。姥姥的饺子成了我永恒的美好记忆。我读高一的寒假,跟随着老同学去镇上旁听英语,听好课,已过午时,饥肠辘辘,天气又冷。我跑到姥姥家,她老人家马上煮了一碗饺子让我吃。至今想起来,那碗饺子还是那么的醇香、美好。

  在我心里,饺子一直是维系家人亲情的最好食品。母亲的饺子是家的代名词。

  过去春节包饺子,全家齐上阵。洗萝卜、槎萝卜、剥葱、剁馅……砰砰,砰砰,透着热闹、喜气的过节氛围。以前,在老家那个简陋的院子里,木桌清洗得干干净净,阳光照着,我们兄弟轮流用菜刀剁馅子。包饺子,成了家庭一个大工程。谁家的饺子能吃到二月二,那是富裕的标志,会被村里人羡慕嫉妒恨。

  如今在我心里,女儿的饺子不仅仅是一种家常吃食,更是家风的传承。民以食为天。吃饭问题始终是大问题。饮食文化,涵盖了方方面面。自己动手包饺子,需要细心、耐心、爱心,更需要一份安静和知足。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

  故乡忆,最忆是饺子。因为饺子里包含着满满的亲情和爱。

网络编辑:雷鹏

最忆是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