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文学 -> 正文

父亲的三尺讲台

2017年09月13日 10:18:00 来源:平阳新闻网

  李玉红

  父亲出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末,贫穷困顿里,父亲克服种种困难,半农半读考取了师范学校。十八岁毕业参加工作做了一名老师。三尺讲台一站就是几十年。扮演了我人生中重要的两个角色:父亲和老师。

  印象中,父亲一直穿着一身发白的蓝色中山装,上衣口袋别着一支钢笔。一双眼睛有神而平静,伟岸俊朗。一副严肃的表情很少看到他的笑容。父亲的严厉从没有因为我是他的女儿而减少一分,讲台前更是令同学们敬而生畏。特别是他的眼神,每个犯了错的学生,没有任何胆量隐藏或者为自己狡辩。平日里,他总是给予生活困难的学生,一些学习上的帮助和生活中的照顾,更加深得大家对他的敬重。

  记得我十岁那年,家里来了一个父亲教了五年的学生,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来看望父亲。那时我才知道,他是父亲一直默默帮助的众多家庭困难学生中的一个。几次辍学都被父亲去家里劝说回来。父亲说看到他就想起自己小时候没钱上学的情景,实在不忍心一个孩子放弃前途。饭桌上,他为父亲斟满酒双手举杯敬父亲,说如果没有父亲当年帮助的那些衣服和鞋,无论如何也走不出阴霾;没有那些本子和笔,如何也勾画不出未来的蓝图;对于当年淘气上课不听话的他,没有父亲的严厉认真负责的态度,也不会走出农村看到大山以外的世界。他的热泪盈眶让我在那一瞬间,看到了父亲不仅拥有着一名教师认真负责的态度,还有严父般的慈爱。从此父亲的形象在我幼小的心灵上变得高大自豪。无论走到哪,当有人问起我是谁家孩子的时候,都会有人抢先说,那不是李老师家的老姑娘嘛!一种无形的光环照在我的身上,体会着那份来自于父亲给予的荣耀,一直在我的内心深处闪闪发光。父亲工作认真,责任为首的品格给我留下深刻而不可磨灭的印象。

  父亲一辈子不会阿谀奉承,所谓的溜须拍马更是无从谈起。很多人利用关系为儿女找工作,唯独父亲从不愿意低三下四求人办事,严格地遵守着自己的原则底线,父亲说,人生真正的路还要依靠自己来走。亲朋好友常劝父亲换换工作能有一个好的发展前途。而父亲对此毫无动摇,把所有精力一心一意地放在教育事业上。父亲的兢兢业业得到领导的认可,特意给父亲安排去另一所学校任校长,虽然面对当时家里生活捉襟见肘的情况,校方给予一所房子和一家人足够吃用的土地的待遇,那么弥足珍贵的机会依然被父亲谢绝。父亲说不想被人误解,自己是为了利益而得到以权谋私的骂名。父亲的正直不阿博得大家尊重的同时,深深地让我懂得“清清白白做人,本本分分做事”的道理。他不屈的脊梁和做人的尊严,像一面旗帜屹立在我的心中,像一杆标尺,时刻丈量着我做人的尺度,并以此作为家训告诫我的孩子。

  去年,七十七岁的父亲脑血栓再次入院,意外遇到多年不见教过的学生,激动的喊了父亲一声——李老师,意识近于浑沌的父亲,清晰地叫出了她的名字,与父亲相拥而泣的那一刻,令在场的人不禁泪湿眼眶。父亲以博大的胸怀和爱心,向我们诠释了淡泊名利、恪尽职守、我无法临摹的一生。多年来,父亲一直有个习惯,每年的教师节,都会把备课时用的眼镜擦拭了一遍又一遍,拿出一届一届学生的合影,凝视良久良久。

  三个月前的父亲节那天,我将发表的散文《父亲的鞋》给他看的时候,此时卧床五年之久的父亲,小脑萎缩记忆力骤减,话语更是少之又少。母亲笑我徒劳,说父亲早已不再认识字。于文字而言,我坚信父亲是敏感的。我对父亲说:“爸,我妈说你不认识字了,我考考你,看你还记得多少?”,父亲听我说完,端端正正坐在床上,认真的样子就像在给学生范读课文:“《父亲的鞋》,李玉红”。刚念到此,父亲赶紧回头惊喜的问我,“是你写的?”“是我写的,在报上发表了。我欣喜地告诉父亲。“好啊!好!”父亲连声道好,脸上绽放喜悦自豪的笑容。再次体现出一位教师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和对子女取得成绩作为父亲的那份欣慰。让我再次动容。

  7月11日,父亲安静地走完了他78岁的风雨人生。校方沉痛地为父亲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他对教育事业尽职尽责的态度,正直不阿,乐于助人,踏实本分的品质,以及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永远刻在我的心灵深处。

网络编辑:谢天涯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网友评论

父亲的三尺讲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