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学 -> 正文

冷先生琐忆

2017年09月13日 10:18:00 来源:平阳新闻网

  应辉景

  总有一种温润的情怀,不管你走多远,目光不老。

  离开校园已十余年,惟对冷先生记忆深刻,当年的很多同学,至今每每忆起,一切细小的章节,总会点燃闪电般的遥远怀想。

  冷先生是我们汉语言文学班的现代文学作品选与当代文学作品选老师。姓冷,却有一个温暖的名字,叫光辉。时隔多年,先生的模样,至今清晰如昨日。

  用“激情满怀”四字形容先生上课的状态,一点也不夸张。坐在最后排的我,老是伸长够长的脖子加上还算较强的辩析能力,方可字句通读通顺。黑板上长长短短的板书如规则的螺纹,像蓬勃的小苗,无不彰显一支粉笔在一块黑色的板块之间任意行走,似夜莺鸣叫,又如野马脱缰而去,抬头低头间,直觉两手酸麻,中指间老茧悄然凹陷。当年的书本总是红蓝相间,密密麻麻,可谓一副“好学生”的见证。

  从铁凝的《哦,香雪》到阿城的《棋王》;从张爱玲的《沉香屑》到汪曾祺的《受戒》;从张承志的《黑骏马》到赵树理的《小二黑结婚》……或鞭挞,或同情,或共鸣,丰富的时代背景,先生分析作品人物形象总是深刻典型,让我们沉醉其中。从文学形式到艺术形象,从认识根基到情感抒发,总是字字铿锵,句句利落,总能唤起晨钟暮鼓,清风莲花般的美感。融洽的上课气氛,可以从侃酒聊到读诗写诗。课堂即兴作诗,也是一大快事。海子、骆一禾、西川“北大三诗人”的作品,先生经常信手拈来,津津乐道他们的作品风格。“今夜美丽的月光你看多好!照着月光,饮水和盐的马和声音”这首海子的《月光》,曾经都缓缓流经我们青春的河流。其中,那句“月光照着月光”的句子,在我们之间,风靡一时。一堂远去的课堂时光,总能将最美的人文关怀驻扎在一群年少的心坎上。

  落日的余晖里,梅岭之畔,山野辽阔。初秋的南昌,沁人心脾的桂子香味,弥漫着大街小巷。从宿舍楼到教学楼刚好穿过一条约五百米的林荫小道,先生有时腋下夹着教科书或是其他图书,双手总是插在裤兜或是背在身后,相互打着招呼,要么友好性的示意挥手,要么匆匆寒暄几句,大抵就是问道:最近写了吗?但有时我们也猜测得到先生会问及相关的问题,于是就悄悄绕道而行。那年寒假回家,我饶有兴趣地写了一本,大都以散文为主的文字,待新学年开学伊始,交到了先生手中。几天之后,他给了我较满意的点评,在班上及其他兄弟班级点名表扬,虽已长大成人,但得到表扬的心情,总是那么幸福。可惜,那本子上的内容没有存为电子版本,几经周折,最后杳无踪迹,颇为遗憾。

  “亭亭白桦,悠悠碧空,微微南来风……”先生的声音宏亮却略带沙哑。《北国之春》是他酷爱的一首歌。课堂上,他曾顿了顿嗓音,不假思索地唱了起来。一曲完毕,只听见报以响亮的掌声,先生先是抿嘴一笑,然后一鞠躬,予以致谢。

  前几天,与先生微信闲聊片刻,得知近些年散文与诗歌已很少提笔,逐渐把目光投向更远的书画艺术评论。《在自由的生命状态中坚持写意》,《会圣贤之心,写山水清音—雷子龙先生山水画赏析》,《山水精神,帅家气派—帅圣生先生山水画散论》,《书呈金石气,才竞古人风—书画家刘浪生先生隶属浅析及批评》等等,山水字画,花鸟人物,字里行间的精妙评论,叫人拍手称快,或引经据典,或抒发情怀,先生的较高艺术修养溢于言表。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遥祝先生安康!先生之风长存!

网络编辑:谢天涯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网友评论

冷先生琐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