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学 -> 正文

恩泽难忘

2018年01月10日 10:48:49 来源:平阳新闻网

  雨虹

  与作家韩老师相识,正是上世纪80年代文化艺术的兴盛时期。那时,随便从某个同学的口中,都能朗诵出几句自己喜欢的诗人的诗句。有的同学甚至希望未来某一天,能成为中国的惠特曼或莎士比亚。我也是其中的一份子,虽然不敢奢望未来能成为某一个文学大家,但对文字充满天真的幻想和憧憬。那年我十六岁,初二在读。

  那时,与韩老师彼此往来,没有现在电子信息的发达,还是依靠原始的书信传递。我时常写一些自认为满意的“作品”请韩老师指导。每次韩老师都不厌其烦地及时审阅回信,成了课余我最热切的期待。从标点符号到词语的使用;从文中的修辞到整体的结构与立意;从散文的蕴含到诗歌的意境;逐一地给我写在回信当中。那些红色圈圈点点的标记,就像一颗颗闪亮的星星,着实斑斓了我青春年少时梦想的星空。

  韩老师是我们县城一所高中学校的老师兼业余作家。第一次与她见面是我初二时刚刚放暑假。高兴得几乎令我手足舞蹈,想象着与韩老师见面的情景。然而,兴奋之余却遭到父亲的强烈反对,怕我因此耽误正常的学习,狠狠地教训了我一番。那时叛逆一词还尚未流行,固执的我与父亲的雷霆据理力争。我无法放弃对文字的喜爱,仿佛它早已在我的内心深处扎根发芽。当时,著名诗人汪国真的诗句,成了我写在日记本扉页上的座右铭:“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那个年代,农村还没完全走出贫困的局面。对于一个学生往返县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包括报刊亭前看到一本《诗刊》一元五角,爱不释手却买不起。我利用半个月的时间,在母亲给我的零花钱中,偷偷积攒了三元往返县城的车费钱。极力逃避父母关注的眼神,生怕露出马脚。没想到那天刚走出家门,准备坐车去见韩老师。竟然被父亲发现,无论我怎么央求、解释,父亲怒气冲冲的一记耳光,还是落在我的脸上。至今我依然清晰地记得,父亲扬起手臂火冒三丈的样子,记得我左脸旁火烧一样的疼。虽然父亲从小对我们极为严厉,但那是我从小到大,父亲第一次打我。倔强的我捂着脸,哭着毅然转身踏上了开往县城的客车。顾不上看一眼路边开得正鲜艳的小花,仿佛它们正在用藐视的目光嘲笑我。

  到了县城客运站下车,走了大概五六里地到了韩老师的学校。四十多岁的她,有着与母亲一样和蔼可亲的笑容,令我记忆犹新。齐耳短发,高挑儿匀称的身材,白色的衬衫,深色的裤子,整洁素雅,大气随和。见到她,我没有任何的拘束感。韩老师微笑着搂着我的肩,似曾相识的亲切感自我的心底油然而生。在她的办公室,让我以《自从》为标题,随意写任何体裁的文字。至今我依然清晰地记得,正好一节课的时间,我写出三首称不上诗作的分行文字,韩老师连连称赞我的天赋。并且耐心细致地给我讲解不足之处,反复叮嘱我努力学习,坚实地走好每一步。“文学的道路是漫长而艰辛的,必须持之以恒,付出刻苦的努力才会取得成功”,她的谆谆教导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给了我极大的鼓舞。在韩老师不辞辛苦地指导下,我有了明显的进步,散文被她推荐发表。八月份,在她的支持鼓励下,我荣幸加入了县文学联合协会,正式成为了一名作协会员。转年秋天,参加了市县联合主办的百人作协大会。那年我十八岁,是参加人员中年纪最小的一位。大家纷纷投来赞许的目光,也给了我很多写作上的帮助与指教。这都离不开韩老师的鼓励和引导,让我更加有信心努力向前。在电视台的录制拍摄下,留下了我和她最难忘的一张合影。

  然而,世事难料。也就是那次会议结束,我与韩老师一别就是27年,一别便成了永远……

  由于我偏爱文字忽略了理科的成绩,没能考上大学落榜而归。生活现实的残酷,击败了我对文字的虔诚与渴望。辜负了我日记本扉页上,以汪国真著名诗句作为座右铭的那句“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辜负了我青春年少的梦想。对于文字,每每想起韩老师,我满心愧疚与自责。

  生活是现实的,在文字与面包之间,我无奈地选择了后者。有了自己的家庭以后,一路被风催着,赶着。忙碌的脚步无法停止。辗转二十几年匆匆而逝。逐渐步入中年后,终究发现,自己还是走不出心底对文字的挚爱,放不下那份诗和远方的梦想。有人说,人一旦开始喜欢回忆,就表明已经开始变老了。其实很多记忆是忘不了的,随着年纪的增长而愈加增深。常常无端地想起韩老师对我的教导,想起曾经对文字的那份虔诚。于是利用闲暇时间,我鼓足勇气重拾往昔的笔,写下了二十多年后的第一篇散文《雪思》。那篇凝聚着我对韩老师深深思念的散文,发表以后,找回了我失去已久的信心和勇气。多年来,不断打听韩老师的消息终无果,怀念与日俱增。两年多的日子里,我努力写好每一篇文字,不断在全国各个报刊发表。力争以最好的成绩回报她当年对我的付出与厚望。兴奋地幻想着有一天与韩老师喜极而泣相拥的情景,幻想着,我挽着她的手臂,向她大声朗读我对她的思念,奉献上我感恩的馨香。

  就在我发表消息不断传来的时候,也打听到了韩老师已于十多年前早逝的消息。如同突如其来的一场雪,声势浩荡,令我猝不及防。那晚,我置身于这场雪里,任思绪随着呼啸的北风飘荡,泪雨滂沱。我知道,这是我一生倾尽所有都无法弥补的遗憾。我终究失去了这位我文字道路上的领路人,给予我无数启迪帮助的老师,失去了一份难得的师生缘。那些书信往来的日子,虽然仅有的几次见面,但给予我的帮助和教导,成了我永远的祭奠,我从内心深处感激与之相识的恩泽一场。人生的路上,我们总会经历不同的人和不同的事,一旦错过就永远地错过了。只有一路且行且惜,方能安暖相伴!

网络编辑:雷鹏

恩泽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