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正文

我的父亲宋梓芗

2017年07月31日 10:10:53 来源:平阳新闻网

  宋廷铭

  我的父亲本名上楠,是上世纪上半叶浙南地区一位开明的民族工商业者。我如今是年近百岁的离休老人了,写下这些文字,作为对父亲的纪念。

  

  

  (一)

  1923年的一场大火,父亲家产被烧尽,而后自开腌酱菜小杂货店糊口。1927年他跟随共产党员张培农和叶廷鹏参加农会,闹大革命。当时斗争吴醒玉,进行公审、游街,他是积极分子。后来大革命失败,国民党大肆拘捕、杀戮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吴醒玉之子带兵还乡,镇压农会运动,为其父报仇。在此形势下,张培农被迫转入地下,并通知父亲出逃避难。

  父亲在地下党组织帮助下,匆匆逃离家乡,去了新加坡。三年后返乡,他一心一意在家乡搞实业,将自己的字号也改为宋梓芗(取“梓里”——家乡故里之意)。

  (二)

  父亲在新加坡见当地人用砻爪耙海底蛎壳,烧制蛎灰,作为建材代替石灰。狮城返乡途中,他考察到平阳沿海也有丰富的蛎壳资源,故创“宋元春砻壳行”的商号,组织乡里乡亲渔(农)民改行砻蛎壳,将渔船改装为砻壳船,从合作到私营,开创砻壳行业。他还用借贷等方式发动、扶植烧窑人,烧制蛎灰,创立家乡的蛎灰业。

  父亲对新加坡人的砻壳技术,有模仿,也有改良创新。利用风帆之力,在海潮涨落过程中,用带网的“钎斗”铲入海底,把蛎壳耙上网中洗净装船。使用的机具轻便,效率高。蛎灰是碱性的,新加坡人仅将蛎灰作建筑材料,他却还将其试作水稻生产期的“撒田灰”,在浙南这一带的酸性红土上改良土壤,获得高产,有很大作用,为蛎灰开拓了更大的市场。

  他的经营方式也是新的,规模发展到很大。那时,自家已有了十来艘三桅大舻艚,合作性质的更有大小近三十艘。出海船队浩浩荡荡,随着退潮海水,下海砻壳;经一周的砻壳作业,又随着涨潮的海水,满载着蛎壳,扬帆返回鳌埠。

  鳌江水,潮起潮落。归船,列队收帆下锚,停泊下埠七间坦江面的急流中。烧窑人的小舢板、小驳船成群地拥向砻壳大船,买货送货,来来去去,一派繁忙喧闹的景象……

  抗战全面爆发后,1938年日寇侵占沿海岛屿,砻壳船队无法出海作业而停产。敌机轰炸鳌江,上埠“王广源”被炸烧尽,下埠“宋元春”门前炸了一个大坑。当时面临敌舰进犯的态势,为支持当时政府,筑水下封锁坝,父亲慨然献出自家砻壳船十来艘三桅大舻艚(价值二三万银元),装石自沉鳌江口——狮子山口主航道,御敌进港。

  “宋元春砻壳行”就此歇业。

  (三)

  解放后,为家乡恢复经济发展生产,父亲又投资创建“六一麻纺厂”(平阳县国营纺织厂前身)和“铁器生产合作社”(平阳县国营农机厂前身),帮助困难户解决就业问题。他对党和政府的号召和指示,一向坚决响应、执行。建国初期,在镇上带头认购爱国公债;抗美援朝期间,捐献银元及家人的全部金银首饰给国家买飞机大炮等等。土改中,由于左的政策,他被错划为“恶霸地主”,没收全部财产,全家“扫地出门”。1954年,政府纠偏,归还河轮,恢复河轮公司经理;1956年,温州地区河轮业全线公私合营,父亲为平阳内河轮船公司私方代表(副经理)。1957年退休,1965年病逝,享年79岁。

  (四)

  父亲的一生,爱国爱乡,是开明的民族工商业者(企业家),我们党外一位刚直不阿的朋友。大革命失败,张培农通知出逃之后,在国民党黑暗统治下,他与共产党人仍有联系。尤其在抗战前期(1937-1940),与叶廷鹏等同志多有往来。如鳌江百姓反对大米漏海资敌的罢市游行和反对桐油走私给嵛山岛日军等事件中,他与国民党政府作正面斗争,两度被捕入狱,由于党的地下活动,社会各界的声援而获释。正如离休在杭州的黄李凤同志于1985年(父亲去世之后)给我二哥信中所说的:“……令尊的政治态度,对我党是同情并支持的。我去你家受招待的情况,至今不忘……”(黄李凤同志,1938年住我们家,因身孕快要生产,中共平阳县委书记老海命她下山,来鳌江与父亲联络。她受到热情接待,住了好些日子。)麻步的老红军郑学习同志写给我二哥的证明中说:“……在抗日战争期间,宋老先生与我党有联系。叶廷鹏同志等和我本人,到鳌江工作时,均有隐蔽在他家中,我们在工作时有时经济缺少,他均有支持借给我们……”

  父亲退休后,多次带着大孙女绥纶,去走访尚在世上的老友郑学习、谢仲明、翁奇玉等人。虽因当时成分问题未得纠正,他仍身处逆境,继续承受打击,但见老友,畅谈往事,眉飞色舞,其乐悠悠。他写回忆录和“医术”,想留后辈阅读,可文革中未予保留。憾哉!惜哉!

网络编辑:黄蓉蓉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网友评论

我的父亲宋梓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