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正文

晚清平阳绅士俞蔚文及其故居

2017年09月11日 10:30:25 来源:平阳新闻网

  陈 骋

  古代平阳县共有五十五都,城西白石村是出县城西门外的第一都的第一村,平阳孔家的发祥地,是一个人文渊薮之村,平阳历史上许多名人在这里生活过,如宋代爱国诗人林景熙、清代进士张南英,近代如文史大家刘绍宽、新闻学泰斗马星野、棋王谢侠逊等。晚清俞蔚文就是其中一位著名的绅士,他家也是大户人家,有自己的家风和族训。民国《平阳县志》古迹志卷前无题小序说:“古迹曷志?以式今也。乡哲流风,去今已远,后人经其闾里,过其墟墓与其所经游之地,流连感慨,不能自已。”“式今”,大概就是规范今人的意思。

  俞蔚文(1871—1930),名凤章,字蔚文,一字菊屏。原昆阳镇城西白石村人。古代白石村范围大概是出西门瓮城,自西门吊桥(即白石桥)至现雅山桥头的范围,与雅山村毗邻。以前白石村古迹很多,有白石亭、白石井、忠靖王庙、孔氏家庙等。

  

  

  俞蔚文故居原来就在白石村靠西边的地方,走过莲池巷(挖隧洞河时变成现在的河边小路)、育秀巷,就是俞宅巷,巷名就是以他家“俞宅”为名。俞宅坐北朝南,面对锦屏山,临白石街(今名西直街),共七间两进,前院后庭。院内遍栽花木,郁郁葱葱,其间一条长长的甬道自大门通到中门,中门内是后庭,系清代建筑,长房、正厅、厢房沿主轴对称布置,尽显大气。俞宅原来共有三个门台,最外面的门台临街,解放后被拆。后门那个门台似乎有个“庐”字,在上个世纪70年代“破四旧”中被挖掉了。据俞氏后人回忆,原来是“遗安庐”三字,意谓留给后代子孙的不是财富,而是自己的道德,这样他们淡泊自守,安宁无事,出自东汉时襄阳人庞公的故事。据《后汉书·逸民传·庞公》载:“(庞公)因释耕于垄上,而妻子耘于前。(刘)表指而问曰:‘先生苦居畎亩而不肯官禄,后世何以遗子孙乎?’庞公曰:‘世人皆遗之以危,今独遗之以安。虽所遗不同,未为无所遗也。’”

  俞蔚文祖上系绍兴人,在乾隆年间,因来平阳任守备官,就在城西安家。晚清时俞蔚文就学于湖北仕学馆,“学而优则仕”,一看这学校的名字,就知道出来是当官的。后曾任湖北试用府经历(知府的属官,主管出纳文书事),五品衔。后来可能无意于仕途,辞官回乡,成为平阳有名的士绅,他工书能诗。其父俞光祥,号宜亭,因子贵,诰封奉直大夫(从五品),其继母潘氏也诰封宜人。

  

俞宅厅堂

  

  光绪二十四年(1898)戊戌变法,清政府为了求富强,颁布各地采用中西结合的办法,振兴农学,发展农业。因此俞蔚文和平阳另外两个著名绅士黄梅僧(黄光)、姜啸樵(会明)“与时俱进”,决定成立农会,在城西购地垦种,好友刘绍宽为他们撰写了《农会序》,其中说:“呜呼!求强于富,求富于农,盖犹反本之道欤?予友黄君梅生、姜君小泉、俞君蔚文,将仿其法于邑之西偏,购地垦种,厘订章程,规模粗具,且以告邑之人士相与赞成斯举。”此农会非后来的“农会”,属学会性质,其宗旨是研究“农学”,有点类似于后来城西全国劳动模范廖锡龙所进行的养绿萍,种胶股蓝等的农业试验。

  民国著名学者刘绍宽和俞蔚文关系密切,刘比他大四岁。光绪二十五年(1899),刘绍宽从原平阳江南来到县城,在城西俞蔚文家设塾授徒,这是刘氏在平阳县城最早的“落脚点”。从俞氏后人俞立先生据记忆绘成的俞宅看,俞宅非常宽敞雅致,又远离市廛,无车马之喧,是个读书的好地方,适合办私塾。是年刘氏《厚庄日记》一月廿一日载:“择于明日开塾俞菊屏宅。”翌日载:“到馆,宋仲铭已携其弟寿球(字季玉)及廖舜卿、王稚石、林席儒、仲辉、杨子阆均已到。时同行者,毓荃、仲芸及福弟也,唯陈博甫未来。馆中午酌。俞蔚文邀晚酌,仲铭、梅生、啸樵、声石及仲愚母舅均在座。梅生原名黄益谦,后改黄光。声石原名朱廷佐。”这天饭局,平阳好多有名的绅士都来了。朱廷佐即俞蔚文的妹夫,就是后来任平中校长朱君爽的父亲,画家朱义昭的祖父。

  光绪三十年(1904)前后,他可能到湖北武昌任职,刘绍宽《厚庄日记》一月廿三日载:“申刻往黄梅生家,晤姜啸樵,兼为俞蔚文送行,蔚文拟于明日动身往湖北也。”后来还是回乡了。1912年,平阳统一共和党分部成立,王理孚为分部长,俞蔚文为十二个干事之一,任会计。1922年,刘绍宽为了《平阳县志》顺利刊行,竞选任县参议会议长,因自己选举经费不够,在亲朋好友中“呈会”,俞蔚文也“资助”了四十元。1927年,公款公产委员会,省批准七个人,陈筱垞、刘绍宽、陈仲芸、俞蔚文、李公仪、苏仲玙、苏志经。

  

俞宅后门台(遗安庐)

  

  1926年时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五省联军闽军总司令周荫人部队被北伐军打败,逃离福建,路经平阳,接着北伐军又来,地方如何接待他们,避免扰民,黄梅僧在《话劫录》中的《丙寅兵事日记》中有详细的记载。黄氏在日记中提到北伐军中有位后方留守昝右禾处长,“昝君三十左右,人极漂亮,其父与俞蔚文兄湖北仕学院同学”。黄氏以俞蔚文的口吻为昝处长写了四首诗,其三曰:“忆共尊公仕学时,武昌官柳竞垂丝。廿年玉树今蒙荫,看卷风云入酒卮。”昝处长擅长草书,写了一首诗给俞蔚文补壁,“郎君爱我忘官贵,手写新诗耀小堂”,也可猜想这首诗可能就是写俞蔚文无意“出山”,已淡忘了当官的荣华富贵。

  1930年,俞蔚文逝世,享年六十岁。他育有两子三女,两子为宗海、世法,《厚庄日记》记到他们兄弟的也有好几个地方,如民国1938年2月2日(正月初三)一则道:“是日客来甚多,不能悉记。晤吴醒玉、郑鹤初,过俞世法、宗海、祝雨轩、贾公清,皆不晤。”吴醒玉即一笑楼主人,郑鹤初即郑宅郑乐初。那时蔚文已去世,厚庄照旧例拜年,不忘旧交。

  

俞宅厅堂板壁(《水调歌头》)

  

  俞宗海,解放前任平阳中学事务主任兼算学教师,育有两子四女,长女嫁与郑茂楣,郑系平阳县人民医院第一位外科主任医生,以擅长做手术出名。俞世法,高材生,1937年7月毕业于浙江大学高工土木科,系治理钱塘江专家,历任省人委水利厅农田水利处、省钱塘江治理工程处、省钱塘江工程管理局海宁管理处工程师等职。世法是谢侠逊的女婿,妻名秉荣。谢宅原址就在城西办事处旁边,原来有七间。俞、谢是邻居,他们可谓门当户对。

  作为地方绅士,俞蔚文和东门黄梅僧、姜啸樵等齐名,为地方教育、公益等事业做了很多事。刘绍宽《厚庄日记》中写到他的地方很多,他们过从甚密。刘绍宽《题菊花图,为俞蔚文寿》诗道:

  牡丹富贵莲君子,寿客称惟菊最宜。

  能耐风霜真傲骨,惯餐沆瀣亦仙姿。

  篱间自有羲皇趣,径外何须魏晋知?

  杏俗桃顽争艳日,息胎元气几多时。

  据《厚庄诗文续集》里诗作的排列顺序,这诗应是为俞蔚文五十岁时所写,写得很切合俞蔚文的身份,因他字“菊屏”,其中有个“菊”字。

网络编辑:周昌均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网友评论

晚清平阳绅士俞蔚文及其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