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阳网
您所在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平阳网  ->  频道中心  ->  历史 -> 正文

钱仓凤凰岩考辨

2017年07月03日 10:54:38 来源:平阳新闻网

  陈崇华

  

  

  误认别岩作“凤凰”

  闲读《温州日报》旧报,见第六版《旅游》,刊登了陶文芳先生《一声叹里出“凤凰”》一文,文曰:“在平阳钱仓,最先抢走我们眼球的就是‘凤凰岩’了。凤凰岩由几块连叠而成的巨岩构成,形如凤冠而得名。‘凤山寺’三个盘般的大字,就刻在凤凰那无比厚实的右翅上,我们绕着……。”但使陶先生没有想到的,他和他的女儿,为之盘桓赞叹的巨岩,并非“滕甫为之题字,王十朋曾为之感叹的‘凤凰岩’。”其实,把凤山寺下的巨岩误为“凤凰岩”的,不止陶先生一人。笔者也因《南雁荡山》(1984年县文化局编)中的《凤山及凤凰岩》一文误导,被蒙蔽了多年。该文所述:“凤凰岩雄踞于凤山之上,真是硕大无朋。整体为长岩,其下岩罅处有小岩,被压得扁扁的,岩形如将入海的大鲸。……游人由它尾端岩缝进入,是一条两岩相夹的大回廊,……折过回廊,便是新修的凤山寺。”

  此巨岩非凤凰,其根据有三:

  一、民国《平阳县志·地舆志》记载:“凤山、又名钱仓山,熙宁中(1068—1077),东阳滕甫游此,山有凤凰岩,下有凤雏石,其麓有宝兴东、西两寺,西寺后峰巅刻甫题字,下有其孙滕牧及欧阳友等题记。”故此,凤凰岩的确切位置,当在“西寺后峰巅”。虽然东、西寺和西寺前的双塔已圯,但东寺的双塔至今犹在,西寺双塔中的一塔残基,直到解放初期才被清除。笔者曾邀请当地老人指认了西寺塔残基的位置,并步量了两寺双塔的距离,测知西寺约在今双塔西南123步,按每步80厘米计,东、西寺相距约98米。而陶先生文中的凤山寺下的“凤凰岩”,却在今双塔东657步,这一东一西,直线距离,足有500米之遥。

  二、清戴咸弼《东瓯金石志》:“凤凰岩,高可十丈,三字矗立云表,每字径约三尺余,旁注人名年号,模糊莫辨。”清制一丈为十市尺,一市尺等于34.5公分,凤凰岩当高34米有余;“凤凰岩”三字,每字字径亦在一米多。现今凤山寺下的“凤凰岩”,三岩相叠也不过高15米,除了阳面“凤山寺”三个凿字外,并无滕甫当年题刻。虽然时跨900多年,风催雨泐,凿字可能风化,但岩上的字迹凿痕,应当还在。与之同时代(绍兴十七年即1147年)的宋廷佐“起相岩”摩岩,至今犹清晰可辨。

  三、检索民国《平阳县志·金石志》,凤凰岩题刻有11款,共334字,其中有刻自绍兴元年(1131)的滕牧题记,53字;绍兴十六年(1146),宋廷佐(即我县先贤宋之才)、林英伯(又名林芘,瑞安人,绍兴乙卯进士)等同游题名,35字。按照钱仓山现存摩崖题刻的规律,这些题记、题名,或凿在凤凰岩上,或镌在与之相邻的岩石上。但凤山寺下的“凤凰岩”,与其相邻岩,除“凤山寺”和阴面的清光绪间“捐香灯油”的凿字外,再也找不到别的凿字和凿痕。

  而今“凤凰”已无迹

  据钱仓镇上埠陈老、谢老和下埠王老等多位老人回忆,西寺双塔中的一塔残基位置,约在今广福寺山门前,前进42步处。陈老说:“这里原先是钱仓小学,塔基即在操场的东北角。因小时在操场上做游戏,时常到塔基上掰取石灰块,划做游戏的白线,故记忆犹新。”又参1984年发现的宝胜寺《清河弟子造塔记录》碑:“召工于宝胜寺大佛殿前,建造宝塔二所,东、西二塔之内,各请得天台赤城山塔内岳阳王感应舍利。”由此可知,旧时的钱仓四塔,分别座落于东、西寺大佛殿前的院井中。以此度之,现今的广福寺占据着西寺的大部遗址。然而如今广福寺后,采石场旧址连垣,巘峰巉岩被凿得面目全非,想必“西寺后峰巅”曾万众瞩目的凤凰岩,早在隆隆的采石炮声中,灰飞烟灭了。

  凤凰岩毁于何时?历代志史均无记载。“凤凰岩”自滕甫题刻和赋诗后,游人络绎。达官显要、知名学者、地方名流,纷至沓来,他们或赋诗作文,或镌字岩上、筑亭山间,钱仓山遂名满天下。但查阅乾隆和民国《平阳县志》的“古迹志”,自元代后,就无凤凰岩新增摩岩题刻的记载。元代平阳诗人陈高,曾多次到钱仓会见友人曾子白,宿宝胜寺,但在他的《不系渔舟集》中,亦未见凤凰岩的文记。明代方鹏、何白、郑思恭,清代潘耒、郭仲岳、张盛藻等人,在游南雁荡山时,皆先游钱仓山,并膳宿宝胜寺,但在他们所作的《游前仓记》《南雁荡纪游·长庆体》《游南雁荡记》《雁山游览记》《南雁荡纪游》等诗文中,也只字不提凤凰岩。他们皆是“耽于山水、系于胜游”的饱学之士,怎会对凤凰岩视而不见、缄口不言?故有人怀疑,凤凰岩或毁于元明间,但笔者认为不是。

  戴咸弼《东瓯金石志》卷七“滕甫凤凰岩题字”条云:“徐引之按:岩在平阳凤山,去西寺二十余步,四面危石,高可十丈,为人迹所不到;三字矗立云表,笔画挺秀,约径三尺余。援梯仰视,人名年号模糊难认。”按文中“援梯仰视”,可见徐引之并非引录他人文字,而是亲临钱仓,架梯攀登进行了实地考察。徐引之是《东瓯金石志》参订者之一,字淞樵,平阳人,光绪戊子(1888)岁贡。又据郭钟岳《东瓯金石志序》,序撰写于“光绪三年岁次丁丑八月”,笔者据此推断:凤凰岩至少在清光绪三年即1877年,犹在而未毁。

网络编辑:谢天涯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网友评论

钱仓凤凰岩考辨