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正文

军过甸阳岭 营扎西门外

359年前,郑成功亲率17万大军直抵平阳

2017年07月10日 10:47:49 来源:平阳新闻网

  陈斌

  

  

  郑成功(1624-1662),名森,表字明俨、大木,幼名福松。原为南明大将,因蒙南明绍宗赐国姓朱,赐名成功,故世称国姓爷;又因蒙南明昭宗封延平王,亦称郑延平。南明隆武元年(清顺治二年,1645年),清军攻入江南,成功父亲郑芝龙降清,其母田川氏在乱军中自尽。郑成功率父旧部在东南沿海抗清,成为南明后期主要军事力量之一,并一度由海路突袭,围江宁府(原明朝南京),终遭清军击退,只能凭借海战优势固守厦门、金门海岛。南明永历十五年(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他率军横渡台湾海峡,翌年击败荷兰东印度公司在台湾大员(今台湾台南市境内)驻军,开启郑氏在台湾统治。史料有载,郑成功北上抗清曾到过平阳。其在平阳沿海一带,留下了很多传说故事与遗迹。

  

  郑成功在平阳的时间

  南明永历十二年(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五月十三,清军三路进犯西南,南明名将李定国等战败,永历朝廷形势危急。郑成功为策应永历朝廷,留黄廷、洪旭、郑泰等镇守厦门,亲率甘辉等进行第二次北伐。大军在福鼎沙埕前岐港登陆,由分水关抵达平阳县,举兵攻入浙江沿海,准备入长江。期间,郑成功亲率部队来到平阳县城。据郑成功部户官杨英所著《先王实录》载:永历“十二年(1658),戊戌。六月初四日,藩(郑成功)督师从前岐港登岸进攻,由分水关达平阳县,县界有大溪达金乡卫大海,流水湍急,先令小艍船渡载过江。初七日,大师进至平阳县。传令:冲锋架梁,副锋取粮并办攻城器具。藩瞭见伙兵至城下拆料造云梯,守虏并无发铳,随集诸将议曰:‘此城可无容攻,招之必降。不然,岂无拒理。省了一番残害,我兵亦取粮足食,亦云幸也。’即发谕令张五军同马提督招之。十一日,守将车任暹果献城投诚。城中抚绥,草木不动,随移师进扎瑞安县,令车将招之。十三日,艾诚祥率部将窦奉先、杨志道等亦献城瑞安城纳款,藩喜二将胞厚雄大,善骑射,有福将器,甚礼待之。”对平阳县守将车任暹进行招降的“张五军”是郑成功部将张英,当时任五军戎政兼管前军事;“马提督”是马信,原是清镇守台州府将,后投郑成功,时任郑成功部右提督。《明季温州抗清事纂》载:“戊戌(鲁监国十三年,永历十二年,顺治十五年)六月初七日,(郑成功)师至平阳县,清守将单(车)任暹献地投降。十三日,瑞安县守将艾诚祥降。”

  

  

  从《先王实录》《明季温州抗清事纂》等史料记载,可证实郑成功曾亲率部队到过平阳县城并驻扎。郑成功本人停留在平阳县城的时间,应是南明永历十二年(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六月初七至十一左右,约五天时间。约在六月十二,他率军移师至瑞安,驻扎于瑞安万松山上。

  

  郑成功驻扎平阳的地点

  郑成功第二次北伐时,部队有十余万之众。《闽海纪要》载:“戊戌(明永历十二年,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夏五月,成功大举兵,图江南。……甲士十七万、铁人八千,扬帆而进,号八十万。”《海上见闻录》载:“戊戌五月,以前提督黄廷防守思明州(厦门),与兵官洪旭同商机务,户官郑泰给发兵饷。余诸提镇北上,甲士五万,伏兵凡十余万,船数千艘。”

  因此,郑成功第二次北伐经过平阳时,是水陆并进的,水师主要驻扎在鳌江口一带。《明季温州抗清事纂》载:“戊戌五月初九日,郑成功大舟宗至平阳江,汛海各标官兵成(咸)畏惧,守将单(车)任暹降。”鳌江古称平阳江或始阳江。陆师大营应驻扎在平阳县城西门外的水塔和沙岗交界处,即县城西门外红龙殿以西二三百米处。其理由有四:一是郑成功部队从平阳南面过来,最近的路程应是平阳县城南门,但南门的岭门山与九凰山两山对峙,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大部队很难展开,故不可能在此驻军。二是平阳县城守将车任暹献城投降后,郑成功部队没有进入平阳县城,而是直接去了瑞安。若驻军南门,往瑞安需穿过平阳县城。《明季温州抗清事纂》载:“守将单(车)任暹降。城内去年火后,寥寥数家,郑兵藐而不入,在乡三日。”三是从平阳县城南面去瑞安,不经县城,最近的路径是翻越甸垟岭。故推断郑成功大军应是翻越甸垟岭到达县城西门,驻扎在西门外,具体位置应是在水塔和沙岗之间。城西主要有雅山、南岙、水塔、沙岗等地,其中雅山和南岙位于白石山、甸垟山、南岙山之下,易被偷袭,难以防守,而水塔和沙岗之间地势平坦广阔,是大军驻扎最佳处。四是乾隆《平阳县志》中载郑成功部在平阳守将车任暹投降后,没有进城,但“取西门内典铺积货而去”,这也证明他们应当驻扎在西门外。

  综上所述,可以推测出,郑成功在平阳县城时,其大营驻扎在平阳县城西水塔、沙岗之间,具体位置当在西门外红龙殿以西二三百米处。郑成功亲临城下观察,也是在平阳县城西门城下。

  

  郑成功在平阳事迹

  查阅相关材料可发现,郑成功在平阳县城外停留五天左右,主要做了两件事。

  一是审时度势,劝降平阳守将,避免县城战火。据《先王实录》载,顺治十五年(1658)六月初七,郑成功亲至平阳县城观察城里情况,发现城中军无斗志,没有主动防御迹象,“并无发铳”,于是派部将张英、马信对守将进行劝降,守将车任暹献城投降,从而避免了一场战争。接着,又派车任暹到瑞安县城进行劝降,瑞安县城守将艾诚祥亦献城投降。《台湾外纪》载,顺治十五年“六月初七日,(郑成功)率众登岸犯平阳,守将单(车)任暹降。十三日,瑞安县守将艾诚祥亦献城降。”

  

  

  二是征取粮食,满足军队需要,为北上反清复明做准备。郑成功之所以从厦门出发后,在沙埕前岐港登陆,由分水关进攻平阳县,其主要原因是军中缺粮。《先王实录》载:永历“十二年(1658),戊戌。(五月)十三日,藩督师思明(厦门),开驾北征,缘阻风,逐浪(高戈)上,至二十一日,驾到沙关。风雨未顺,驻扎十数日,官兵乏粮,议就温州界属登陆,收复郡邑,取足粮食。”郑成功占领平阳、瑞安等地后,就地征粮,取足了七个月十七多万人部队的用粮。《先王实录》载:永历“十二年,戊戌。是月(六月)十四日,行令各官兵取足七个月粮食,仍着监督、监营传取足额。以城邑归附,不用防备杀虏,且近水易载,候十五日有令,载往三盘卸贮。如无足七月之粮,究处将领。后各镇俱报足七个月粮。”乾隆《平阳县志·杂志·时变》亦载:顺治“十五年五月初九日(应是六月十一日),海寇郑成功大舟宗蔽江而至,汛防各标官兵咸畏惧降顺。城内去年火后,寥寥数家,贼见藐而不入,惟在乡劫掠三日,并取西门内典铺积货而去。是时,妇女赴水者不可胜数,榆洋堡尤甚。三都竺岙寨,其近都居民万余,避入寨中,其地四面峭壁,贼以须饷为名,群集而上,至半山,民以巨石压死者数百。贼怒,仰攻不已,及寨中石竭,贼屠寨,男女坠崖死者不可胜数。”

  关于乾隆《平阳县志》中记载的郑成功部在平阳取粮之事,有三个方面需要说明。其一,三都竺岙寨现位于万全镇湖岭社区小湖岭旁边的卓岙山上,此山是西太山的一个组成部分。竺岙,现名为卓岙。卓岙山为平阳与瑞安的界山之一,山上的卓岙寨现属瑞安所辖。其二,郑成功第二次北伐从厦门出发前,曾经重新颁发“出军严禁条令”,严明部队行军纪律,不准士兵烧杀掠夺。《先王实录》载:永历“十二年,戊戌。(五月)初七日,重布出军严禁条令传示‘照得恢复伊始,信义为先,故逆者剿之,顺者抚之。剿抚分明,所以示大信、伸大义于天下,此诚今日之要着。如严禁奸淫、焚烧、虏掠、宰杀耕牛等项,本藩已刻板颁行,谅谆不啻再三……。’”然后重申了十条禁令,其中涉及“地方取粮”与“攻剿地方”的禁令,是“就地方取粮,亦不得已之役。官兵只准取粮,不准奸淫,掳掠妇女。如有故违,本犯立即枭示,大小将领一体从重连罪。不论镇营官兵役伙人等,有能拿报首明者,赏银五十两。”可见,郑成功部的军纪是非常严明,且执行也很严格,士兵犯罪,累及将领。《先王实录》载:永历“九年(1655)乙未(十月)二十八日,把臣功同张魁等开城投诚,官兵进城安民,草木不动,威声振江南。……时师至湄洲北镇下,有一兵取水,拾人一鸡,被监营报解,遂集诸镇议罪。甘辉对众人自认统御陆师失律,去衣请责示儆。……于是总制请令箭致于前,责十棍,犯兵枭示,付翼司哨队各捆责,北镇舟师后至,免罪。以故军令严明,官兵遵守,进城秋毫无犯。”《先王实录》载:永历“十二年(1658)戊戌(十一月)时攻破(磐石)卫城,颇有掳掠妇女。藩以为虏所据,传令释放,恐有未遵者,令搜出究罪。时后提督下副将胡雄伙兵匿一妇人,连罪俱杀,副将胡雄惊自缢死。何佑亦连其罪伏诛,诸将跪乞曰:‘此猛将难得,处处有勋,杀之可惜。’力保之,乃免,降兵捆责。”《先王实录》虽难免存在一些粉饰,但基本上是可信的。故郑成功部在平阳取粮及攻竺岙寨取粮,应是事实,但不大可能因取粮而掳掠、奸淫妇女。由于竺岙寨抵抗,用巨石杀死郑成功部许多士兵,故攻下山寨后,寨里一些人被杀,应是郑成功部士兵对该寨反抗征粮、杀死士兵的惩罚。这段文字记载,最早见于乾隆《平阳县志·杂志·时变》,民国《平阳县志·武卫志二》予以沿用。乾隆《平阳县志》由张南英撰写,徐恕为之写序时为乾隆二十三年(1756),离郑成功部占领平阳的时间不足百年,所以对该事的记载应有一定真实性。张南英为清乾隆年间进士,曾知贵州瓷安、平越、清平等县,由于政治立场不同,称郑成功为贼,故有可能夸大其词。

  

  郑成功此后仍指挥平阳防御

  第二次北伐结束后,郑成功率部驻守台州、温州沿海一带,为第三次北伐做积极准备,并派将驻守平阳一带沿海各汛。郑成功则在磐石、沙关两处往返,把浙江沿海作为第三次北伐的根据地。据《先王实录》注:“磐石卫,在乐清县南五十里,去海一里,洪武二十年建卫,下领宁村、蒲岐、后千户三所。”“沙关,闽浙交界处的沙埕关。《福建巡抚残题本》云:‘年来因沙埕土堡废颓,三面皆海,逆贼易于侵犯,南北商贾以血本为重,视秦屿土堡坚固,咸集于此贸易,沙埕税关亦移秦屿榷课。昔称沙埕关,今竟为秦屿关矣。’”《海上见闻录》载:“戊戌(永历十二年,清顺治十五年)十二月十五日,赐姓(郑成功)驾驻沙关。”“己亥。顺治十六年(1659)。正月赐姓驻沙关。二月,赐姓到磐石卫。”

  

  

  当时,驻守瑞安沙园所(其辖区主要位于平阳县内的万全平原与西湾沿海)的郑成功部将领右武卫周全斌、左虎卫陈魁,向郑成功汇报清军准备进攻情况。郑成功根据平阳、瑞安的清军部署与地理情况,对沙园所的防御做出了细致安排。《先王实录》载:“永历十三年,(1659),己亥,正月,藩驾驻沙关。初四日,周全斌、陈魁等报:伪院(清浙江总督。为了防备郑军不时袭击,清廷于顺治十五年分浙闽总督为二,以都统赵国祚总督浙江,驻温州;李率泰专督福建,驻福州)赵国祚吊集马步数千,欲来攻复平阳沙园所。藩驰谕机宜云:‘国祚必不敢来犯,倘果妄动,此地利非用马之处。则平阳肖江渡会前锋镇一枝兵马进入,可抄平阳虏奴之后;会磐石之师,由瑞安港直抵飞云渡,抄虏之右;先拨右协杨富全协班官同领旗协、火攻营弓箭鸟铳,分配小船十余只,大统船四只,直抵钓鱼屿下,发铳攻虏之左,尔等全力直捣其中,则国祚直釜中之鱼矣。’全斌等照依机宜而行。国祚探知,出瑞安十五里,退扎商田地方,不敢进犯。”“十三日,周全斌等又报:‘伪部院数时再吊兵马,并封大小船五百余号,另吊石匠、篾匠、火药数载。又瑞安港现封小艇百余只。並拆厝(闽南方言,房屋)绞排,配运大炮,给发行粮,在此十四五间,来犯磐石、沙园等处。’藩再驰谕机宜:‘国祚见我碁布已密,断无来犯之理,特虚张掩人耳目耳;如来,照会前日机宜而行,万无一失。’虏竟无来犯。”可见,郑成功离开平阳后,仍指挥平阳一带军事防御,对平阳一带敌我兵力情况、地理环境等了然在胸,对清军进犯企图做出全面部署,指挥部将抵御清军进攻。

  郑成功在平阳的这段历史,本文虽已略作钩沉考辑,仍有许多不明之处,需作进一步研究。

网络编辑:周昌均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网友评论

军过甸阳岭 营扎西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