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读书 -> 正文

浅谈《江南三部曲》 ——从“人面桃花”到“春尽江南”历史洪流下的人文变迁

2017年11月21日 10:36:48 来源:平阳新闻网

  宋泽汐

  第一次读格非的《江南三部曲》是很后来的事了,很后来是指三部曲全部出版,且得了矛盾文学奖一年之后的事。此时的我说来惭愧,已许久未读书,买来《江南三部曲》后本想可能要束之高阁了,没想一发不可收拾,一口气不间断地阅读完这浩浩荡荡的八十多万字作品。

  书中讲了三个时代,三个时代的人,三个时代的精神,以及围绕那三个时代人物所发生的故事。书中的地点不变,在江南;书中的主线不变,建设“桃园乡”。但三部曲若说一气呵成、剧情连贯,却不然,三个时代之间割裂清清楚楚,好像同一个地方,在这近百年的时光里,却存着截然不同的三个世界。本书三部曲,每部都有自己的书名,分为《人面桃花》《山河入梦》《春尽江南》。这部书浩浩荡荡,讲述了江南某地百年来知识分子精神追求的变迁,但又不尽然,书中各种精彩之处须读者自己体会,我权当抛砖引玉,和大家分享我对这部著作的个人看法。

  《人面桃花》是“江南三部曲”的开卷之作。小说讲述晚清末年民国初年江南官宦小姐陆秀米与时代梦想、社会巨变相互纠缠的传奇人生。因《桃源图》而发疯的父亲突然离家出走;所谓的“表哥”、抱着“大同世界”梦想的革命党人张季元来家寄居……对秀米来说,世界的神秘在猝不及防中突然打开。随着革命党被剿灭,张季元莫名惨死,他与秀米从未在现实中展开的情缘,却通过他留下的一本日记让秀米荡气回肠,也让秀米隐约领悟了革命党人创立大同世界的动机。辗转流离之后,秀米以革命党人的面目重新出现在江南普济。在她的革命蓝图中,混杂了父亲陆侃对桃花源的迷恋、张季元对大同世界的梦想……

  《山河入梦》故事发生在1952年至1962年间的江南农村。女主人公姚佩佩遭遇家庭变故从上海来到梅城,在浴室卖澡票,偶遇梅城县县长谭功达,并成为他的秘书。谭功达虽然喜欢她,但却担心年龄等差距,只是发乎情,止乎礼。后来姚佩佩遭高官强奸后一怒杀死了对方,并开始逃亡。而谭功达对梅城的规划理想也屡遭挫折,在一次意外后被免职。受到排挤下放到花家舍后,他惊奇地发现,自己梦寐以求的“桃花源”已经在这里实现……在花家舍,谭功达也终于看清内心深处对佩佩的渴求,就在他决心去找姚佩佩的同一天,姚佩佩遭捕并终被枪决,而他也因为包庇罪和反革命罪在梅城监狱死去。

  《春尽江南》讲述一对渐入中年的夫妻及其周边一群人近二十年的人生际遇和精神求索,透视时代巨变面临的各种问题,深度解读时代精神疼痛的症结。主体故事的时间跨度只有一年,而叙述所覆盖的时间幅度则长达二十年。小说通过描写诗人谭端午和律师庞家玉(原名李秀蓉)这对渐入中年的夫妻及其周边一群人近二十年的人生际遇和精神求索,广泛透视了个体在剧变时代面临的各种问题,深度切中了我们时代精神疼痛的症结。

  格非笔下的百年历史,像画卷一般徐徐展开,让读者看到近代的百年历史。小说的神奇之处在于即便我们从没有在那个年代生活过,但书中的世界、细节栩栩如生,带我们走进历史,体会历史。格非对书中的角色是残忍的,每当我对书中的某个角色产生感情的时候,关于他/她的故事却戛然而止,个人在历史、思想、时代步伐面前毫无办法,也毫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物在故事中的经历,而非人物的始终。可能作者之前还在洋洋洒洒数万字描写一个人物的爱恨情仇,之后便从故事的主线里将他剥离,几笔交代接下来人物几十年的大致命运。这不禁让我想到芸芸纵生的普通人,你和我。我们在这个时代活着,以及我们活过的那些年代。或许我们可以就自己的经历生活写个百万字的传记,或者也可以寥寥数语总结此生。如此反差,在时代的洪流面前,我们都是无力者。

  书中的第一部离我们的生活时代最远,但却最富理想,最浪漫,也最精彩。到了第二部,我们也还熟悉,但多了一些沉重,也还有理想有浪漫,但似乎有些变味。到了第三部,就是我们如今的年代,感觉故事便无聊了许多。终其原因,是这三个时代,精神生活的匮乏越来越甚,如今物质生活极大丰富,但也付出了代价。上世纪80年代的诗歌与文学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金钱与物质,人们仿佛从乌托邦的理想国出来后,便不知道回去的路了。

  但恰恰是这样一个“无聊”的时代,诞生了这部“江南三部曲”,即使文学、理想已不再是主流,但只要心里有所留存,相信未来,未来便不会太糟糕。

网络编辑:张超霞

浅谈《江南三部曲》  ——从“人面桃花”到“春尽江南”历史洪流下的人文变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